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驻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破败王座 卷二十八 绯红来袭

驻神 夏沐春和 2083 2020.08.01 21:36

  悬停的降落舱与周围折断的树木混合着火星燃烧着,气舱慢慢地拉开,降落舱里缓冲的蒸汽从排孔中倾斜而出。夏合警惕地环顾四周,不再像是一个刚开始的小白般无助,他静静地寻找岩体,裸露的岩层与周围茂密的树枝像是他最好的保护服。周围夜晚的黑色像是潜行者最为喜爱与舒适的斗篷,夏合的胸口隐隐随着他贴伏在地上缓缓巡视四周的动作有一种狂热感。

  夏合看向了不远处的火光,应该从预落时间判断是卡特曼,夏合摸了摸潮湿的土层,降落点的偏移也许周围稀松的土层结构有关。空气中隐隐传来一种苔藓类植物特有的咸腥味,降落地点靠近水源吗?夏合将储物袋拿出,倒出其中的水储备,这样的话,更少的重量意味着更大的生存几率。夏合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储物袋,将斜跨带尽量勒紧自己左肩处的伤口,避免如果需要不必要的战斗可以暂时压制伤口的出血。

  按照卡特曼对自己势的介绍,那么他应该能够感受到一定范围内物体的移动,所以如果对方直接寻求正面冲突,基本可以排除是卡特曼的可能。夏合抿了抿嘴唇,黑夜的静谧像是让身体沸腾的毒药,紧张而伴随着潜伏的刺激让夏合的大脑高速运转。夏合的身体尽力地贴伏着地表,绷紧而快速移动的四肢携带着身体在岩层上快速移动。

  随着接近临近的降落点,慢慢,一股夏合熟悉的灰烬味道包裹着他的鼻腔,是危险吗?夏合的手掌轻轻摸在了自己胸口上的白布,罪刃灼热的气息透过手掌让夏合感到有些心安。夏合的手掌慢慢陷进周围柔软的土层,有一种坚硬的感觉慢慢从接触的地方传来,夏合向下望去,一抹熟悉的黑色出现在夏合的眼前。该死,是上次那个男人,夏合眯起眼,一个穿着碎花衣面带阴柔微笑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脑海。

  不能交战,打不过!夏合又想起了男人给他带来的那种危险感,微微的针刺感在他的皮肤上掀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夏合果断地拉开肩部的信号弹,尖锐的警报声在天空中拉开了一片火红的序幕。

  卡特曼感到有些僵硬,周围细碎的影子已经锁住了他的身体。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不够谨慎,如果在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就动用真实视野的话也许事情会有改观,“听说你有半人马的血统,看起来我们可能会需要你的帮助。”阿隆索的身影从周围的阴影中走出。“你们一开始就理解错了,其实我感兴趣的只有你。”卡特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尽量地拖延着时间“所以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们的王已经苏醒,不过我想旅途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说。”阿隆索的眼睛瞳孔变得猩红,而在他的胸口上一个深红的十字架形状的伤口像是滚动的熔浆带起男人的鲜血。

  “绯红一族的诅咒,还有杜兰的余孽吗?真让人好奇,一个建立在虚幻中的世界。”卡特曼冷笑着。“你会知道的。”阿隆索并未再说什么,周围黑色的碎影在上空形成了一个圆环,随着剧烈的转动一个漆黑而空寂的通道慢慢形成。男人突然一顿,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看来有一只虫子偷偷溜了进来。不过,看来没有时间玩了。”鲜红的烟花与呼啸的警报声开始在寂静的上空响起,男人将卡特曼随意地丢进了通道中,白皙的面庞笑了笑:“给你留个小礼物吧,一定要喜欢哟。”随着一声像是镜子摔碎的的破裂声,黑色的虚影渐渐消失在寂静的森林中。

  夏合下方的土层中,突然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破土而出,将夏合包裹住后紧紧一握。该死,被发现了!夏合猛地抽手,双腿收紧让身体尽可能地蜷缩,罪刃化作白色的纱布像是流动的水银,紧紧地包裹住夏合。一股剧烈的震动感与密集的像是剑刃相交的打击声在薄薄的纱布外响起,夏合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在被缓缓地剥夺,逐渐形成了一片真空,紧接着真空开始不稳定地扭曲与破碎,密集地打击在罪刃上。

  慢慢地,周围的一切开始重新变得静谧。夏合收回流动的白布,燃烧着苍白色火焰的罪刃被夏合紧紧地握在手中。周围以夏合为中心一个半径为十几米的球体坑洞出现在了夏合脚下。这就是那个男人真正的实力吗,夏合看向像是被犁了一遍的岩层有些沉默,他分不清那个像是魔鬼一样男人的域,像是影子的诡秘又有混乱剥离的感觉,这将是他要面对的吗。夏合并没有感受到恐惧,当他握着罪刃时,一种支配一切的感受涌向了夏合的心头,夏合有些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疯狂的感受,他想起了战场上士兵的感受,那种收割生命与征服的快感像是毒药一般紧紧地扎根在他的大脑。

  周围的天空中学院部署的机甲在夏合身后的上空亮起恍如白昼的信号指示灯,燃烧着的火尾正在逐渐接近。夏合突然笑了,他像是一头嗅着鲜血的野兽静静地蛰伏在暗处,逃脱出了探照灯覆盖的范围。夏合并未选择寻求庇护,他微微低下身摸了摸柔软的土层,在男人影子的攻击中留下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一种能够压制他人速度力量的感受。贝丽吗?夏合的眼神中并没有太多的失望或是不解,相反,当感受过太多士兵死亡的经历让夏合变得有些机械而野蛮,一股嗜血的冲动开始在夏合的心中蔓延,夏合冰冷地笑了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袭上夏合的心头。

  夏合摸向了灼烧着的罪刃,苍白色的火焰伴随着他渗血起伏的胸口显得格外狰狞。夏合重重地吸了一口气,这种掌握力量的感受让夏合有些沉迷,他像是狩猎的夜豹一般,周围的夜色与漆黑的树影像是精美而嗜血的斑纹交织在夏合身上。森林中嘈杂的声音再次回归于静谧,夏合快速地向着一个方向接近,模糊的黑影就像是藏身在暗处最为致命的毒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