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冰山太子的逍遥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子妃竟然睡在狗窝

冰山太子的逍遥妃 胖嘻嘻 2189 2021.03.24 17:35

  第二天早上,沈嫣然肿着两个核桃眼进了宫。

  “姑母,不知道谨言哥哥被叶灵儿那个贱人下了什么迷魂药,新婚之夜莫名地发脾气也就算了,居然连碰都不碰我!您可要为我做主呀。”

  皇后娘娘听明白她的来意,表示爱莫能助。

  “这是你们夫妻间的事,本宫如何为你做主?当初你明知道他心里没有你,还执意让皇上指婚,如今这样也是意料之中。”

  “姑母,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等吧!等到他把叶灵儿忘了,或许就能想到你了!”

  “姑母……”沈嫣然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皇后娘娘示意手下的嬷嬷送客,只能作罢。

  她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平日里姑母最是疼爱自己,有求必应,为何今日却这样冷漠?

  沈嫣然刚走不久,萧若尘便来了,一进门先请了安。

  “皇额娘,儿臣刚才来的时候,碰见嫣然妹妹。她昨日才成婚,今儿怎么就到宫里来了?”

  “哼~新婚之夜,新郎官儿撇下新娘子一走了之,沈大小姐受不了委屈,跑来哭诉!”皇后娘娘阴阳怪气地说道。

  “竟有这事?不过,额娘对嫣然嫁给老七似乎有些不满。”

  “本宫就这一个嫡亲的侄女,从小对她宠爱有加。原想找机会让你父皇将她指给老四做侧妃,这样我们在太子府里也算有了眼线!可她呢,任性妄为,不识抬举!如今受到这般冷落,又怪得了谁呢?”

  “额娘说的是!”

  ……

  因为萧谨言和叶灵儿的事,慕心悦近日愁肠百结。

  萧莫寒下了朝,便硬拉着她去了郊外散心。

  此时春分已过,大地上一片春意盎然。

  两人刚靠着一棵树坐下去,就听见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慕心悦好好奇地起身,想要一探究竟。

  走近了才发现是一只纯黑色的小狗蜷缩在那里,见到有人来,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慕心悦喜出望外,蹲下去轻轻地抚摸它的小脑袋。

  “小可怜,你怎么自己在这啊?你娘呢?你的主人呢?”

  萧莫寒一脸嫌弃地说道,“一只没人要的小畜牲而已,应该是被什么给咬了!别让它伤到你。”

  慕心悦这才注意到它后腿上的毛已经被血浸染得黏在一起,身体还在不停地发抖。

  轻轻地抬起它的爪子,果然有一个很深伤口,已经见骨。

  她拿出手帕将将那只受伤的腿整个包住,然后将它抱进怀里,自言自语道:“小家伙,可惜这里没有宠物医院!我只能尽力而为,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萧莫寒一脸懵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带它回府啊!再拖下去,它就没命了!”慕心悦一边说着,一边大步向自家的马车走去。

  回到悦来轩,慕心悦将小狗放到地上,几个丫头看到一只满身血的小狗,吓得吱哇乱叫。

  “嘘!小声点!你们会吓坏它的。”

  慕心悦拿了纱布来,先将它的伤口清理了一下,准备包扎。

  萧莫寒无奈地说道:“你就这样包上,会感染的。”

  “那……那怎么办?”

  见她急得团团转,萧莫寒又对着门外喊到:“凌风,去拿我的金疮药来!”

  “嘿嘿……还是你想的周到。”

  “药是有了,不过对它管不管用就不知道了。”

  慕心悦想了想,这年代也没有专门给狗狗用的外伤药,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不一会儿,凌风取了药来,慕心悦用纱布蘸了一点,轻轻地涂抹在伤口处,小狗疼得哀嚎着挣扎起来。

  慕心悦于心不忍,轻生地安抚着它:“乖,我在帮你呢!忍一下,马上就好了哦!”

  小狗像听懂了一样,真的不再叫了,伸直了腿配合着。

  “小姐,它真的能听懂哎!”小桃一脸的不敢相信。

  “那当然了,狗是最通人性的,你对它好,它是知道的。”慕心悦很快就上完了药,然后动作利落地缠着纱布。

  萧莫寒在一旁看着,想起当初她第一次为自己换药时,手抖的跟筛子一样。

  现在看来,这小畜牲倒是占了自己的光。

  伤口包扎好后,慕心悦又让秋霜找了床被子来铺在地上,她轻轻地托起小狗的身体,将它挪到了上面。

  阿黎又去厨房拿了点吃的来,小家伙吃饱喝足便呼呼大睡,一点都不客气。

  一屋子人都被它可爱的小模样萌化了。

  晚上,躺在床上,萧莫寒看着怀里的慕心悦,说道:“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母亲。”

  “那是自然!”慕心悦也是一点都不谦虚。

  “那……我们赶紧生个孩子吧!”萧莫寒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她的衣扣。

  “嗷……嗷……嗷……”

  慕心悦听到声音,一把将他推开,翻身下床,跑到了狗窝旁。

  “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不怕不怕,我看看啊。”

  萧谨言的一腔欲火刚刚点燃,愣是被慕心悦的不解风情给扑灭了,等了好久都不见她回到床上,最后只能自己先睡了。

  第二天,他一睁眼看到慕心悦正跟小狗依偎着睡在地上,哭笑不得。

  萧莫寒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刚放到床上,她就醒了。

  “嗯?小狗呢?”

  慕心悦坐起来,探出头看到它睡的正香,小肚子有规律地一起一伏,想必是伤口不疼了,这才放心地躺下。

  萧莫寒有些生气地说道:“慕心悦,等它好一点,马上给我送出去,为了个小畜牲,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

  “我不嘛!我要留下它。”

  “若它再长大些,怕是要伤人了!你若觉得无聊,改日我给你带只兔子回来。”

  在这个年代,狗被认为是野性难驯的动物,都是用来看家护院或者打猎,没有人会把它们当作宠物养。

  慕心悦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只能拿出杀手锏。

  她从床上站起来,双手搂住萧莫寒的脖子,凑到他的面前眨了眨眼,“求你了,我是真的喜欢它!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将它教的乖巧听话,好不好嘛?”

  萧莫寒对慕心悦的撒娇毫无抵抗力,只能妥协:“那先说好,若这小畜牲哪日撒野伤了你,我一定亲手处置了它。”

  慕心悦听他答应了,瞬间露出本性,开心地在床上手舞足蹈。

  萧莫寒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怎么?撩完就要跑?”

  慕心悦见他一脸坏笑,娇羞地说道:“天都亮了,你……你不是还要去上朝吗?”

  “来得及……”萧莫寒说完,便将她按倒在床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