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冰山太子的逍遥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门风波

冰山太子的逍遥妃 胖嘻嘻 1848 2021.03.10 19:37

  慕心悦在悦来轩宅了三天,总算熬到了回门的日子,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激动地连饭都吃不下,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去将军府。

  萧莫寒见她归心似箭的样子,也只匆匆吃了几口,便命人套了车出发了。

  一路上,慕心悦难掩欣喜,直叫马车走快些,还不停地地掀起帷裳四处张望,眼看着两边的街景越来越熟悉,兴奋地说个不停。

  “我都闻到盛香居的点心香味了哎~”

  “嗬~春风茶馆的老板娘今日穿得可真够艳的!”

  ……

  “哎哎哎~那是叶府,我都好久没见灵儿和叶公子了,要不是急着回去见爹娘,我一定下去……”慕心悦还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这是在作死,居然在正牌夫君面前提到绯闻男友!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唉,草率了~

  萧莫寒没有做声,胸中冒出一股无名火,虽然他并不相信那些市井传言,但慕心悦与叶清羽从小一同读书,说是青梅竹马总是没错的,自己倒像是横刀夺爱了。

  慕心悦见他面露不悦,也噤了声,乖巧地坐着,两手食指不停地绕来绕去,只盼着能快点到。

  没过一会儿,马车总算停了下来,下人们撩开布帘,慕心悦探出头发现爹娘已经在门口等候,开心地跳了下来,跑到他们跟前撒娇:“爹!娘!女儿都想死你们了~”

  “哎呀,你这丫头,都成家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也不怕人笑话。”慕夫人几天没见女儿,一见面高兴地合不拢嘴。

  慕将军和萧莫寒一坐下就谈论起军事和朝政,一点不像翁婿,慕则拉着女儿去了房里说话。

  “悦儿,太子殿下待你如何?”

  “挺好的呀,吃的住的安排的都很周到。”

  “只是这样?娘这几日睡觉都不踏实,生怕太子殿下因为那些不实的传言,苛待于你。”

  “萧……呃……太子殿下他从未提及此事,反倒像是变了个人,格外地温柔体贴,我都有点心虚了。”慕心悦一时嘴快,差点直呼萧莫寒的名字,若是被母亲听见又少不了一顿唠叨。

  “傻丫头,心虚什么!这男女成婚之后便是一体,他对你好,你也要对他好才是。”慕夫人听女儿这么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又忍不住多叮嘱几句:“你呀,还是要收敛一些,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妄为!到时候生个小皇孙,我和你爹也就放心了。”

  慕心悦听母亲说完差一点就笑出声来,心想着自己与萧莫寒还未有夫妻之实,这小皇孙怕是不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吧!

  母女二人几日未见,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下人来报:“太子妃,夫人,午饭已经备好了,请移步前厅吧。”

  慕夫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又一脸慈爱地对女儿说道:“悦儿啊,你爹吩咐厨房从昨日就开始准备着,今儿一早又派人去江边提了两尾鲜鱼回来,特意给你炖的鱼汤。”

  “太好啦!那我们快走吧!女儿为了早点见到爹娘,早饭都没顾得吃,现在正好饿了呢。”慕心悦肚子早就抗议了,一听说饭好了,立马来了精神,赶紧去搀扶母亲。

  刚一进门,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满满一桌子都是自己爱吃的,熏肉方、烧野鸡、水晶肘、炒河鲜、百合粥……

  慕心悦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但想起刚才母亲的教诲,强忍着等爹娘和萧莫寒都动了筷子,才开始吃,风卷残云之势把慕将军和夫人都看呆了,一个劲儿地冲她使眼色,奈何这位根本顾不上理会。

  午后小憩了一会儿,慕心悦又赖到吃过晚饭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将军府。

  回去的路上,萧莫寒心事重重。

  今日看到慕心悦在父母面前撒娇,像孩童般天真烂漫,他才意识到自从她嫁到太子府,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直爽和洒脱。

  她本该像天空中的雀鸟一样自由自在,却偏偏被身份束缚,努力去活成别人心目中一个太子妃应该有的样子。

  一直回到房里,萧莫寒都没有说话,慕心悦察觉气氛不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怎么了?”

  萧莫寒转过头看着她的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恨我吗?”

  慕心悦被问的一头雾水,伸出手贴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不烫啊,怎么说胡话了呢?”手还来不及收回来,就被一把握住,想要抽离却被抓的更紧。

  “自从你住进太子府,便每日装得温婉大方,贤良淑德,连跟我说话都客客气气,这不是我认识的慕心悦。”

  “可太子妃不就是应该这个样子的吗?我娘说……”

  “我说过,在这府里你过得开心快乐便是天大的事!我要你像以前一样想闹就闹想笑就笑,不必压抑自己的情绪,更不用违心地讨我开心。”

  “可是……”慕心悦听完更不明白了,男人不都想要自己的女人温柔贤惠,家里一团和气的吗?怎么到他这却恰恰相反呢?

  “心悦,我想要的不是一个太子妃,而是妻子。”萧莫寒看着她微微皱起眉头,一脸懵懂,气得转身离开了悦来轩。

  月光下,慕心悦躺在床上难以入眠,脑子里不停地重复着萧莫寒说的话,可就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一直是按母亲教的做,生怕有半点不妥,每日端得身心疲惫,怎么到头来却被嫌弃了呢?

  “唉!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看这男人的心才最深不可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