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冰山太子的逍遥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宫中险境

冰山太子的逍遥妃 胖嘻嘻 2069 2021.04.22 14:47

  因为慕心悦怀着身孕,一行人停停歇歇,足足走了六日才到了江南。

  来到萧莫寒说得那处院子,从外面看上去倒也没什么特别,不过是僻静些罢了。

  走进去才发现,这原是一座两进的院子,由一堵青砖墙分为内外两重,很是方便。

  外宅是家丁的住的地方,内宅则是主家的居所。

  几名侍卫留在原地听候吩咐,阿黎和小桃则随着慕心悦继续朝着内宅走去。

  一进大门,三个人都有些恍惚。除了房屋的格局略有不同,这里倒像是将悦来轩原样搬过来的,连秋千都一模一样,只不过这儿的花草树木长得更茂盛些,还有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像是在欢迎新主人呢。

  北面是两间正房,东西两侧各有一间厢房,而南边靠近大门的地方是小厨房,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旺财想是累了,全跑没了往日的警惕,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树下呼呼大睡起来。

  阿黎在院儿里转了一圈,开难掩心中的喜悦:“小姐,这地方真不错,鸟语花香的,太子殿下真是费心了。”

  “走,我们进去看看。”慕心悦本想着下了马车一定睡个三天三夜,没成想一进这院子,满身的疲惫竟一扫而光。

  阿黎走在前面推开了房门,慕心悦走进去,看到屋里的摆设也跟悦来轩相差无几,不免少了些身居他乡的局促不安。

  稍微收拾了一下,阿黎和小桃便去街上买了食材回来,忙活了不到半个时辰,一桌子饭菜就端了上来。

  慕心悦走到桌前,闻了闻说道:“好香呀!可给外面的侍卫送去了?”

  “小姐,已经送过去了,一样都不少!”

  阿黎和小桃做事细心周到,自然是让人放心的,但慕心悦总是忍不住多叮嘱两句。

  “这里不比府上,里里外外,你们两个便多辛苦些,等回去了,我一定好好赏你们!”

  “小姐,这些都是我们份内的事,哪敢邀功请赏。”

  “咕噜噜……”

  正说着,慕心悦的肚子打起了鼓,忙招呼两人坐下:“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以后你们两个就陪我一同用饭。”

  阿黎和小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在慕心悦的催促下才扭捏着落了座。

  数日的舟车劳顿,如今踏踏实实地坐着,三人说说笑笑吃的格外地香。

  白天热热闹闹的还好些,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慕心悦躺在床上,各种情绪纷纷涌上心头。

  过去了这么多天,萧莫寒现在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

  ……

  唉!网络通讯真的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哪怕是天各一方,只需按下键盘,两个人就能互诉衷肠。

  可是……在这里,所有的信息传递都要靠飞鸽和快马,真是急煞人也。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直到这一刻,慕心悦才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原来,比天涯海角还远的地方,是思念!

  ……

  又过了两日,萧莫寒才等来了慕心悦平安到达的消息,终于松了一口气。

  虽然太医一直在尽心医治,但皇上龙体却仍未见好转。

  各部趁机入侵,边疆屡传急报,慕将军等得力将领纷纷带兵出征,连萧谨言都主动请缨,亲自去了北边的方向平乱。

  眼看着,宁阳城里已经没有什么顾及,皇后和萧若尘开始谋划着夺太子之位。

  “若尘,你父皇的病情久不见起色,我担心万一……到了那时候,萧莫寒顺理成章登上了皇位,再想把他拉下来,就难了!”

  “皇额娘不必担心,儿臣已有计策。如今的宁阳宛若一座空城老四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逃出生天。”萧若尘得意地说道。

  ……

  第二日,皇后以百家祈福为由将朝中武将的家眷请进宫里,事关皇上龙体,没人敢有半分推辞。

  到了宫里,她们被关在偏殿,门口有侍卫把守,这才回过味来,如此阵仗,怕是宫中有变。

  过了到了夜里,宫里有人来太子府传了话,说是皇上已是弥留之际,似有临终嘱托。

  萧莫寒见来人并非父皇身边的太监,也并没有过问,只是朝一旁的凌风使了个眼色,便跟着进了宫。

  来到父皇的寝殿,见他正睡着,气息平稳。

  总管太监齐德贵压低了声音说道:“太子殿下,您怎么这个时辰来了?”

  还没等萧莫寒回答,突然,门外传来了厮杀的声音,齐德贵忙要出去查看,刚打开个门缝儿看了两眼,便吓得跑了回来。

  “太……太子殿下,外面有打起来了,禁军寡不敌众,怕是撑不了不久!场面混乱,奴才没能看清是谁带的兵。”

  “哼~还能是谁?”

  门口的贴身侍卫高喊一声“护驾”,拔剑出鞘,准备以命相赴。

  厮杀声越来越近,皇上被惊醒,撑起手臂想要坐起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萧莫寒上前扶住,“父皇安心!区区几个贼人,不足为惧。”

  话音刚落,萧若尘破门而入,皇上一看气的猛咳几声。

  “咳咳咳……你这个逆子,想要谋反不成?”

  “父皇,您何苦给我扣这么大一顶帽子,我也只不过是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萧若臣一副尘胜券在握的腔调。

  “咳咳……你这个畜牲!早知今日,当初就该废除你的王位!”

  “父皇,身为您的嫡长子,太子之位本就应该是属于我的!”萧若尘红着眼睛继续说道:“不过,我也不怪您偏心!等我了结了老四,您再写一封册立诏书封我为太子,咱们还能像从前一样父慈子孝。”

  萧莫寒听完冷笑一声:“二哥就这么有把握今日能取我的性命?”

  萧若尘刚要开口,却听见外面的马蹄和兵戈声越来越混乱。

  “二王爷!二王爷!不好了,慕擎天和七王爷带兵杀进来了!”

  “你说什么?他们……他们不是去了边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萧若尘不信,走到门口亲自查看。

  只见自己的人被抓得抓,杀的杀,剩下的也基本没了战斗力,而坐在马上的两个人正是慕擎天和萧谨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