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天台不是个好地方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4566 2019.08.06 14:52

  今天是个寻常的周一,不寻常的是不会自己走到哪里都众星捧月,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了。即使是焦点,聚焦的视线们也不像曾经那样纯善美好。对于这种情况,裴洙玹为少了纷扰而感到轻松,但也不无遗憾。不过不管怎样,她已经习惯了这个现状。

  现在耳边同学们谈论最多的是顾时卿,他甚至比曾经的自己还风光。羡慕固然羡慕,但却嫉妒不起来。有些人就是优秀得让人心服口服。如果曾经的顾时卿在裴洙玹眼里只是个普通的内向少年,那现在他就是一颗耀眼的明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自己是不是也是成就他的一份子呢。

  裴洙玹为这个无聊的想法笑了。

  不仅如此,裴洙玹清楚顾时卿还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他的抱负不是一纸空谈,而是有明确计划并且正在进行的令人信服的抱负。虽然这个抱负在他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按顾时卿的解释,他们水瓶座的人,这种诡奇的想法其实再平常不过。

  裴洙玹愿意参与到顾时卿的梦想中,就算父母不理解,她也会偷偷瞒着去。要知道,她骨子里可是个任性的人。与任性相配的往往是一往无前的倔强。

  中午放学的时候,裴洙玹正想去找顾时卿,当面告诉他自己愿意真正参加女团计划。但就在这时,几个粉丝俱乐部的人来找她了,说是有关俱乐部运营的事想与她商量。

  这几人都是粉丝俱乐部里的老人了,一直支持着她,为她付出了很多,所以裴洙玹没多想就跟他们到了天台。

  到了天台后,裴洙玹扫了眼众人,浓眉大眼的男生是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叫余俊;微胖的短发女生主导粉丝活动,是余俊的好朋友,名为汪邱月。除了余俊和汪邱月两人,其余人裴洙玹都不是太熟,不过他们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诡异神色。

  裴洙玹有了不妙的预感,却仍镇定地道:“说吧,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我不觉得有关粉丝运营,会需要这么多除了首要人物的人参与讨论。”

  余俊笑了笑,“不愧是我们的偶像,脑子一如既往的聪明。没错,我们约学姐来确实有别的事。”

  喜欢裴洙玹的人们多数为她的气质所折服,故而“裴学姐”这个称号不单纯是字面意思,还是一种对偶像的爱称。所以余俊等人虽然与裴洙玹是同年级生,依然用学姐称呼。

  “什么事?”

  无论如何,这些人依然是自己的粉丝。虽然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他们也有出力,但他们到现在还肯追随着自己。裴洙玹心存感激,不相信他们会做出过分的事来。

  余俊挠了挠头,笑得有些憨厚,“也没什么。只是学姐最近行踪不定,我们都很少能和学姐见上一面。约定每月一次和粉丝们的聚会,学姐也推掉了,我们有些伤心呢。我们有些好奇,学姐把这些时间到底花到哪里去了?”

  裴洙玹当然清楚自己在忙什么,但不方便说,就道:“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啊,空闲时间去学习舞蹈,或者看书。嗯......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会辜负你们的心意,但是我现在真的不想当什么‘偶像’了,你们要不就把这个粉丝俱乐部解散了吧?”

  余俊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原本憨厚的笑容瞬间变得无比扭曲。他哈哈笑道:“知道掩饰不下去了,你就准备坦白了吗?哈哈,你以为你最近跟顾时卿鬼混在一起的事我们不知道?怎么?因为我们好心为你而犯下的一点点过错,你就准备把我们都出卖了吗?!”

  裴洙玹惊诧道:“你在说什么啊?!”

  她从来没这个想法。

  “说什么?”余俊气得身子抑制不住颤抖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装了照片的黄皮封袋,一把摔到裴洙玹怀里,“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裴洙玹忽略掉余俊粗鲁的举动,惊疑不定地打开封袋来看。里面都是她和顾时卿的照片,他们在昳味火锅店吃饭的照片、顾时卿背着不省人事的她的照片,一起从桑拿房出来的照片,甚至还有昨天再度在昳味火锅店聚餐的照片!

  好在没有两人一起出庭的照片,不然那件事就瞒不住了。裴洙玹松了口气,兀自不解地问道:“是,我是把真相告诉顾时卿了,但他没有四处去散播。我也依然为你们顶着污名,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余俊胸膛一个巨大的起伏,吼道:“你都那个样子了,你们两人还一起去桑拿房,孤男寡女的,还要我说得更明白吗?!”

  裴洙玹擦掉沾到脸颊的唾沫,手指颤抖。过了几秒,她才仰头直直地瞪着余俊道:“我跟顾时卿是朋友,一起吃个饭有什么问题?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他没发生你想象的那种事。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你又凭什么来指责我?你有什么资格?”

  这是裴洙玹第一次对自己的粉丝说出如此暴躁的话,但也是第一次,她就将自己的脾气发到了最大。

  余俊语塞片刻,但仍是满面愤怒,直愣愣地瞪着裴洙玹。然后他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腰后摸出一把水果刀,抵到了裴洙玹脖子前,恼羞成怒道:“你还不认错?”

  这下,不止裴洙玹吓懵了,连之前一直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神色的汪邱月都脸色大变,下意识惊叫道:“余俊你干嘛?!”

  “冷静点啊,余哥!”

  “别冲动啊余俊,怎么也不能伤了裴学姐!”

  “快把刀收起来,被发现了是要被退学的!”

  ......

  余俊深呼吸几次,好在没被愤怒彻底冲昏头脑。他故作轻松地笑道:“哈哈,开个玩笑,这只是把玩具刀,不好意思吓到大家了。我这就收起来。”

  余俊把刀重新别回腰间,看向裴洙玹,他在想到底应该怎样对待他最爱的“偶像”。这次裴洙玹不遵守本职,做出如此出格的事,一定要狠狠惩罚她,给大家一个交代!

  ——

  “砰!”

  “砰!”

  “砰!”

  顾时卿不知疲倦不觉疼痛地撞着,终于在撞了不知多少次后,门应声而倒。

  门撞开之后,顾时卿收不住力,随着门板一起摔在地。他想也不想就爬起身,眯眼躲避突然耀眼的天光,朝另一头的天台边缘望去。

  这声巨响同样传到了那些人耳中,他们的视线自然被吸引过来,看到来的只不过是一个身形单薄的学生,便没理睬,继续进行自己做的事——把裴洙玹当玩物一样摆弄。

  顾时卿没想到这些暴徒居然忽视自己,依然把裴学姐堵在中间,顿时急切地大叫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住手!”

  顾不得男生手中的水果刀,顾时卿直接走上前去。有人注意到他的举动,不耐烦地朝他叫道:“这里没你的事,小子,识相的给我滚远点!”

  如果他们伤害的对象是别人,顾时卿可能真不会这样走上去,而是等保安来处理。但是裴学姐不行!

  走近之后,顾时卿确认裴洙玹没有受伤,心下稍安。

  虽然被几位男生女生堵在中间,无处可逃,但裴洙玹脸上看不见丝毫惊慌的神色。她很冷静,冷静得让摆弄她的人们气得咬牙切齿。

  顾时卿大摇大摆走到众人跟前,冷笑道:“你们在这里欺负裴学姐,怎么能说没我的事?”

  先前呵斥他退开的浓眉大眼的男生,这时再度回话道:“谁跟你说我们在欺负裴学姐了?我们可是裴洙玹的粉丝,想找她问点话而已。”

  顾时卿耸了耸肩,讥讽道:“有个常识看来你们不懂啊,不是拳头打在人身上才叫欺负的。”

  浓眉大眼的男生皱紧了眉头,不悦道:“总之这里不关你的事,我劝你最好离远点!”

  突然,一个女生插嘴道:“等等,他好像是顾时卿!”

  顾时卿看了那个微胖的短发妹子一眼,这种人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宅女,怎么会和这些人一起做出类似胁迫他人的事?不仅是她,顾时卿看了在场每一个人的面孔,也没有天生凶神恶煞,一看就是心理变态的人啊。

  顾时卿道:“没错,我就是顾时卿。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找裴学姐应该也有我的一部分原因在。现在我人到场了,你们想问什么就尽管问。不过,你们得先把学姐放了。”

  知晓多管闲事的人的身份是顾时卿后,浓眉大眼的男生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原来你就是顾时卿啊,我们正想去找你呢。”

  顾时卿笑道:“大家都是同学,有什么话好说、好说。”

  顾时卿和浓眉大眼的男生,也就是余俊,相距不过两步的距离。余俊突然暴起揪住顾时卿的衣领,吼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在11月X号和学姐约会、开房了?”

  11月X号?顾时卿蹙眉回想,那天正是最后一次出庭,自己请裴洙玹吃饭的日子,之后还去了桑拿房......

  见顾时卿神色有异,余俊肯定了自己想象的答案,有些凄惨地笑道:“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顾时卿不晓得这个男生突然发什么神经,抓住他的手掰开,回答道:“我没有,我跟学姐只是普通朋友,普通聚餐。”

  裴洙玹适时认证道:“对呀余俊,你别误会我们。我跟顾时卿真的只是普通朋友,那天吃饭虽然出了点意外,但真的没发现你想象的那种事。”

  余俊双眼血红,分别瞪了眼两人,切齿拊心地道:“到这时候了还不承认?你们两个狗男女,我普通NM的普通!”

  顾时卿此刻心里也是憋了无名火,这小子一上来就粗鲁相待、满嘴喷粪,说了是误会又不听,真是气煞他也。

  顾时卿退后两步,嗓音往大了道:“不是我说,就你们这些人也配自称是裴学姐的粉丝?!滚NM的吧!越俎代庖做了错事还要自己偶像背锅,你们是人吗?”

  顾时卿指着余俊道:“尤其是你,你是男人吗?一点责任心都没有!现在不知哪里道听途说了我和学姐的绯闻,就约七八个人一起向学姐逼问,欺负学姐?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学姐的粉丝,我还真看不出你们有半点尊重和喜欢学姐!你们不过是把人家当成了YY的对象,却还要苛责对方的生活?人家想怎么过关你屁事?人家谈不谈恋爱,跟谁谈恋爱,都不关你们的事!再说了,裴学姐还不是真正出道了的明星偶像,只不过是你们把她奉为偶像,别给我整娱乐圈那一套!就算裴学姐以后出道了,依然不行!因为你们根本不配做她的粉丝!你以为是粉丝就能无条件要求偶像按你希望的那样做吗?告诉你,不可能!别跟我说什么偶像的自我修养,你们这些当粉丝的就没有自我修养吗?一群蠢货!”

  顾时卿一通发泄,口干舌燥。再看众人,有的听懂了露出内疚自责的表情,有的听得云里雾里一脸懵逼,有的听懂了却装不懂,满脸怒气。还有的其实这番话对她没有任何意义,她就是看猴戏的表情,掩饰不住讥讽。

  而余俊,他听懂了一部分,他很自责,但是他又不愿承认。所以,他就把所有自责转化为愤怒。没听懂的一部分汇合着愤怒就让他说出了这样的话:“少给我在那里胡言乱语,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臭小子!老子今天非教训你不可!”

  余俊痛恨顾时卿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众人的想象,因为他说的教训不是用拳头,而是重新掏出来的水果刀!

  面对着这个仿佛跟自己有夺妻之恨的男生,顾时卿只能避其锋芒,逃躲周旋。好在余俊并没受过专业的搏击训练,体力也比较一般,顾时卿左躲右闪都避开了他的攻击。

  两人一时间纠缠不下,围观的众人畏惧余俊手里的刀子,只敢声援劝阻。可惜的是一点用也无。

  余俊久攻无果,顾时卿简直比条泥鳅还滑溜,他转念一想,突然调转身形,竟把刀子对准了裴洙玹冲去。裴洙玹旁边的人都惊呼退开,生怕刺到了自己。而裴洙玹自己反应有限,想要避开已是来不及。顾时卿见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什么也无暇去想,瞬间发力朝余俊背影追去,誓要拉住他不可。

  然而余俊似乎早料到如此,在冲到裴洙玹面前时突然止住,一个转身刀子就朝顾时卿劈去。

  顾时卿全力冲刺,此刻又岂能止住,只能抬起手臂堪堪抵挡。与此同时,他左脚插进余俊两腿之间,侧身抓住余俊的双肩,躬身用力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余俊被他摔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响,手里的刀子也弹了出去。

  顾时卿趁此机会赶紧骑坐到摔得七荤八素的余俊身上,制住他的双手。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顾时卿才感到左臂火辣辣的疼,想是被划了一道不浅的伤口。

  终于在这时,安希妍喊的同学们来了。报信女生找的保安也来了。

  两位壮硕的保安见状赶紧上前帮忙控住余俊,而安希妍则冲上来抱着顾时卿染了血的手臂,止不住哭声道:“顾时卿你在干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啊?!等我们来不行吗?!”

  惊魂未定的裴洙玹靠着栏杆,双手捂嘴不可置信且担心地看着顾时卿,无声的眼泪止不住地掉。

  顾时卿勉强扯了个笑容,最后望了眼得以保全的裴洙玹,谁的问题都不回答,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这次搏斗虽算不得激烈,却是顾时卿面对过的最惊险刺激的一次,他真的撑不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