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告白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3020 2019.08.07 12:22

  再度睁开眼的时候,顾时卿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纯白为主的房间里的床上。略微打量房间里的装饰,他就确定这是自己来过一次的学校医务室。

  “现在感觉怎么样?时卿。”

  顾时卿循着声音望去,安希妍正站他左手边,忧心地看着他。

  手臂虽然隐隐作痛,顾时卿苍白的脸上却扯了个笑容道:“没事,一点小伤。”

  顾时卿左臂的伤口虽然有五六厘米长,接近一厘米深,但好在只是割破了皮肉,没有伤到筋脉。校医为他包扎处理好后,暂时离开去忙别的事,留他在这里修养。

  顾时卿此刻疑惑颇多,就问安希妍道:“我睡多久了?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那件事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安希妍见状赶紧捂住顾时卿的嘴,埋怨地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医生说了让你好生修养,干嘛一次性问这么多问题!”

  顾时卿讪讪地笑了笑。

  安希妍接着道:“你放心吧。不用你问,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我都会告诉你。”

  顾时卿点点头,安希妍这才松开手,将他昏迷后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当时我们赶来,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上两句话,你就晕了过去。不过幸好那个暴徒被你制服了。保安大叔顺势抓住了他,把他押到了德育处。不只是他,裴学姐和她那些粉丝,甚至包括给我们报信的那个同学,都被喊到了德育处。德育处主任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决定在调查核实之后再行处理。不过我看伤你那同学肯定要被开除!”

  顾时卿听完,对于余俊的结局心底没有泛起丝毫涟漪。违反校纪校规被惩处是理所当然的事,何况受害者还是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他转而不无担心地问道:“那裴学姐和她另外一些粉丝呢,学校打算怎么处理?”

  安希妍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你连自己都没怎么关心,却好像更关心裴学姐啊?”

  “额,”顾时卿怔了一下,笑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虽然受了伤,但都被医生处理好了。安稳地躺在床上,当然想去关心裴学姐的情况,她是我们的朋友啊,还是我的社员。”

  “唉~”安希妍叹了口气,表情端的复杂,语气有些无奈地道,“裴学姐她没事,她也是受害者。只是现在需要配合学校对这件事进行调查,所以一时半会可能没时间来看你。”

  “哦。”顾时卿应了声,表情倒谈不上失望。一时间没了声音,估计是解除了心中疑惑,找不到别的话题。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待了会儿,顾时卿呆呆地盯着苍白的墙壁,安希妍则低头看着搅在一起的手指和笔直的床沿。

  “那个......”

  “那个......”

  “你先说。”

  “你先说!”

  安希妍脸色莫名地发红,迟疑道:“那我先说了?”

  “嗯。”

  乍然出现的红晕好似潮水消退,安希妍突然冷静了下来,白润的脸颊散发着莹莹光晕,她字句清晰地道:“时卿,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话真的很不合适。我就像个不会看场合的傻子一样。但是就算你这样看我也没关系,因为我真的无法继续忍耐了。我怕,我怕再过两天我就永远失去了说这话的资格。所以我现在必须说,我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

  安希妍顿了一下,满含真挚的双眼闪着亮光,她盯着顾时卿道:“顾时卿,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顾时卿仿佛看到天空的雪停了,时间好像在飞速流逝又好像在飞速倒退。冰雪融化,寒意尽褪,万物复苏。树枝上嫩绿的新芽,花园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从南方归来的大雁......整个世界突然变得生机勃勃,充满了新生的希望。

  佳人一笑,百花齐放。

  为搏佳人一笑,顾时卿没有戏诸侯的本事,甚至连坐起身来表演个戏法都不行。但是,他清楚佳人真正在意的事物。所以,他自觉有些卑鄙地道:“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安希妍分外明朗地笑了,果然百花齐放。

  然后,安希妍就一巴掌拍在顾时卿肚子上,啼笑皆非地骂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对吧?!”

  顾时卿捂着肚子呻吟了一声,“啊呜,干什么呀你个暴力女,我没跟你开玩笑!”

  “你还说没开玩笑?”安希妍仿佛被气到了,对着顾时卿拍个不停,“你又说我暴力女了,对呀,像我这样粗暴的人,哪有裴学姐温柔大方,而且还漂亮得像仙女一样,你怎么会喜欢我?”

  顾时卿抿着嘴承受安希妍的拍打,不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安希妍拍打的力度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她说着说着语气就带上了哭腔,因为她最后直接趴在床边呜呜地哭了起来。

  顾时卿深呼吸了口气,抬起没有受伤的右手温柔地抚摸着安希妍的头,柔声道:“对呀,我就喜欢你这个暴力女。稍不满意就动手动脚,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矜持和温柔。在运动场上会和男生较劲,在喷泉广场为我招揽人气,面对别人无端的白眼为了我默默承受,为了我在公司和同僚关系友好而吞下委屈,在化妆室里即使再无聊也陪在我身边,还为了我去报名学习舞蹈……当然,这些都不是我喜欢你的理由。因为喜欢你是不需要理由的。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因为——你很可爱。”

  这番话后,安希妍终于止住了哭声。她抬起头来,发丝凌乱,脸上泪痕犹存稍显狼狈。

  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顾时卿心动又心痛,但是下一秒安希妍的拍打又来了,这次是真的使上力的拍打,打得顾时卿痛呼不已、莫名其妙。

  安希妍一边发泄着某种情绪一边叫道:“你就是骗我!你要是真的喜欢我的话为什么之前不找我告白?为什么不露出一点迹象?”

  顾时卿被打得实在受不了了,忍着左臂的疼痛撑起身子,双手用力抱住安希妍,一低头就堵住了抱怨不断的红唇。

  没错,顾时卿吻住了安希妍,因为这丫头不知是不是失去了理智,听不懂又或者不敢相信他说的话,真的太烦人了!

  这大胆的行为似乎取到了奇效,安希妍终于安静了下来。她不说话了,甚至不动弹。因为她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与行动的能力。

  直到顾时卿松手退开,安希妍仍大睁着眼睛呆在那里。

  顾时卿忍俊不禁,用隐含落寞的语气道:“如果这样你都不相信,那我就没办法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喜欢你,不是开玩笑。至于为什么不向你告白,坦白说是因为我懦弱。我贪恋我们现在的关系,默契而美好。我不敢向你告白,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如果我跟你告白之后,你拒绝了……”

  这个时候,安希妍终于回过了神,默契地不提刚刚接吻的事,嫣然笑道:“傻瓜,我怎么可能拒绝。”

  安希妍知道这种话其实挺没意义的,但这个时候她真的找不到别的话可说了。或许,这就是这句话存在的意义吧。

  顾时卿美美地笑了笑,有些小开心。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按理说这是人间难得的幸运,大笑三天都不为过,可他却没感到那种程度的喜悦,仿佛这一切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理所应当。

  不过无论如何,顾时卿确实是开心、满足的。

  确认了彼此心意,安希妍的表情看起来却似乎如鲠在喉,还有不满意的地方。顾时卿见此,稍加琢磨,问道:“希妍,你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

  安希妍不是个喜欢矫情的人,顺势道:“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今天被那些人挟持的人是我,你会这样不顾一切去救我吗?”

  “当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错,我曾经是特别喜欢裴学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喜欢的人是你。而且我曾经对学姐的喜欢更多是粉丝对偶像的一种盲目迷恋,与我们之间的感情是有区别的。我愿意这样去救她,只是因为她是我的朋友,是我们新音乐研究社的社员。换成另一个人,不只是你,郑绣晶、端木,我一样会这样做。你明白吗?”

  安希妍难掩喜色,嘴上却傲娇道:“谁说我担心这个了?不过既然你如此坦白,那就算你过关了。作为我的男朋友。”

  “明明是你先向我告白的好不好?怎么却像你在考核我一样?”

  “我向你告白又不代表我就认可你做我的男朋友了。你的身心都得通过我的考验才行!”

  “你……这是什么奇葩逻辑?”

  “哼。”

  ……

  两人又斗了一会儿嘴,时间到,安希妍就回去上课了。顾时卿经过班主任的允许,暂时在医务室修养,下午的课不用上。不过经检查顾时卿只是伤了手臂,所以在他心情平复下来之后,也需要尽快回去上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