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 接妹妹回家的路似乎充满波折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3116 2019.05.29 05:27

  “嗡......嗡......”

  床头柜闹钟的铃声和震动把顾时卿叫醒了。窗外的天空云海已逐渐变成血红,相对柔和的阳光仍是让顾时卿睁不开沉重的眼皮。昨天他久违地熬夜了,玩了一晚上游戏来释放前段时间为中考奋斗的压力。

  虽然熬夜地时候很爽,可现在醒了精神萎靡、情绪低落,一点的起床的元气也无。

  顾时卿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五点五十。

  “糟了!”

  顾时卿翻爬起床,套上短袖和运动裤就往洗手间跑。

  今天是父母出去旅游的第一天,接妹妹上钢琴补习班回家的任务就落到了他头上。他昨天可是当着父母的面信誓旦旦保证一定完成任务的。妹妹上课时间是下午两点到六点,现在离下课十分钟!

  草草抹了把脸,顾时卿火急火燎地冲到楼下院子里,踏上自行车就朝市里赶。

  从家到上课的地方步行大约半小时,骑自行车的话,如果路上不太堵而且足够卖力,应该十分钟出头就能赶到。

  顾时卿只希望在赶到之前顾小璃能在那安安分分地等他。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从结为一家就一直不太好,可他也不希望她出事,不然他就辜负了父母的信任和作为哥哥的义务!

  没错,顾时卿和顾小璃并不是亲兄妹。两人是在三年前,顾时卿他爸顾荣成和顾小璃她妈陈芝琳步入婚姻殿堂才成了一个屋檐下的兄妹。

  顾时卿两脚甩得像风火轮,强劲的风迎面扑来,吹得他衣服鼓鼓囊囊的。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顾小璃上课的地方。免得她事后给妈妈打小报告,然后被爸爸知道,最后他又要挨一顿狠批。

  或许是太过于集中加速而忽略了近处的事物,顾时卿车子好像轧到了什么东西,轮胎悬空重心偏移,猛地侧翻了过去。

  “啊!”

  突发的状况惊得顾时卿触电似地一抖,大叫一声仿佛魂儿都快丢了,下意识往旁边滚去,同时手撑地避免撞到要害。

  当一切尘埃落定,顾时卿发现手中传来的的触感不是地面的坚硬粗糙,而是像肌肤似的温暖柔滑。

  顾时卿诧异地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模样俊俏的少女正张大嘴巴既惊且慌地看着他。

  明白自己是摸的哪里后,顾时卿赶紧像蚂蚱一样弹开,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没事吧?”目睹了顾时卿翻车的过程,少女担心道。

  听闻此话,顾时卿这才隐约感到膝盖传来一丝疼痛,瞥了眼发现只是破了皮,便道:“没事,你呢?”

  刚刚摔倒的过程中这个少女就在旁边,顾时卿明确感到自己撞到了她,至于自行车有没有还未可知,所以他有些担心。

  “我、我也没事......”少女支支吾吾地答完,撇过头去似有些不敢看顾时卿。不知怎的,她脸色红润得像熟透的苹果,顾时卿肯定那不只是因为夕阳余晖的照映。

  她为什么会脸红呢?一定不是害羞,面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古代没出过阁的大家闺秀。那就是羞愧咯?

  顾时卿扫眼四周,看到平躺着的自行车旁边奇怪的有一双白色平板鞋,而且鞋上有一道明显的灰色轮胎印!

  我就说嘛,平白无故地怎么会在自行车道上翻车,原来是这东西搞的鬼!

  顾时卿去把鞋捡过来扔到少女面前,黑着脸质问道:“这是你的鞋吧?”

  少女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声音比蚊子还小,“是的。”

  “说!为什么要害我!?”别以为长得漂亮做错事就不用负责,顾时卿从来都信奉品行高于外貌的原则!

  少女慌乱地摆手否认,“这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想害你!”

  “没想害我?”顾时卿气乐了,“那你是发病了把鞋子放这里?你知不知道这是自行车道!还有,看看你现在在干嘛?光着脚坐路边?乖乖回去精神病院待着不行吗?”

  顾时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兴许是受起床气的影响,就想狠狠撒气,把那晦气喷出来。

  骂了一通只觉神清气爽,先前翻车的怨气也消了,顾时卿不看少女一眼就推起自行车重新朝目的地驶去。然而当他刚把脚放上踏板,后头一神秘物体就飞过来砸中了他的后脑勺,伴随的还有女孩气愤的声音:“喂!你这样说话也太过分了吧?虽然我是有错,可也不至于挨这样恶毒地骂呀?”

  顾时卿捂着生疼地后脑勺回头瞪着少女,发现她是用平板鞋砸了自己,不由生气地咬牙切齿道:“我警告你最好别惹我,我现在没空搭理你!”他赶着去接妹妹呢。

  说罢,顾时卿再度准备离开。

  “砰!”

  这次砸得更狠了,疼得顾时卿怀疑是不是破了皮。他停下车,捡起另一只罪魁祸首。天知道他压抑着多么庞大的怒火!携带着这无边怒火,他瞪了少女一眼,随后把那只白色平板鞋奋力朝栏杆外一扔。鞋子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飞过一段不短的距离,最后落到了沉静幽深的河里。

  如果没有专业的打捞船和潜水员,这辈子都别想把那只鞋捡回来了!

  “呀!你疯了!”

  女孩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最后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咆哮!那可是母亲为了奖励她考上昳城市最好的中学青虹学院的礼物!她才穿了不到两天!

  女孩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拉住顾时卿又准备离开的车子,尖叫道:“你给我下来!今天不把我鞋子捡回来你就别想走!”

  顾时卿真的是被这女孩整得很恼火。是不是所有女的都这么小肚鸡肠?

  “先招惹我的是你诶?”顾时卿极度无语地看着她,“你一句道歉不说还用鞋子砸我?”

  “可、可是,你也不能说那么过分的话啊,还把人家鞋子扔了......”说着说着,那女孩就哭了起来,“你知不知道那鞋子对我多重要......”

  一个漂亮清纯的女孩在你面前低声哭泣,那潸然泪下的模样怎能不惹人心生怜意?

  顾时卿目睹了女孩悲伤逐渐多过愤怒的表情变化,心中便生出几分不忍,当她真的从泫然欲泣到潸然泪下,更是觉自己做的有些过了。

  “呐,鞋子是捡不回来了,你也知道麗江有多深。”顾时卿想了想提议道,“这样吧,你把联系方式给我,我之后买一双新的赔给你。我现在要去接我妹妹。”

  女孩听此犹豫了半晌,终是轻轻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

  她一脸难为情地指了指自己光着的小脚:“这样让我怎么回去?”

  是啊,她现在只有一只鞋子了,难不成让她一只脚跳着回去?顾时卿果断否决。自己得多卑鄙才会产生这种想法啊?

  “要不这样......我先给我妹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把你送回去了再去接她?”顾时卿问道。

  女孩皱眉望着斜沉的夕阳,带着一丝犹豫道:“这样......方便吗?”

  不方便也得方便啊,顾时卿心想,都已经对你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事了,要是再把你丢在这里,我自己都会鄙视我的。

  顾时卿给妹妹打了过去,现下这个时代几乎人手一部手机。

  “小璃啊,你现在在哪?”顾时卿颇为担心地道。

  经过刚才的纠缠,顾时卿打开手机就发现时间距离顾小璃下课已经过了快十分钟。

  “在谭老师那儿,怎么了?”顾小璃的声音透着冰冷的淡漠,仿佛打给她的保险推销员,而不是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哥哥。

  “还在就好,”顾时卿松了口气,又道,“我路上出了点事,可能会耽搁些时间,所以......你能不能在谭老师那稍微多等我一会儿。”

  “我知道了。”

  顾小璃爽快地说完就挂了电话,快得顾时卿都反应不过来。

  不过不管怎样她算是答应了,顾时卿也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不管顾小璃怎么讨厌他,他始终是她的哥哥啊。

  手机屏幕回到主界面,顾时卿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问了女孩的电话号码以及她的名字。

  “你叫安希妍啊?”顾时卿把女孩的姓名存到联系人里,颇为诧异地道,“我们这地方还没听说过有姓安的。”

  安希妍将剩下的一只鞋子提在手上,坐上自行车后座,问道:“那你呢?你叫什么?”

  “顾时卿。”

  “也不是多么常见的姓氏嘛。”安希妍撇撇嘴道。

  “对了,你家在哪里?”安希妍不主动说,顾时卿都不知道该往哪骑。

  “沉月东苑。”

  ......

  金红的夕阳余晖下,舒适的微风扬起少女乌黑的发丝在空中如仙女的缎带般飘舞。顾时卿和安希妍都沉浸在这美妙的日落景象中,陶醉不已。

  略微颠簸的座驾上,安希妍一手轻轻地抓住顾时卿腰侧的衣服,仿佛之前所有烦恼都消散了一般,在夕阳中满足地闭上了眼睛。这是她来到昳城的第一天,还不算坏。

  顾时卿感到身后的人隐隐靠在了他的背上,那种奇妙的触感让他的心底荡漾出了几分异样的感觉,忍不住稍微扭了扭身子......

  就这样,在这幅如画的落日美景中,两个明明才第一天认识的少男少女,在任谁看都像是情侣的姿势下,缓缓驶向了前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