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我是卧底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3223 2019.07.17 23:18

  “等等。”

  顾时卿突然出声制止了宋泽玉的行动。

  宋泽玉兴致才提起又被打断,仿佛陷入了进退不得、半悬空中的局面。他回头恼怒地看着顾时卿,“你又想干什么?”

  顾时卿露出高深中带着猥琐的笑意道:“美酒佳肴要用相配的器物盛放,亦需在景色气氛相宜的场合享用。美人亦是如此。以宋大哥无人能比的品味,总不会真的将裴洙玹这样的美人,在这荒郊野外暴殄天物吧?”

  听闻此言,宋泽玉脸上乍现兴奋的神采,点头沉吟道:“有道理。可今天仓促行事,没有料想到这些。我们现在没办法带她去合适的地方,怕路上被人发现了,徒增事端。”

  顾时卿上前两步,看向被李单和王霸押着的裴洙玹。现在裴洙玹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怨毒地瞪着他们,她失去了那样的神气,眼皮耷拉着,微狭的眼缝如世间留给她的希望,渺茫。

  看着裴洙玹差点尽泄的胸前春光,胸膛爬着几道淤青,许是先前挣扎弄伤的。再稍向下的皮肉有些微隆起的弧度,也不知是不是肿了。顾时卿鼻孔忍不住喷出一道粗气,呼吸有些紊乱。他咳嗽一声,对宋泽玉道:“我或许有办法让她一路不喊不叫,乖乖跟你去想去的地方。”

  宋泽玉皱眉认真地看着顾时卿道:“你真的有办法?”

  顾时卿自信道:“你让我跟她谈谈就知道了。”

  宋泽玉看着顾时卿自信满满的双瞳,仿佛可以由此看到他的心窝一般,端的认真仔细。过了片刻,宋泽玉故作自然地笑道:“可以,不过我们要在旁边听着。”

  顾时卿点头,“当然。”

  随后,顾时卿走到裴洙玹面前,示意李单和王霸松开裴洙玹。宋泽玉确信裴洙玹跑不了,就同意让他们放开。

  顾时卿看着随着时间,越来越神采暗淡,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的裴洙玹,道:“事已至此,相信你也明白今天是不可能逃过这一劫的。但是你的人生不是就此截止,你还有大好年华可过。今天的事你不如就当一场梦。反正宋公子只是想要你这一次,你不如就好好配合他,让他高兴。从此以后,你继续过你的人生,依然是大家眼里的青虹学院第一美人。甚至,我可以帮你消除唯一的污点,让你做真正的偶像明星。你不是喜欢唱歌跳舞吗?”

  裴洙玹的眼皮上仿佛压着一座山,她艰难地抬起眼皮,斜眼望着顾时卿,笑得讽刺极了,莫名其妙道:“我真后悔,后悔答应你老师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你的人生如何关我屁事?喜欢我,爱而不得是你的错!”

  顾时卿勃然怒道:“你别说了!谁喜欢你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啊?!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乖乖配合我们,你失去贞洁被人轮这件事一定会人尽皆知的!到时候,你就别想在这个世界上立足!我不是危言耸听,这件事绝对可以影响你的一生,让你一辈子活在不堪的言论里!”

  顾时卿和裴洙玹这番表现,落在宋泽玉眼里,他更加相信顾时卿了。一来顾时卿言辞蛊惑,从心里攻破裴洙玹的防线,让她听从他们,二是即使顾时卿否认,在场谁看不出他过去真的喜欢裴洙玹,因爱生恨,最是常见。而且这种人做得也最是绝情。

  如果先前还有怀疑顾时卿有别的心思,现在,宋泽玉确信,顾时卿甚至会做得比他更狠。毕竟他只是单纯想占有裴洙玹,却无一丝恨意,反而喜欢得紧。只是喜欢的方式或许不受大众认同。

  抛开一切光环,裴洙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如果她今天遭受的凌辱真的被世人知道得一清二楚,不用想也知道大家会怎么看她。到时候,她注定不能在这里生活下去。就算搬去别的地方,这些事也迟早会被人挖出来。她的人生也就真的如同顾时卿所说的那样,一辈子活在不堪的言论里。

  情况不能更糟,心情已经不能再绝望和难受了,打定主意,裴洙玹道:“你们想怎样?”

  顾时卿阴险笑道:“也没什么,就是自然而然当作宋公子的女朋友,陪他玩,接受他的任何条件。”

  说罢,顾时卿对宋泽玉道:“宋哥,您应该只是想拥有她身心一天就足够了吧?”

  宋泽玉拍了拍手掌,笑道:“没错,只要一天就足够了。她这样的女人虽然是好,但若以后跟在我身边的只有躯壳,不要也罢。”

  他挑着裴洙玹的下巴道:“所以,只要你今天愿意全心全意陪我,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纠缠你。你有什么心愿,我都可以帮你完成,算作报酬。”

  裴洙玹闭上眼睛,整齐的皓齿咬得唇破血流,过了许久,再次睁开眼睛后,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做到你许诺的事,绝对不能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不然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宋泽玉仰头哈哈大笑,“没问题!”

  从开始的不情不愿,抵死相抗,到现在的妥协求全,耗费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宋泽玉不禁觉得新奇有趣,以前遇上的那些女人,只要稍加威逼利诱就能让对方顺从,最近这两个倒是意外的刚烈。

  看着走在身旁的顾时卿,宋泽玉心想,这小子竟比自己还会玩。他们之前所用的威逼利诱,威逼就是不听话就打,利诱就是用钱。没想到还有这种心理上的胁迫方式,威力当真巨大啊。

  一行人沿着黄沙路朝城内主干道走去。黄沙路这边一般不会有车来,政府也不允许,怕车重把路压烂。这条路本就是给游人散步用的。只不过临近冬天根本没人到这里旅游。

  路上裴洙玹果然很听话,不哭不闹,走在众人中间。再走十几分钟,他们就能离开黄沙路,进入主干道。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搭车去S&K集团旗下的酒店,进行那令人浮想联翩之事。

  从黄沙路出来,几人刚踏上临江大道,就有一辆面包车停在众人面前。车窗摇下,露出一个头发稀疏的壮年大叔,他对几人道:“几位同学,需要搭车吗?”

  顾时卿见状忙道:“要,去希尔顿酒店。”

  连车子都来得这么及时。宋泽玉美事将成,大为高兴,不拖泥带水就让几人一起上车,也不介意这车子低端油味儿重了。

  这辆可装八人的面包车,原本就装着三个人,在顾时卿五人上去后更显局促。在和原先的乘客交涉一番后,尽量给顾时卿五人让出更多的位置。这过程中,宋泽玉尽显纨绔子弟颐指气使、目中无人的风范。

  原本宋泽玉是想直接轰这三人下去的,只不过担心对正要做的更重要的事造成影响,他才忍了下来。

  车子稳稳当当朝前驶去,到了市中心。宋泽玉看外面,突然发现车子并不是按前往希尔顿酒店的路线前进,下意识对朝司机问道:“喂,我说你是不是开错方向了,这好像不是去希尔顿酒店的路吧?”

  司机收敛笑意,语气也不像之前那样刻意逢迎,反而透着冷酷道:“这确实不是去希尔顿酒店的路,这是去昳中警察局的路。”

  司机话音落罢,原先安坐在宋泽玉后面的三个陌生男人,瞬间暴起,将宋泽玉、李单、王霸,全都一起控制住!

  形势剧变,除了心知肚明的顾时卿,宋泽玉三人和裴洙玹都处于震惊状态,纷纷失神地望着顾时卿。

  宋泽玉眼睛顿时瞪得如牛眼大,恍然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可置信道:“顾时卿,你出卖我?!你不说你没报警吗?”

  顾时卿笑笑不说话。

  早在第一眼看到宋泽玉准备对裴洙玹施暴的时候,顾时卿就报警了。上次去举报,由于缺乏证据,所以没取得任何效果。这次录下了证据就第一时间传了过去。后面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为了拖时间,在宋泽玉面前演戏罢了。

  顾时卿虽然第一次尝试演技,但好在骗过了宋泽玉几人。这时有警察在旁边,宋泽玉无处可逃,顾时卿可算安下了心。

  “你个狗娘养的,老子弄死你!”

  宋泽玉仍是不敢相信自己逍遥这么多年,一着不慎居然栽在这小子手里。狗屁的品味,当时就该在那里直接做到底。都怪这小子花言巧语......现在看来他从一开始就是在戏耍自己,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

  想到以后可能就失去自由,失去潇洒自在的生活,困在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里,宋泽玉的怒火直冲脑门,一时间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大力,挣脱了刑警的束缚,状若疯魔扑向顾时卿,誓要把他撕扯咬碎,以泄心头之恨。

  顾时卿堪堪躲开,宋泽玉再度被警察呵斥制住,才像困兽一样徒劳地嘶吼着。宋泽玉的两个手下情况也与他相差不多。

  而同样是当事人之一的裴洙玹,反应却相对平淡许多。平淡得异常。她面无表情,脸上没多少血色,看不出得救的庆幸,也看不出坏人落网的解气。

  进了警察局,录完口供,宋泽玉三人被暂时扣押下来,顾时卿和裴洙玹得以离开。

  在警察局外面,裴洙玹面无表情地看着顾时卿道:“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的。你闹大了。”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顾时卿没期待裴洙玹能对自己说感谢的话,可自己毕竟是救了她,怎么也不该用这种冷冰冰的态度面对他吧?

  顾时卿对着裴洙玹的背影朗声道:“我不这么认为,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的,干净而且彻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