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魔盒开启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2374 2019.06.09 15:02

  该怎么做?就这么做

  现在还能和你说话吧?

  那样也好,这样也好

  真希望你能快点察觉到我

  我是一颗不停地围绕着你

  转动的行星

  ......

  今天我要开始偏离你的轨道

  目送你,直到最后

  因为我将要永远与你分离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最终仍旧是我独自一人伫立在这

  ......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神明

  无论期盼到何时都只能在自己的轨道中巡回

  没有被选择的悲伤

  究竟还要再尝多少次

  你就是我的太阳

  已将我的精力全部燃尽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如果一开始顾时卿是凭自己的思维在写,那么到后来他更像一台按指令工作的机器。因为他写歌的过程完全突破了常规,他不需要斟酌思索,歌词到旋律全部一气呵成。写出来就已经是成熟的版本。

  换个通俗易懂的方式就是说,他把脑海里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抄了出来。而且那个东西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它给的。

  在顾时卿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里面的异星信息全都跑了出来,迫使顾时卿去认识并接受。然而,这股信息流实在太过庞大,就像水库一下子决堤,瞬间流量就突破那条河的承受极限。为了避免突然受创的河流继续崩坏,总部将精兵都调到了那里,其他部门也因此紧急关闭。故而,顾时卿就失去知觉趴到了课桌上。

  一旁的安希妍瞥见,以为顾时卿睡着了,碰他一下尝试叫醒,顾时卿毫无反应,便放任他睡去。在安希妍看来,顾时卿定是这些日子为了准备节目,而且刚从医院回来身体有些虚弱,所以太累了扛不住。

  这是一节音乐课,老师是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叫刘静蓉,正在教授的是五线谱入门基础。

  虽然艺术科作为三大学科之一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但事实上放眼整个东云国仍有不少人觉得艺术科不该受到如此重视,他们觉得学艺术于未来发展无用,而且艺术行业就业相对也比较困难。

  在学生们当中,据统计,艺术科平均分常年在三大学科里垫底,有时候甚至还不如其他满分才100分的文化科或自然学科。由此也可推断艺术科在学生心目中真正的地位。虽然绝大多数学生都对艺术科具有浓厚的兴趣,但喜欢跟热爱并且学好,区别有如天渊。

  刘静蓉属于支持推广艺术科一派,所以对待她的学生尤其严格。像学生在课堂上睡觉这类是坚决不允许发生的事!因为在她看来,学生不单是不尊重她这个老师,更无法容忍的是不尊重艺术科。

  持有此种心态的刘静蓉,课上对学生的观察自然不一般。因此,即使安希妍刻意掩护,顾时卿也很快被发现了出来。

  刘静蓉一再强调课堂纪律,也多次提醒学生们尊重这门学科。顾时卿现在这一行为显然是不把她放在眼里,换句话说,简直就是厕所里点灯笼。

  站在讲台上的刘静蓉示意安希妍道:“你旁边那位同学怎么了?生病了不舒服?还是......”

  在安希妍看来当然是睡着了!可她又怎能老老实实回答?

  安希妍忙用力地摇了摇顾时卿,嘴里喊着:“顾时卿,快醒醒!”

  顾时卿依然没有反应。安希妍心道糟糕,别的老师可能就让顾时卿到后面站一下,这事儿就过去了。可这位老师轻则捅到班主任那里去,惹怒了甚至直接请教务处处罚。

  在安希妍尝试喊醒顾时卿的期间,刘静蓉已经从台上下来,走到了两人旁边。她看了看顾时卿死猪样的睡态,不无讽刺地道:“看来是睡着了啊,而且还睡得挺香。”

  “老师,您先别生气,他应该不是睡着了。他肯定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您不知道,他才出院没多久,可能是有什么后遗症......”安希妍绞尽脑汁辩解着,双手不断摇晃着顾时卿,希望他快点醒来。她心中担忧极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顾时卿挨处罚已经是没跑了,可她还是希望顾时卿别把这老师得罪得太狠,以免之后可能会受到针对。

  听安希妍这么一说,刘静蓉倒没急着下定论,只是道:“先把他叫醒了再说。”

  之后才过几秒,顾时卿就幽幽地睁开了眼睛。这个时候,他的眼里闪过一道复杂的光彩,眼睛深邃好似宇宙的尽头,但却不是看破红尘的沧桑,反而透着几分纯净与厚重。

  他的表情是茫然的,就像,饱睡之后的一脸懵懂。

  刘静蓉见此脸上瞬间凝了一层寒霜,咬着牙道:“这位同学,你刚才是睡着了吗?”

  顾时卿转头看着老师,犹豫了下,无视安希妍对他疯狂使眼色,道:“是的。”

  顾时卿的坦然,在刘静蓉看来却是不知悔改,她现在真的生气了,“很好,把你的课堂笔记给我看看!”

  既然他之前在睡觉,那笔记本上肯定空空如也,她要拿来给全班人展示,让他知道自己是多么不知羞耻!

  顾时卿还在犹豫,刘静蓉就一把抓起他面前的书本,拿在手中看了起来。果然,笔记本上没有这堂课的笔记,但是......

  “这是,你写的?”半晌后,刘静蓉不可置信地望着顾时卿道。

  顾时卿眉头微皱,看到刘静蓉手指的正是他刚才写的那首歌,点头道:“是的。”

  刘静蓉略一思量,又道:“也就是说,五线谱这些你都已经掌握了?”

  “算是吧。”顾时卿道。

  刘静蓉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道:“现在还在上课,我不能为你浪费了大家时间。笔记本我就先没收了,想拿的话下课去办公室找我。”说罢,她就重新回讲台讲课去了。

  这一举动,别说顾时卿这个当事人,全班所有同学都一脸懵。没收个笔记本就完事儿了?连后面去罚站都不用?这还是那个即使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失误,也会死抓着学生不放的老巫婆吗?

  安希妍忍不住好奇道:“你笔记本上到底写了什么?老师怎么会这种反应?”

  “写了一首歌。”顾时卿轻描淡写地说完,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懂老师这奇怪的反应。

  “写了一首歌?!”安希妍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反问。

  这家伙才转到音乐科学了不到两周,先不论歌曲质量如何,居然已经能写出一首歌来?怎么听都像是天方夜谭。要不是清楚顾时卿不会也没必要骗她,安希妍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摸底考试顾时卿艺术科考了多少分,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除了天才,安希妍想不到别的解释了。那可是高深的创作领域啊!

  下课后,顾时卿摆脱缠着他问个不停的安希妍,径直朝刘老师办公室走去。

  那本笔记本对顾时卿来说不具有重要性,那首歌他也可以一字不错默写出来。但这件事的本质实际上是他和刘老师的矛盾,所以他必须去,求得原谅也好,化解误会也罢,只希望这位在学生间传为老巫婆的老师别对他太狠。

  顺带一提,顾时卿现在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