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前夜(下)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3375 2019.10.12 17:29

  在和乐融融的氛围中吃过晚饭,顾时卿就被后妈扯着问了一大通有关公司的事,什么小璃在公司听不听话,有没有给他惹麻烦,接下来的日程又如何安排,等等等等。为了满足后妈的好奇心以及不让她担心,顾时卿自然事无巨细不厌其烦地讲给了她。等到后妈实在找不到问题问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接近十点。期间顾小璃虽然也被后妈逮着询问、求证,以及叮嘱了两句,但小丫头在半途就借口洗澡开溜了。

  家里虽然有两间浴室,一楼一间二楼一间,但他们通常习惯用二楼的,所以晚上洗澡的话也要排队。后妈正是知道这点才放小璃先行离开。

  顾时卿摆脱了后妈的纠缠,上至二楼,顾小璃正从浴室里出来。穿着粉色浴袍的她头发湿漉漉的,肤色绯红,周身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

  看到顾时卿,小丫头一怔,继而脸色有些不自然道:“刚才你进我房间放东西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

  看到什么?看到你房间一团乱吗?瞧着顾小璃那紧张兮兮似担忧又似害怕的神色,顾时卿猜这丫头指定是怕自己借此奚落她。这心高气傲的丫头从来只有她抓着顾时卿把柄欺负的时候,怎么能受得了自己的把柄落到他手里?

  顾时卿微不可查地狡黠一笑,装傻道:“能看到什么?你这问题好奇怪。”

  顾小璃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绯红的脸色也不知是沐浴后的余热还是羞赧,她眼睛望着左边,不直视顾时卿道:“没什么,没看到就算了。”

  她不敢肯定床上的一团乱到底是妈妈帮她收拾的,还是顾时卿刚刚进去收拾的。按理来说陈芝琳给她收拾的话,她今晚回家肯定会被数落一番,因为妈妈时常强调、要求她做个爱干净的女孩子。而如果是顾时卿收拾的,她觉得他没理由不嘲笑自己一番......

  很奇怪。不过既然顾时卿没说,顾小璃倒也不至于笨得不打自招。

  看着哥哥不明所以的憨傻表情,顾小璃收回心思,习惯性地命令道:“过来帮我吹头发。”

  顾时卿今天虽然没怎么忙,没怎么出汗,但不洗澡就睡觉他不习惯,“现在已经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去公司,你自己吹不行吗?我也要洗澡。”

  顾小璃翻着死鱼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顾时卿道:“你吹不吹?不吹我就告诉希妍姐姐你背着她和别的女人约会,还给人家买了件衣服作礼物。”

  “你......我吹。”

  这死丫头真是什么都敢说!明明促成这一切你也起着主导者的作用......而且,不幸的是,给郑蒽地买完衣服就陪心情不好的郑绣晶聊天玩游戏,回到家吃过饭又被后妈拉着问长问短,顾时卿真没法抽出空来给安希妍坦白这件事。如果这个时候小璃先一步去告密,就算安希妍不全信,但也保不齐会胡乱怀疑些什么......

  顾时卿耷拉着脑袋去取电吹风,顾小璃则搬了张折叠小凳子坐在浴室外面的墙镜前。看着小丫头闭上眼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顾时卿认命般叹了口气,开始为她吹头发。

  小丫头年纪虽小,头发却又密又长,尽管不至于达到腰迹,却也能盖住大半个背部,而且乌黑油亮,摸起来如绸缎般丝滑。

  顾时卿一边用五指梳理着头发,一边控制风向,使其加速变干。顾小璃依然闭着眼睛,嘴角勾起,眉眼弯弯,一副小猫咪受主人抚摸时的享受表情。

  顾时卿看着顾小璃的表情心底也有些自得,不是吹牛,他吹头发的手艺在挑剔的顾小璃长期使唤调教下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准。不止如此,其他闲杂事例如扎头发、找失物,他也能熟练应付......想到这里,顾时卿突然回忆起顾小璃那个论坛ID“我的奴隶是我哥”,客观来讲,貌似自己的情况确实还挺符合?

  不对,那绝对是侮辱!

  顾时卿心情一激动,手一抖,电吹风就靠得顾小璃的皮肤近了,瞬间烫得小丫头大叫一声,“烫死我了!好痛!”

  犯了失误,顾时卿羞愧难当,第一时间关了电吹风,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唉,自己也真是的,虽然顾小璃那个ID有辱自己的人格,可她毕竟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而且后来也改掉了。想到这里,顾时卿越发愧疚,忐忑道:“要不,还是你自己吹吧?”

  顾小璃回头气鼓鼓地瞪了自己哥哥一眼,强硬道:“不行!要做事情就要做完。”

  “好吧,我会加倍小心的。”虽然被拒绝了,顾时卿却是舒了口气,看来刚刚应该只是极短的一下,小丫头叫得有些夸张,实际上没什么大事,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自己继续给她吹。

  接下来的时间顾时卿越发小心翼翼,直到结束都没再犯过一次失误。事实上他以前就从来不犯失误的,只是这次心态有所动摇。

  吹完头发,顾时卿放下电吹风,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掏出兜里的手机接通,顾小璃仍对着镜子在整理发型。而当顾时卿接通后,小丫头的耳朵明显竖了起来。

  “喂,希妍。”

  看来显,电话就是安希妍打来的。之所以将她的名字大声说出来,就是想告诉顾小璃别想着打小报告,顾时卿现在就会把下午的事告诉安希妍。因为在过去顾小璃出尔反尔的事可干过不少,每次都让顾时卿内牛满面、苦不堪言......

  从镜子里看到哥哥暗藏警告与嘚瑟意味的眼神,顾小璃嫌他无聊似的撇了撇嘴,头发也不弄了,直接起身朝自己卧室走去,关门前还不忘吩咐一句“别忘了把折叠凳放回去”。

  “今天在公司忙了一天你不累吗?还不睡呀?”昨天就知道顾时卿今天会去公司的安希妍明知故问道。

  顾时卿一边收拾折叠凳,一边笑着回道:“想你呀,要是每天不和你说两句话,我会睡不着觉的。”

  安希妍忍不住窃喜地笑了两声,顾时卿仿佛可以想象到她羞红的脸颊,嗔道:“呸,油嘴滑舌的骗谁呢!”

  顾时卿得了便宜还卖乖道:“这不是油嘴滑舌,是实话实说!你看我不是天天都给你打电话吗?”

  安希妍笑道:“胡说,今天明明是我打给你的。”

  “结果还是不一样吗?亲爱的。”

  “你再这样我挂咯?”

  虽说是安希妍主动告白,但这女孩子内里其实挺传统和羞涩。顾时卿和她交往这段时间发现,如果他说一些太过亲密的话,反倒是安希妍先承受不住。

  顾时卿急道:“别挂呀!我还有事没说呢。”

  “哼,我就知道你突然这么殷勤一定有问题。”

  “没有问题。就是下午发生了一件事,我还遇到郑绣晶了,想跟你说一下......”顾时卿一五一十地说明了给郑蒽地买衣服,准确来说是借钱给她买衣服的事。

  说完后,电话里一时没有回答,顾时卿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变得不规则起来。他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只是给别的女孩子买衣服这样的事,他觉得应该跟自己的女朋友交代一下,他觉得她会在意。哪怕事实上,他只是单纯地想帮助郑蒽地,而不是抱有别的心思。

  就在顾时卿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听筒里终于传来了回答,“就这事啊?绣晶早就告诉我了。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忍心看别人受伤。而且你有那个能力。能够帮助到别人是好事啊。”

  “那就好。”顾时卿感觉有些脱力一般答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紧张。

  “嘻嘻,你害怕了?其实我打电话来就是想问你这件事的。”

  顾时卿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你生气了?”

  “没有。如果你不主动坦白的话就不一定了。”

  “......”安希妍的语气不像开玩笑,顾时卿不知该说什么了。

  话锋又一转,安希妍突然道:“不止没有生气,我现在其实还很开心呢。”

  顾时卿动了动僵硬的嘴唇,“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很在乎我。”

  ......

  洗完澡出来,去了心病的顾时卿浑身舒畅。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例行检查般浏览了下风云音乐网,然后进入微客网页版,了解时事热点。在公司的时候,王博韬曾叮嘱过他,让他多留意新闻,了解社会形势,以免在公开场合犯错。顾时卿虽然还未意识到这些事的重要性,但既然部长叮嘱了他自然会对这些事情上心。

  在电脑屏幕前呆坐了大半个小时,顾时卿已经把今天的新闻看得差不多了。正在伸懒腰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接收到邮件的提示音。

  顾时卿重新趴回桌前,点开邮件一看,寄信人竟是许久没有联络的水乔舞。自从霓虹版的《PLANET》和《吃醋》传给她后,两人快大半个月没有联系,顾时卿都怀疑那丫头是不是把他忘了,或者把他耍了。

  没有事实能证明顾时卿的怀疑,他自然不会真的因此生气。

  认认真真看完邮件,顾时卿原本舒畅的心情更加开心了。原来那丫头不是把他忘了,而是这段时间太忙。她在为《PLANET》和《吃醋》编排舞蹈,而且自己拍摄,这段时间都沉浸到这些事里去了。现在,她已经拍摄好了MV,翻唱也已经完成,明天就要上传到NICONICO,再次出道!

  除此之外水乔舞还在邮件里诚挚地道了歉,希望顾时卿能够原谅她这段时间的不联系,同时还希望能收到他为她再次出道的祝福。

  顾时卿心情好,自然有求必应,及时回复了邮件。何况他本来就没为此生气。并且他也在邮件里阐明了自己的近况,过两天他就要上节目正式出道了,他希望和水乔舞一起互相勉励。

  顾时卿是诚心的想交水乔舞这个朋友,而且他心中女团计划的候选名单上一直有她的名字。他承认他是带上了一点私心,但有时候私心对于维系友谊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