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郑绣晶(求推荐、收藏)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5628 2019.06.21 09:00

  红枫叶小区是昳城市首屈一指的高档住宅区,入住人员多为社会名流,包括政商界精英,演艺圈大明星,以及海归富豪等。小区绿化面积超过三分之一,隔音降噪效果极佳,即使身处热闹繁华的市中心,小区内依然安宁幽静。尤其以红枫作为行道树的特色,每到秋季枫叶中花青素增多,一眼望去火红一片。在小区内穿梭,仿佛就是行走于童话世界中,浪漫而又令人震撼。

  郑绣晶小时候随父母生活在大平洋对岸,归国后正是看中了红枫叶小区秋天迷人的景观,才决定在此买房入住。郑父郑母曾在对岸从事体育相关行业,也涉足投资事业运营,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资产,故而可以较为轻松地在红枫叶小区安家落户。

  如今,郑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却已不再是郑父郑母负责,而是他们的大女儿郑绣妍。

  郑绣妍完全可称天才般的人物,从17岁开始涉足时尚行业,到二十出头就已经闯出一片天,自主创立轻奢时尚品牌B&E并担任公司总裁及总设计师。公司产品包括服装、墨镜、丝巾等,以永恒经典和极简主义的风格在年轻人群体中受到追捧,有口皆碑,单价通常位于1000元以上......

  郑绣晶对姐姐的感情极其复杂,喜欢、羡慕和嫉妒皆有,一方面为有这样的姐姐感到骄傲,一方面又因姐姐的光芒太耀眼而自惭形秽。所以,郑绣晶在学校虽然是明星人物,却一点不会感到开心、满足,她也从来不会跟人说郑绣妍是她姐姐。

  姐姐郑绣妍一直是郑绣晶想要追逐的目标。郑绣晶有属于自己的傲气,等到超过或者拥有和姐姐有平起平坐资格的时候,她才会正大光明地向世人宣告她是郑绣妍的妹妹,而郑绣妍是她的姐姐。

  怀着此种复杂的心情,郑绣晶最终还是选了一身B&E的服装。在青虹学院的学生当中,谁身上只要穿着一件B&E的单品,绝对会成为大家眼中最耀眼的明星,何况是全套。

  扣上最后一颗纽扣,郑绣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颇为满意的微笑。

  镜子里的她,上穿硬领白衬衣,系藏青色小领结,外罩粉蓝格子夹杂渐变彩色的涤棉外套,下着杏色百褶裙,搭配黑色过膝长筒袜,整体曲线玲珑有致,不失活力,经典的搭配极致凸显出少女青春靓丽的本质魅力,无论出现在哪个场合,她都是一抹谁也不能忽视的靓色。

  对着镜子将头发打理成中分,把额头两边的秀发卷成不对称的弧度,使其看起来更加富有突破刻板的灵活魅力,郑绣晶这才舒了口气。

  最后,她又挑了顶孔雀蓝的贝雷帽戴上,挎上小包,才出门前往约定的地点。

  今天,郑绣晶要去参加一场同年级的联谊会。

  郑绣晶对联谊会这种活动本来没多少兴趣,但拗不过端木和安希妍轮番的盛情邀请,最后只能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当然,她自己多少也抱了一丝交真正的新朋友的希望。据说参加的人是他们俩精挑细选的,都是比较有内涵的人。

  郑绣晶真正认可的朋友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因为周围刻意讨好,想和她交朋友的人太多,她很难感受到那些人的真心。

  想到这里,郑绣晶的眼前不禁浮现一个讨厌的身影。那身影叫顾时卿,是隔壁班一个不起眼的家伙。本来,意外相识再经过流星雨事件,她对这个人是比较欣赏的,因为他既不会刻意讨好她,从他对待身边人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他是个善解人意,思虑周全的人。

  然而,他的好性格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仿佛就消失了,既不宽容,言辞也十分伤人。好吧,她承认自己是说过一些过分的话,但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就不能大气点吗?

  而且自己当初明明是担心他的歌不能通过,想劝他认真练习……真是可恶至极,后来居然还来故意审核羞辱我一番……不过他好像说他不知道资格已经定下来的事,经过他的班主任求证,貌似他说的确实是实话……

  但是,不管怎样,总之就是他的错!以为低姿态找我和解,我就会原谅你?没门!

  那个笨蛋又来找了三四次,好像让她有点动摇了……不过,他们三个商量作战计划,而且是向裴学姐发起挑战,居然不带上她,她对这种事可是非常感兴趣的——她忘了是她自己拒绝的,是不是故意忘掉就不知道了——总之,她又生气了。

  他像个究极大笨蛋一样,一下课就来找她和解,她反正是不可能答应的,她必须这样做,她的态度表现得很坚决。为什么还坚持来?啊,她都烦了,装看不到好了。

  听说那家伙用自己写的歌在学校收获了不小的人气,想不到还挺有才……不过,看他那意气风发的模样就有点不爽,凭什么跟她闹掰后还能过得这么开心?!

  又听说裴学姐使了阴招,让那家伙颜面尽失,拉票计划失败了,原谅她不厚道的笑个不停。裴学姐从此就是她的偶像,她太喜欢她了……可是,好吧,那家伙也有那么一点点可怜。如果她之前没有猜错,他应该是喜欢裴学姐的,被喜欢的人这样对待,哈哈呃……自己都觉得过分,笑不出来了,突然蛮同情他的……

  如果他下次还来找我和解,我是不是该给他一次机会呢?郑绣晶这样问自己。

  ——

  从利用软件呼叫的高档轿车上下来,郑绣晶礼貌地和司机道别,然后转身望向此行的目的地。

  虽然明明有更便宜的普通车型可以呼叫,但郑绣晶实在受不了里面的汽油味儿,所以即使多花一点钱她也愿意,而且认为有必要。

  进入艾美酒店大楼,乘电梯上七层,到了海鲜自助餐厅外,郑绣晶脸上浮现一抹自信的笑容,随后推门而入。面对可能的新朋友,自然要展现最美好的一面。

  上楼之前就电话告知安希妍等人自己的到来,郑绣晶进店后很快就发现他们正向自己招手,于是加快步子走了过去。

  落座后,略一扫量,除了安希妍和端木皇子,另外四人都是生面孔。他们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目光难掩惊艳,不过没有长时间停留就收回,然后起身招呼问好,显得谈吐举止都比较大方得体,不会让人心生不快,郑绣晶的期待不由提高了几分。

  长桌位于餐厅一角,两边椅子对称安置,八去其七,唯有安希妍对面还空着一个位置。郑绣晶注意到这个现象,觉得有些异常,问安希妍道:“希妍,还有人要来吗?”

  安希妍看了眼坐自己旁边的郑绣晶,眉宇间凝着愁绪,似乎觉得有些对不住她,颇为勉强地笑着道:“嗯,稍等一会儿,他马上就来,来了我们就开始吃吧。”

  郑绣晶秀眉微蹙着点了点头,“好,那就再等等。”

  ——

  不到五分钟之后,顾时卿从海鲜餐厅外面走进来。刚一进店,他就闻到一股混合在一起却依然很好闻的食物香气,依稀可以辨出其中几道是来自蛤蜊汤、蟹黄和蒜泥小龙虾。

  如此美味在前,郑绣晶就是再生气也不会把自己赶出去吧。

  顾时卿轻车熟路前往安希妍和端木所在的餐桌。其实早在半个小时前他就来此踩点过,但为了避免郑绣晶来的时候,看见他转身就走,所以他先去了旁边的奶茶店等候。刚才接到安希妍通知,他才不紧不慢地赶过来。

  顾时卿走过去的时候没有刻意招呼,安希妍等人看到了也没作任何表态,所以直到他在安希妍对面坐下,郑绣晶才恍然发现了这个骗局。

  “你怎么会?!郑绣晶赫然起身,愤恨地瞪了顾时卿一眼,蹙眉一想明白其中缘由,瞬间分别看了一眼左右的安希妍和端木皇子,脸上写满了遭到背叛的表情,“你们?!”

  安希妍和端木皇子生怕郑绣晶愤然离席而去,赶紧一人拉住她的一只手。安希妍劝道:“你先别生气,绣晶。我知道我跟端木合伙骗了你,是对不起你,我先向你道歉。”

  端木皇子紧跟着说道:“是啊,绣晶,要怪你就怪我们吧。但是你先别走好吗?”

  郑绣晶咬着下唇撇过脸去,不愿听他们解释,也不愿看到安希妍的脸,但无论转左边还是右边,面前都是“背叛”了自己的朋友,气得她差点跳脚。想要跑开,可背后是墙,面前是餐桌,两边又是像商量好了要堵她去路似的安希妍和端木皇子,她终于忍无可忍,一边跺脚,一边气得要崩溃似地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委屈的眼泪几乎就要跑出郑绣晶的眼眶了。

  最后,她只好把目光投向对面那个只知道名字叫“刘铁”的陌生人身上,期望他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然而,那家伙不仅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装没看见似的一直吃,简直要把脑袋都埋到盘子里去了。

  郑绣晶又怎会知道,那四个参加联谊会的同学不过是安希妍和端木皇子请来的演员罢了。他们来这里只负责吃东西,其他的一概不管......

  见郑绣晶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顾时卿赶紧抓住机会上前道:“绣晶,这件事不怪他们两个,要恨你就恨我,是我强迫他们把你约出来的。”

  郑绣晶冷笑一声,充满鄙夷的目光定在顾时卿脸上,“我就知道,顾时卿你简直不能再恶劣了!还有,谁允许你叫我绣晶的?”

  “我……”顾时卿抿了抿嘴,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让自己看起来更真挚一些,“不管你有多恨我,不管你现在对我说出多么过分的话,我都不介意。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之间的矛盾都是因为误会而起,当我明白过来之后,我向你道歉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去查证……总之,我觉得我们之间那点误会怎么也不至于到绝交的程度,而且端木跟你之间的关系也不应该受到你我之间的影响,他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

  就算今天不能求得郑绣晶的原谅,顾时卿也希望她能公平对待端木皇子。他不想因为自己而坏了朋友的好事。

  郑绣晶依旧面无表情,略施粉黛的脸颊下是缺乏生气的雪白,她双手环着胸道:“我跟端木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普通朋友之间略有疏远也很正常,用不着你瞎操心。而且,我跟谁交朋友都不会受你的影响,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至于你说我们之间有误会,或许有吧,但我愿不愿意跟你和好与那些事没多大关系。全由我心情决定。”

  “心情?”顾时卿一怔,“那你心情好了是不是就能原谅我?”

  郑绣晶嘴角勾起,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其中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狡黠,“还是不能。”

  别说顾时卿,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看傻了眼,郑绣晶这到底是啥意思?明明说看心情决定,人家有意让你高兴,可怎么还是不答应呢?

  虽然表面上看郑绣晶有耍顾时卿的嫌疑,不过这次的态度与以往的决绝相比已大为不同,顾时卿隐约看到了一丝希望,强忍着吐血的冲动,询问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是呀绣晶,你快说嘛,你说出来这家伙肯定会努力去完成的。”安希妍帮衬道。

  端木皇子也道:“我作证,这家伙看起来木头木脑的,不过认定一件事肯定会坚持做下去的。”

  完全不理会两个叛徒的话语,郑绣晶支着下巴认真思量,水润的双眸突然一亮,道:“你会滑冰吗?”

  滑滑梯他会,滑冰嘛……顾时卿愣道:“不会,怎么了?”

  “不会就好。”

  郑绣晶一拍手道:“虽然你好像很有诚心的样子,但我还是不太相信。这样吧,为了证明你想跟我和解的决心,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只要你的花样滑冰技术超过我,我就原谅你。”

  “花……花样滑冰技术?!”

  顾时卿嘴角抽搐,他连普通滑冰的技术都一般般,何况是花样滑冰。虽然对这花样滑冰知之甚少,顾时卿凭常识也知道这绝对是个极具挑战性的技术活。不仅要学会,还要超过之前见识过一次,看起来实力就非常厉害的郑绣晶……

  何况以郑绣晶的性格,会给自己设置轻松就能完成的任务吗?

  见顾时卿一副痴呆相,郑绣晶撇着嘴道:“怎么,不愿意吗?”

  顾时卿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赶紧堆起笑脸道:“不,不是,我愿意。”

  虽然知道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也总比之前完全不给机会的好。

  听了顾时卿和郑绣晶之间的对话,知晓两人天渊般的差距,端木皇子道:“时卿他之前从来没练过花样滑冰,而绣晶你的技术又那么厉害,这个……难度是不是太大了点?”

  见状,安希妍也劝道:“是呀绣晶,要不换个稍微简单一点的?时卿他为了跟你和解真的下了很大决心的。”

  “你们两个说的都没错,都很合情理。”

  郑绣晶装作理解似的深深点头,抬起头来却又以恶狠狠的神色看向两个叛徒,道:“希妍你说他下的决心大,而端木你又承认这个要求难度高,你们两个都认可,这样不是正好吗?顾时卿做到了我就心服口服,跟他和解啊?”

  安希妍和端木皇子还想再劝,顾时卿却先他们一步道:“好了,不用再说了。我既然说了我愿意,我就一定会做到。如果我做不到只能说明我不配和你做朋友……等我完成了你的要求,希望你到时候别出尔反尔就好。”

  郑绣晶自信一笑,道:“我虽然是个女孩子,一言既出,八匹马却也拉不回来!”

  以意料之外的方式达成了今晚的目的,顾时卿、安希妍和端木皇子不由短暂地陷入了茫然无措的状态。

  郑绣晶见此情形,莞尔笑道:“怎么一个个都呆呆的不动了,不是来吃海鲜大餐的吗?”

  “啊,是。”

  “快吃吧,都要煮烂了。”

  “那个茄汁梭子蟹不错,快尝尝。”

  ——

  这是一家自助海鲜餐厅,用餐过程中,顾时卿表现得很是殷勤,郑绣晶说想吃什么他就去帮忙盛,想喝什么也第一时间给她倒上。惹得安希妍踩了他好几脚。顾时卿莫名其妙,只能把两位美女都伺候上,才免去了脚趾被踩烂的命运。

  最后将一碟甜点拿来放到桌上,顾时卿总算可以休息会儿。

  正要伸手去拿麻辣小龙虾,顾时卿就看到郑绣晶突然笑眯眯地夹着剥好的一坨虾肉递到面前,说:“奖励你的。”

  顾时卿愣了一下,“诶?”

  “看你今晚表现得不错,奖励你的。”郑绣晶左手拿着托盘,防止右手夹的虾肉落到锅里,似嗔非嗔地白了顾时卿一眼,“不要?!不要我就扔了?”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顾时卿花了些时间才反应过来,讪笑着慌里慌张去接,郑绣晶却退了一步,嗔道:“我喂你!”

  “这......”顾时卿瞥见周围人人含笑,颇为不好意思的脸一红,“好吧。”

  其实顾时卿也不是没有一点防备之心,刚才主动去接就是怕郑绣晶中途撤开,让他咬一口空气,大出洋相。

  不过现在这样的局面,虽然有点让人害羞,但不接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

  顾时卿顺利地将取自三只小龙虾,叠在一起的虾肉球包进嘴里,两边腮帮子都鼓起了不小的弧度,嚼了两口发现味道麻辣,美味而且正常,便安心地加速咀嚼起来。

  狠狠地再咬一口下去,顾时卿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安希妍和端木,尤其是郑绣晶都一动不动期待地看着他,仿佛马上就有一出好戏上演似的。

  不及细想,顾时卿感觉自己口腔突然像是有一座火山轰的喷发了,灼热的气流横冲直撞,突破泪腺,直达脑门,一瞬间泪水夺眶而出,额头细密的汗水遍布,刺激得他大叫出声来。

  “啊!嘶呼~辣死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

  安希妍和端木皇子都是一副既抱歉又忍不住笑的表情,郑绣晶则丝毫不顾及形象地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

  啊西八,这芥末起码有小拇指大的量了吧,该死的还塞在虾肉球最里面,害的他大意地认真嚼了几口……顾时卿辣得眼泪直流,赶紧拿起冰阔落猛灌两口,才觉得舒坦了些,幽怨地看着郑绣晶道:“郑绣晶,你好狠的心!”

  郑绣晶翘着嘴哼了一声,“这是对你这么晚才来找我和解的惩罚。”

  “我……”顾时卿欲哭无泪,“明明是你不愿见我的好不好……”

  “我不管,反正就是你的错。”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