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多余的解释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3187 2019.07.18 23:25

  顾时卿此话并非虚言,现在全国大力扫黑除恶,作为新兴直辖市的昳城尤为重视这方面的事。

  在宋泽玉三人被捕的一周内,宋家人使尽浑身解数,蛇道鼠道光明大道都行不通,未能将儿子保释出来。而且,这一周内宋泽玉因强奸、强奸未遂等罪名被拘留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闹得昳城人尽皆知。大势所趋,之前忍气吞声的受害者们,不论有否从宋泽玉方受益,此时都站出来痛打落水狗,誓要将此祸害绳之以法。

  一周再过一周,此次案件执行效率之快前所未有。当顾时卿和裴洙玹作为证人最后一次从昳城地方检察厅出来,宋泽玉已经被判下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天空刮着寒冷的风,虽不猛烈,但却寒得刺骨。纷纷扬扬的小雪下个不停,如羊毛,如飘絮,昭示着冬天的来临。

  这件事,裴洙玹在乎自己的声誉,没有告诉家里人,所以没人来陪她出庭。登上媒体的她的照片自然也是打了马赛克的。顾时卿同样没告诉别人。因为一旦有更多的人知道,裴洙玹是受害者这件事注定会传开。

  虽然两人都清楚这件事肯定瞒不住,因为当事人还有宋泽玉一方,但能多瞒一天是一天。这样心里会舒服点,哪怕是自欺欺人。

  顾时卿紧了紧黑色的大衣,风仍然从袖口、领口之类的缝隙钻进来,将体表少量的暖气带走,留下遍体寒意。虽然如此,但比起只穿了米色毛衣,外罩红黑拼接色外套的裴洙玹好得多。

  我应该把大衣给她披上吗?顾时卿心想,没资格。

  站在萧索的检察厅门外,顾时卿犹豫了下,对裴洙玹道:“宋泽玉现在进了监狱,他的家人并不知道自己儿子干下的这些丑事,很生气,在努力补偿那些受害者们,以求赎罪。所以,他们应该不会采取报复行动。我们算是失去了后顾之忧,这件事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但是有件事,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

  裴洙玹仰头看着顾时卿,那张脸好似与雪花争辉一般,白而耀眼。上天真的不公,怎么可以将这样一张漂亮的脸赐予凡人,又或者,她本来就是天上的神女?

  裴洙玹面色不悦,反问道:“难道不该是你先给我一个解释吗?”

  顾时卿面色坦然道:“我先前就说过了,我做的那一切都是为了救你,将宋泽玉绳之以法。至于手段、过程可能会让你产生些许误会,但那都是假的,都只是演戏,你不能当真!”

  裴洙玹缓缓摇头,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顾时卿道:“雁过留影,说出去的话也会留下痕迹。我做不到将那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你这个人,真的很可怕。”

  顾时卿不可置信地眼睛微睁,“那你讨厌这个样子的我吗?”

  裴洙玹再次摇头,唇色浅淡的嘴唇动了动,“不,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不会这样做的吧?所以,我有什么资格讨厌你呢?”

  还有一点裴洙玹没说,这个世界是“可怕”的人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的,而到了那时候,我们不会将它称之为“可怕”,而是一个听起来美好而强大,令人敬佩的词。所以这一点,她是欣赏他的。他让她看到了他的另一面,不坏的一面。

  顾时卿情不自禁一笑,问道:“那......我的解释你满意吗?”

  裴洙玹耸了耸肩,撇着嘴道:“嗯~就那样吧。”

  顾时卿无语道:“学姐是真的很严格啊……”

  裴洙玹转头看向雪花飘落的天空,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她对着天空说道:“至于你想要的解释,我心情好的时候就可以说给你听。我现在肚子饿了,心情不好,要吃饱了心情才会好的。”

  “那我请学姐吃饭?”

  ——

  到了冬天,御寒暖胃的吃食,莫过于火锅。半个小时后,两人就来到一家火锅店,点了一个最小锅,各自要了些蔬菜和肉。火锅的食用方式,就是方便自由得紧。

  吃了十几分钟后,顾时卿已经热得额头冒汗,将大衣脱下来放到一边。裴洙玹也把外套脱下来盖在大腿上,露出里面不薄不厚的杏色毛衣。毛衣包裹着的身体曲线优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山丘低矮,几乎隐形。

  不过,有裴洙玹这样漂亮的一张脸,谁还会去注意别的?

  每当顾时卿看着裴洙玹的脸的时候,他总是会忽略掉她身上其他的东西,例如佩戴了什么样式的耳环,什么材质的项链,甚至有没有佩戴都不得而知。

  经过这番进食,吸收热量,两人的脸色都红润许多,精气神也都提了上来。出庭作证属实是件让人身心俱疲的苦差啊。

  注意到裴洙玹辣得嘶呼出气,顾时卿问道:“要不要喝点饮料?王多宝凉茶,或者润怡?”

  裴洙玹也不客气,直接要了两瓶润怡豆奶。顾时卿自己则要了瓶冻啤酒。由于东云国没有明文禁止未成年人不许喝酒,像顾时卿这个年纪的人,喝啤酒是十分常见的事。

  顾时卿打开昳城啤酒的瓶盖给自己倒了杯,酒瓶刚放下,就被裴洙玹拿了过去。

  顾时卿吃惊道:“学姐你也要喝吗?”

  裴洙玹摇头道:“我从来没喝过酒,就是有点好奇,酒到底是什么滋味,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它。”

  顾时卿道:“我刚开始喝的时候,单纯用它来解渴,但其实味道并不怎样,还不如普通的汽水。后来吃火锅的时候喝它,莫名就觉得很舒服。明明喝了它,肚子会有点涨,还是忍不住。每次我都是喝得脑子有一点迷迷糊糊就不喝了。那种迷糊的感觉很怪,有点轻飘飘的,像走在云端,让人上瘾。记得刚接触的时候,很新奇,我喝完了说,啊,这就是微醺的感觉吗,我也喝酒了,喝醉了,像大人一样,真奇妙啊。”

  裴洙玹蹙起眉道:“有你说的那么离谱吗?”

  顾时卿摆手道:“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罢了。学姐,我这样说可不是怂恿你喝酒,毕竟喝酒误事的例子也很多。所以,你就当个故事,听过就忘了吧。”

  裴洙玹抿着嘴唇,突然道:“不,我要喝,只喝一杯。”|

  说罢,她就自顾自拿干净杯子倒了一杯。金黄的酒液,细小的气泡,在透明的玻璃杯里,看起来好看极了。

  不作浅尝,她仰头闭眼一口气就喝完。喝完之后,她面露苦色,随后长出一口气,道:“也没什么嘛,不过,味道确实不咋滴。”

  “额……”顾时卿无言以对。

  喝了这杯酒,仿佛就打开了裴洙玹的话匣子。她不无怨艾地对顾时卿道:“我知道,你因为我粉丝造谣抹黑你的事,一直记恨在心。但是,并不是我指使他们那样做的。不管你信不信。一开始粉丝们是瞒着我做的,所以那天你来找我对峙,我根本不清楚情况,反而让你误会加深。后来我知道了,想去找你解释。毕竟谁也不想莫名其妙让人误会。可在那个时候,你们班主任居然来找我了,她希望我不要向你解释,让你死了对我的那条心。因为那个时候的你,已经显露了音乐上的天赋,不能被这种情情爱爱的事耽误前程。而我,毕竟是我粉丝做的事,要说与我半点关系也没有是不可能的,我要为他们做的事负责。所以,我只能将责任都担在自己身上。于是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你们班主任。”

  说完,裴洙玹又倒了一杯啤酒喝掉,痛快得像酒场老手。而顾时卿,他就愣着,呆呆地望着脸颊抹着诱人酡红的裴洙玹,一动不动。

  不需要任何证明,顾时卿就相信裴洙玹说的就是事实。因为相信了这个事实,天空飘着多少片雪花,他此时的心情就有多复杂。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讨厌裴洙玹的理由,好不容易将她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降下一个层次。而现在,这算什么事?她的形象不仅没跌落,反而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让他欣喜、感动。以往那些念头,那些断掉的丝线,重新萌芽、连结,宛如烧不尽的野草,生机勃发。

  如此美好的人儿,怎能不叫人喜爱?

  顾时卿脸上的表情亦很复杂,如他心情的写照。裴洙玹的形象确实回来了,他也再度萌生了那些念头,但是,这些念头只会成为念头。他失去了付诸行动的勇气,获得了平常面对裴洙玹的勇气。因为说到底,裴洙玹现在的形象与以往不同了,更生动,但不再是神圣不可侵犯。可是,顾时卿总觉得仿佛只要他敢贸然行动,就会有灾难降临到他的头上。所以,只要裴洙玹过得开心快乐就好,因为看着开心快乐的她的自己,也会跟着开心快乐。

  顾时卿想了很久,最后诚恳地说道:“对不起,学姐。我误会你了。”

  裴洙玹脸上浮着有些飘忽的笑容,就像,喝醉了一样?她无所谓地摆摆手道:“没关系的。这种事本来就说不清什么对得起对不起。虽然是误会,但这次你不计前嫌救了我,我应该感谢你的。说吧,你想要什么感谢?”

  裴洙玹一边说着,一边凑近顾时卿的面庞。粉面桃腮,吐气如兰,好不诱人。她媚眼如丝地盯着顾时卿道:“以身相许怎么样?”

  顾时卿心跳如擂鼓,狂咽一口唾沫,尚未想好如何说辞,裴洙玹已经一头栽倒在桌上,醉得不省人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