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学花滑我是认真的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4635 2019.06.23 09:00

  在来滑冰场之前,顾时卿通过网络做过一些功课,对花样滑冰有初步了解。

  花样滑冰分为单人滑和双人滑,双人滑中还包含冰上舞蹈。他和郑绣晶一个月后将要比拼的是单人滑。单人滑的技术动作要素包括跳跃、旋转、接续步、燕式步等等,其中对跳跃要求最高,因此单人滑通常也代表了选手能达到的最高跳跃难度……甚至于脚上穿的滑冰鞋,花样滑冰的滑冰鞋与普通滑冰鞋也有所不同,它的前端有“刀齿”,而刀齿又主要应用在跳跃中,不应用在滑行和旋转中……

  郑绣晶见人都到齐了,拍着手道:“大家先热热身,然后我们就开始。”

  “好的。”

  话音落下,包括郑绣晶在内,顾时卿一行五人都开始活动起身子来,有的扭腰,有的抬腿,还有的做手掌撑地,只要是可以放松肌肉的动作都做。

  韧性较好的顾时卿轻松完成手掌触地的动作,抬眼看向周围,不禁莞尔一笑,上次五人齐聚,还是在一个多月前的玉琪山。谁能想到他们在经历不少曲折之后,会在这个地方重聚?

  当顾时卿的视线移到安希妍身上的时候,发现这妮子虽然穿了一身溜冰服,戴着护具,身形却一点不显臃肿,反而那纤瘦美腿和上身一起构成了一道诱人曲线,使看的人血脉偾张。

  郑绣晶也同样如此。两人的身材都极为优秀,没有谁比谁差。

  念及此,顾时卿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坚定的想法,以后他建立的女团,必须要有这两个人!

  “喂?!还撑着啊?你就不怕血液倒流得脑溢血吗?”

  郑绣晶一声吼把顾时卿从遐思中拉了回来。

  一起身,顾时卿就感到一阵头晕眼花,想来刚刚确实躬久了,嘴上却道:“你说话就不能好听点吗?什么脑溢血不脑溢血的,怎么能这样咒别人?!”

  郑绣晶翘着嘴道:“我就喜欢这样说话,你爱听不听!”

  顾时卿叹道:“随便你了。”

  其实顾时卿现在已经完全不介意郑绣晶偶尔毒舌了,这就是她的个性。在向后妈请教过何为朋友之后,顾时卿明白,有时候两个人之间,太过礼貌反而是生疏的表现,而如果尺度较大,彼此也都接受,其实才算真朋友。

  当然,郑绣晶目前还没答应和顾时卿和解。顾时卿也没自作多情到以为对方把自己当朋友的程度,只是郑绣晶作为他的免费花滑老师,他不得不尽学生的“本分”。

  看到顾时卿在郑绣晶面前毫无脾气的模样,就像被驯服的斗牛,安希妍和端木皇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而最喜欢看哥哥吃瘪的顾小璃自然笑得最欢。

  顾时卿眼里,郑绣晶极为可恶地等到众人都笑够了,才对他道:“现在开始教学,你可仔细看好了哦!”

  “好!”顾时卿应了一声,凝定心神,准备迎接她的表演。

  这场教学主要针对顾时卿,安希妍和端木皇子普通滑行自然不在话下,顾小璃也会滑冰。不过他们都留了下来,准备见识一下更有难度且更具美感的花样滑冰。至于他们愿不愿意学,什么时候开始学,以及学多少,就全看他们心情了。

  花样滑冰重点体现在花样两个字,正式表演通常要结合音乐以及故事,要用肢体语言和表情来表演一出戏剧。郑绣晶没有准备音乐和故事,现在要教给顾时卿的也是基础动作,所以,她只来了一段即兴花滑,特别点在于结合了所有她会的技术动作。

  郑绣晶之所以不从基础音乐的简单动作开始教学,是因为常规教学方法实在太慢,想要在一个月内达到她的水平几乎不可能。至于还有没有别的原因,就只有郑绣晶自己知道了。

  滑行半圈之后,只见郑绣晶轻盈一跃,仿若冰雪精灵在空中旋转两周,姿态优美之极,随后单腿落地,一腿后抬,双臂张开,像燕子点水一般在冰面滑行,再过一段距离,她双腿重回冰面,脚下步伐灵动,变换纷繁,跳跃接旋转,旋转接滑行,滑行再接跳跃......

  整个过程顾时卿看得目瞪口呆,应接不暇,眼花缭乱,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滑得真TM好看,学起来又真TM的难!

  “哇噢!”

  “Respect!”

  “滑得也太好看了吧!好厉害!”

  ......

  别说是顾时卿五人,其他来此溜冰的闲人和倚在护栏边唠嗑的观众们也都看得目瞪口呆,被郑绣晶高超的花滑技术,以及精彩的表演惊得呼声连连,不住鼓掌喝彩。

  不过,现场作为唯一学徒的顾时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没错,郑绣晶是滑得很好看,什么技术动作都展示了,可她这样是教学吗?炫技还差不多!

  顾时卿忿忿不已地想着,抬眼却看到郑绣晶结束表演后,径直滑到了他面前。顾时卿没好气道:“你就打算这样教吗?”

  “不是啊。”郑绣晶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顾时卿,“我刚刚只是热身。”

  顾时卿分明记得她在滑冰之前说的是那个时候就开始教学,让他仔细看清楚,现在又说热身......行吧,你现在是甲方,你说了算。

  顾时卿无可奈何道:“那你现在打算教我什么?我之前在网上可是做过功课的。”

  郑绣晶哪里还听不出顾时卿想说别坑他的意思,忍俊不禁道:“你放心,我会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慢慢教你的。”

  跟随郑绣晶深入冰场一段距离,顾时卿虽然站的还算稳,可两腿就是忍不住打颤。他会穿滑轮鞋滑旱冰,滑旱冰与真冰有不少相似之处,可冰刀到底跟滑轮不一样啊。

  郑绣晶见状恶作剧般拍了顾时卿一下,让后者集中注意力。

  顾时卿被吓了一大跳,身子前后晃了晃,好不容易稳住没栽倒,才哭丧着脸委屈地对郑绣晶叫道:“你干嘛呀?!”

  “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稳重点啊?”

  “我一百一十几斤,够重了。”

  “真是......好了,我先教你怎么滑行。呐,脚尖稍微分开一点,保持重心在两腿之间,稍稍屈膝,然后......”

  郑绣晶带着顾时卿在冰场内教学,顾小璃看得无聊,自己先滑着玩儿去了。安希妍和端木皇子当然也想跟着去玩,不过两人都一动不动,倚在护栏边目光炯炯地看着,由于教学不得不近距离接触的顾时卿和郑绣晶两人。

  瞧见顾时卿一个滑行失误撞到郑绣晶怀里,安希妍眼睛瞬间瞪得鼓圆,下意识把端木皇子的手当成沙包猛锤了一下。

  端木皇子委屈地痛叫了一声,“姑奶奶,你要出气去锤顾时卿啊!打我干嘛?!”

  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手伤了人的安希妍讪笑着收回手,“额,不好意思啊端木。”

  不过转瞬她又目光一凝,奇怪地盯着端木皇子道:“我为什么要去锤顾时卿啊?他不是正努力取得郑绣晶的原谅吗?我们应该给他加油才是。”

  看着安希妍努力保持平静,却依然难掩浅淡羞红的脸,端木皇子忍不住道:“你不是喜欢顾时卿吗?眼睁睁看他跟别的女人亲密接触,你受得了?”

  心事被戳破,安希妍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强自镇定道:“你别瞎说!分明就是你自己喜欢郑绣晶,看他们两个那样,你受得了吗?”

  端木皇子淡然一笑,“我跟你可不一样。我知道他们两个绝对没可能,而且顾时卿一个初学者,难免失误,撞在一起也是情有可原。”

  安希妍不服,“你怎么就肯定他们两个没可能?!”

  端木皇子胸有成竹道:“我跟顾时卿这么多年朋友,还不了解他?他喜欢一个人,脸上是藏不住的。以他和郑绣晶之间的恩怨,哼哼……”

  安希妍被说服了,转而脸上带着一丝期待道:“那,你看得出他现在喜欢谁吗?”

  端木皇子看着安希妍的神情,叹了口气,不答反问道:“你还记得裴学姐吧?”

  “当然。”安希妍眉头微皱,“这才过去没多久。不过,你提她干什么?”

  端木皇子道:“据我说知,顾时卿只喜欢过一个人,就是裴学姐。初中的时候,在他唯一一次找裴学姐告白失败后,他就再也没喜欢过别的女孩子了。那段时间他很消沉,我看不过去还给他牵线找过两个女孩子,可那个笨蛋都拒绝了,唉,本来有机会在上高中之前脱去处男之身的……”

  突然扯到这种话题上,安希妍又羞又惊,急忙打断他道:“你在说什么呀?!”

  端木皇子尴尬地摆了摆手,“额,抱歉……我是说啊,现在要让顾时卿主动去喜欢一个女孩非常困难,几乎就是不可能!但是相对的,如果他喜欢上一个人也就很难改变。就像当年,虽然初次告白被裴学姐拒绝了,到现在不也还是没变心吗?”

  安希妍脸色难看地打断道:“你是说,他现在还喜欢裴学姐?!”

  端木皇子看到安希妍的表情,瞬间感觉背脊一凉,勉强笑道:“不是……我也不敢肯定……不过这次裴学姐把他伤得那么深,他应该不可能还喜欢吧。反正换我是没可能。”

  安希妍脸色稍微好看了点,“你接着说。”

  端木皇子点头道:“我的意思啊,就是,以顾时卿那比蜗牛还迟钝的反应,与其慢慢等他察觉,你主动出击或许更好。”

  听完端木皇子的话,安希妍霎时羞红了脸,平时再大大咧咧的女孩子,论及感情方面的事,也难免忸怩羞涩,想要维持最基本的矜持。她有些结结巴巴地道:“什、什么主动出击啊……我为什么要主动出击?!我、我又不喜欢他……”

  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了。

  端木皇子无语摇头道:“你不承认也没用。咱们周围的人,除了顾时卿,还有谁看不出你喜欢他?”

  安希妍低头搅着手指,不说话了。

  端木皇子接着道:“连全世界都看得出你喜欢他,他都还没察觉,你觉得你要等到什么时候?下辈子?所以啊,直接找他真情告白,他那种性格的人,最吃不消这一招。”

  安希妍支支吾吾地道:“那、那怎么行,要是被他拒绝岂不很丢脸……反正,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察觉的。”

  端木皇子极度无语道:“我这么掏心掏肺关心你,帮你出主意,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真的,相信我,主动去找他告白,他肯定没法拒绝你!”

  “谁稀罕你关心!”安希妍羞愤地瞪了端木皇子一眼,旋而重新把目光投向冰场内顾时卿的身上,低声喃喃道:“就你话多!”

  ——

  看到顾时卿顺利滑完一圈回来,郑绣晶笑着道:“不错嘛顾时卿,学得挺快的。”

  原以为郑绣晶会想尽办法在教学过程中戏耍他,然而她不仅教得特别认真仔细,还多次在滑行过程中保护他,这让顾时卿一度觉得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全靠老师你教的好。”

  教会顾时卿滑冰,郑绣晶不禁感到一种让人快乐的成就感,满意地笑了笑,旋而正色道:“基本的滑行方法你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现在,咱们开始学习更高难度的技术动作吧。”

  “好。”

  郑绣晶首先演示两遍最简单的点冰跳,然后讲解技术要领,顾时卿认真倾听着,尽量将她的每一句话和每个动作都印在脑海。

  “好了,现在你自己试试看。”

  随着郑绣晶话音落下,顾时卿凝神屈膝,助动两步开始滑行,滑出一段距离之后,脚下用力一弹,身子便跃向空中,旋转一周,落地时刀齿着地,然后——砰!直接向前摔了个狗啃泥。

  要说面前真是泥巴还好,偏偏是坚硬的冰面!顾时卿感觉自己都麻木了,疼的。要不是扑倒之前双手撑地,他怀疑自己下巴搁冰上,牙齿都得全崩碎。

  虽然头部护住了,双手遭殃却很严重。艰难翻过快要散架的身子,顾时卿看向自己失去知觉的双手,血肉模糊,差点就能看到骨头了。

  死命咬牙忍着痛,顾时卿额头已经冒出一片冷汗,面前突然一黑,抬头看到原来是郑绣晶滑过来了,挡住了光,以一副极度别扭的表情看着他道:“你没事吧顾时卿?”

  顾时卿这些日子有刻意练习察言观色,哪还看不出郑绣晶是在强行憋笑,假惺惺的关心?

  顾时卿扭过头去不想看她,郑绣晶却半是自责半是关心的语气道:“哎哟,你说你刚才落地的时候干嘛还用刀齿啊?那是只有起跳的时候才用的。都怪我疏忽了,听说你做过功课,我以为你知道,就忘了提醒你。哎呀,都怪我……”

  顾时卿确实做过功课,但百科上记录的只是跳跃的时候会用到刀齿,他以为起跳、落地都会用到,结果......他不信花滑技术这么高超的郑绣晶会连这点都不清楚,她一定知道这是初学者常犯的失误,却偏等自己摔倒了才说明,还一副歉意满满的样子,让顾时卿是有火无处发......

  在安希妍和端木皇子赶过来之前,顾时卿忿忿地盯着郑绣晶道:“你是故意的吧?!”

  郑绣晶装作没听懂的样子,“什么故意不故意的?你摔倒了我很抱歉,不过我也确实不知道你连这点常识都不晓得。”

  顾时卿正要开口辩驳,郑绣晶却抢先一步道:“如果你不想学就算了。也对,毕竟我对你说过不少过分的话,看来你是不想和解了。”

  这句话听在顾时卿耳中仿佛一把尖刀刺入了他的皮肉,让他觉得十分讽刺,比起郑绣晶对他说的过分话,他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甚至,更过分!

  “帮我一把,拉我起来给手上点药。”

  “你放弃了?”

  “不,我一定要滑得比你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