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得救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3044 2019.07.11 21:24

  脸被凶狠地扇了一巴掌,嘴角出血,耳边充斥着狂野的咆哮,骇人心神,暴力的手撕扯着,衣服在身上勒出道道红印淤青,湿热的气息喷在脖子敏感的肌肤上,引得少女不适地痉挛......少女眼中的神采逐渐暗淡消失,好似看到月亮沉下,星星坠落,天空也塌了。

  失去焦距的眼睛无神地看着冷漠无边的寂夜,少女心想,如果她没退出组合就不会来东云国旅游,如果没来东云国就不会在电玩城弄丢了行礼,如果没弄丢行礼也不会落入这恶人的手里......

  如果可以重来——可惜没有如果。

  少女用尽了所有抵抗手段,最后还是落到这种境地。她心已死,所以不再做任何挣扎,往好了想,起码这样还能苟活下去,只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生存观念。

  改变生存观念何其艰难,尤其是像这样单纯固执的未成年少女。但她不得不如此,因为别无选择。

  除非......

  “住手!”

  一声断喝响彻夜空,施暴的三人皆是一愣。

  满脸怒容的顾时卿闪现到宋泽玉身后,没有废话,抱住他的腰就往后拖。宋泽玉美色当前,再加上有两个跟班守护,全然没有担心身后,突然遭袭,轻易就被顾时卿拖开。

  注意到此情况的李单和王霸,以为是自家老大以前招惹过的数不清的仇家之一上门,担心他安危,只能暂时松开水乔舞的手,上前保护老大。

  躲在阴影里的安希妍趁此情况忙跑向被欺辱的少女,搂住少女瘦小的身子,安慰着她,一边帮她整理凌乱不堪的衣服,遮住不该暴露在外的一些部位。

  顾时卿吸引了三人的仇恨,心知硬斗可能比较麻烦,所以在把宋泽玉拖开后,见李单和王霸追来,就直接将宋泽玉推了出去。宋泽玉尚未回过神,不由自主向前摔去,李单和王霸见状赶紧去接,这下三人结实撞在一起,顿时滚倒在地。

  这摔的疼让宋泽玉清醒过来,他爬起身,看向捣乱那人陌生的面孔,怒道:“臭小子,你不想活了?!”

  顾时卿站在几步开外,笑道:“我想不想活不关你事,倒是你,宋大少,在外面山珍海味吃不惯,想去吃牢饭吗?”

  宋泽玉眉头一皱,拦住想要动手和怒骂的李单和王霸,惊道:“你认识我?”

  顾时卿理所当然道:“谁人不知昳城宋大少啊?儒雅随和,谦逊董礼,完美的如玉君子?”

  顾时卿暗讽一番,宋泽玉反而越来越冷静,他眯着眼睛道:“刚才的你都看见了?”

  顾时卿挑眉道:“怎么,是我打扰了宋大少的雅兴,你还想继续在这野外上演活春宫吗?”

  宋泽玉脸上浮现出惯常的温和笑容,道:“雅兴算不上,只不过是个人的小小癖好罢了。既然你认识我,想必对我的家世背景也略知一二,这件事你能不能当作没看见?”

  顾时卿怒极反笑,“你觉得呢?”

  宋泽玉嘴角隐晦勾起不屑的笑容,道:“说吧,多少钱。你开个价,我一定满足你,只要你答应忘了这件事。”

  顾时卿不答反问道:“宋大少觉得钱能解决一切事情吗?”

  宋泽玉自信笑道:“不敢说一切,但绝大多数事情都能解决,包括这件事!”

  顾时卿作沉思状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就准备好让你爸妈用钱把你从警察局保释出来吧。”

  “你......?!”

  宋泽玉见顾时卿的表情以为他是答应了,没想到居然给出这个截然相反的回答。宋泽玉不可置信道:“我没听错吧?你确定不重新组织语言再说一遍?”

  顾时卿抬手看了看表上的时间,“快了,麗江警察局到这里也就十几分钟,你确定不现在跑吗?”

  顾时卿话音刚落,宋泽玉就听见远处隐约传来警笛声。犹豫了下,他死死地盯着顾时卿,像是要把他的脸刻在心里,恶狠狠地道:“好,你有种!”

  语罢,宋泽玉带着想要动手替他出头的李单和王霸悻悻地离开了。

  直至几人的背影彻底消失,顾时卿才收回目光,朝两个女孩走去。

  经过安希妍的安抚,少女已经止住哭声,平静下来。看着少女凄惨可怜的模样,顾时卿本能地感到怜悯和同情,但要他说什么能让少女心情好点,他却无从说起。

  安希妍见顾时卿如此轻易将那几人打发了,惊奇道:“他们就这样走了?”

  顾时卿点头道:“嗯。”

  安希妍略显遗憾道:“我还以为你们会经过一场恶战,你打败他们,才能将他们赶跑呢......不过真可恶!应该把他们留住等警察来,抓进去好好教训一顿才是!”

  顾时卿摇摇头,问安希妍道:“她怎么样了?”

  安希妍叹道:“幸好我们来得及时,她差点就......你问她吧,她东云语说得断断续续的,我也不确定。”

  顾时卿用霓虹语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要不要我们送你去医院?”

  小时候在霓虹生活过一段时间,回国后顾时卿也有选修霓虹语,说的是一口标准的京都音,所以同样生活在京都圈的少女自然可以轻易听懂他的话。

  心里的伤又岂是一般医院能医治的?少女摇头道:“谢谢你们救了我,我没事。对了,我叫水乔舞。”

  顾时卿记下了少女的名字,介绍道:“我叫顾时卿,这是我同学,安希妍。”

  三人互相认识之后,顾时卿问水乔舞道:“你现在有地方可去吗?有没有可以联系的人?”

  虽然之前偷听早已了解少女的情况,此时却不适合坦白。

  水乔舞摇头道:“没有,都没有。我行礼都丢了。”

  听了顾时卿的翻译,安希妍让他转述道:“如果你信任我们的话,我可以收留你。”

  水乔舞认真地看了看两人,她有别的选择吗?何况对方还是救了她的人。

  水乔舞担忧道:“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要是怕麻烦也不会救你了,顾时卿笑道:“怎么会,就住一个晚上。明天我们就送你大使馆。”

  水乔舞从安希妍怀里艰难撑起身子,郑重地朝两人九十度鞠躬道:“谢谢你们。”

  ——

  由于安希妍是从相隔较远的南丽省来昳城上学的,在这里沉月东苑租了房子,一个人在里面住,顾时卿家里不方便,所以水乔舞自然跟安希妍去了她家。

  顾时卿送两人到了沉月东苑,一起进屋。他一个人在这间不大,收拾得也不是特别整洁的房间里坐着等候。安希妍带水乔舞去浴室洗澡给她换了身洁净的衣服,然后让她躺到了自己的床上。心神遭受重创的少女,不消片刻就沉沉睡去,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回到客厅,安希妍在顾时卿对面坐下,和他一起陷入了沉思。今天这件事,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说是刷新三观也不为过。原以为这种事只是影视剧作品里才会出现的夸张情节,没想到两人在现实里目睹了。当然,他们不是没看过更奇葩恶劣的新闻,但那都是远在天边的事,远没亲眼所见带来的震撼。而且不用怀疑,两人该是惹上大麻烦了。

  安希妍拉开顾时卿撑着下巴的手,道:“你怎么想的?”

  顾时卿瞥了安希妍一眼,“什么怎么想的,明天等那个女孩醒了,就送她去霓虹大使馆,然后咱们回学校继续上学。”

  安希妍蹙眉道:“先前我听你和那个姓宋的对话,你认识他?而且他貌似还是个特别有钱有势的人?”

  顾时卿眉头就没松开过,“是,他不是一般的有钱有势,而且行事嚣张。但现在是文明时代,他再猖狂也不敢做违法的事......我是说不敢光明正大。”

  安希妍急得只抓头发,气道:“我真的不理解,那人应该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吧?为什么还能这么逍遥自在?”

  顾时卿白眼道:“有些事,除了当事人谁都不知道。老天爷虽然看得见,却无法说与大家听。那姓宋的事后与人一番交涉,人家放弃了举报的想法,谁还能去追究责任?”

  安希妍难受极了,“那怎么办?我们今天坏了人家好事,他一定会找我们报复的......要不,我们去找他私了?”

  顾时卿失笑道:“怎么私了?去向他道歉,再把那个女孩双手奉上吗?”

  安希妍一拍桌子道:“那怎么行?!是他做了错事,我们还要去给他道歉,凭什么呀?”

  顾时卿点头道:“这不就是了,凭什么他做错事,我们阻止了,反而还要担惊受怕?”

  “可是......”安希妍还是有股说不出的担心。

  顾时卿见状,拉着她的手道:“公道自在人心,要相信法律,法律会保护好我们的。再说了,现在担心也没什么用,人家不还什么都没做吗?而且,万一他自知有愧,去自首,主动承认错误呢。也省了咱们去举报的麻烦。”

  安希妍愕然道:“我们还要去举报的吗?”

  顾时卿意味深长地笑道:“那是自然。”

  像他这样正义的人,见了这等恶事,不去举报怎么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