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处事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2297 2019.07.22 13:29

  汪觉眉宇间郁结的暗影沉重,神色憔悴,连发型都不似之前那样自信,耷拉着。服务员过来的时候,他理都没理,还是经纪人帮他叫了两个平时喜欢吃的菜。

  菜上来的时候,汪觉的经纪人见他一动也不动,劝慰道:“吃点吧,小觉,身体要紧。”

  汪觉拿起筷子夹一片酱牛肉尝了口,咀嚼两下之后就吐到桌上,眉头紧皱,平时美味可口的酱牛肉今天尝起来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寡淡无味。

  经纪人知道汪觉这两天因为输给顾时卿的事闷闷不乐,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歌,不吃不喝,誓要写出超越顾时卿的作品不可,然而事与愿违,废稿纸堆成山也没能写出他满意的作品。经纪人真担心他这样会把身子弄坏了。

  汪觉吃了两口实在吃不下去,索性一巴掌把筷子拍桌上,双手抓着头发崩溃似地咆哮道:“我就不信了,他一个小小的高中生能写出这么优秀的歌曲。还是那些听众都傻了?我不相信!他一定是作弊了!王部长如此推崇他,一定是关系户!网站数据说不定也是造假的!”

  经纪人叹了口气,“我跟你的想法差不多,但是这种事咱们知道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只是他能造假一时,却不能造假一世。以小觉你的实力,之后肯定会让公司知道谁才是货真价实!”

  就在这时,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是吗?希望你们能如愿吧。不过,在那之前你们是不是该先把约定完成了?”

  汪觉和经纪人循声望去,愣了一下道:“是你?!”

  顾时卿笑道:“是我,顾时卿。真巧啊,能在这里碰到同事。”

  口中攻击的对象此刻就出现在眼前,不出所料他应该把自己两人的话都听得一清二楚,经纪人脸上滑过一丝尴尬,勉强笑道:“是巧啊,上次之后再没在公司见过顾时卿小朋友的身影,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了,呵呵......”

  顾时卿故作抱歉道:“唉,王部长看不过去我这么长时间不务正业,这不就催我来公司了嘛。今天正好和部长一起吃饭呢。”

  顾时卿平淡的话语落下,王博韬适时转身面对汪觉两人。汪觉和他的经纪人瞬间眼睛瞪大,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鸭蛋,最后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王博韬问好。

  之前他们攻击的对象里也有王部长啊......

  王博韬这人只要你愿意合作,他的笑脸和友善从不对你吝啬,但若不配合惹到他了,那你就等着被收拾吧。据传他以前带的一个新人因为演出迟到,被逼着背了一年的日程表,并且要求每个活动提前半小时到,不然没饭吃。有的活动开始时间特别早,导致睡眠不足,饮食不足,一个月就瘦了十来斤......

  王部长脸上挂着笑意,似是丝毫不介意汪觉两人之前的诋毁,邀请道:“你们刚来吧?我们也才刚开始吃,不如大家就合并成一桌一起吃,顺便增进同事友谊。”

  汪觉和经纪人对视一眼,不清楚王部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听王部长不容拒绝的语气,自然不敢做出不识相的举动。

  几个人和乐融融,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吃着饭,连胃口极差的汪觉都强行把饭菜塞进嘴里咽下。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王博韬放下筷子,看了眼汪觉两人道:“圣人说人无信则不立,答应人家的事就要做到。今天顾时卿那位朋友不在身边,你们没法道歉,所以这件事暂时拖一下也无大碍。”

  他转头对顾时卿道:“明天你来拍摄海报的时候,顺便就把你那位朋友带来吧。我也会通知一下刘磊和蔚笙,明天让他们一起向那位朋友道歉。这件事就这么解决。”

  “你们都是公司有潜力的新人,我很看好你们。平日里有空就多交流,或许对彼此提升都有帮助。合理的竞争是可以的,但若谁被我发现用了下流手段,譬如造假什么的,被我发现了,我会立即申请节约!”

  这番话落在汪觉两人耳中讽刺极了,两人面露愧色,脸红不已。

  “我们明白了。”

  “是我嫉妒心作祟,乱说话,还请部长别往心里去。”

  ......

  顾时卿虽然疑惑王博韬怎么不生气,但也不好当面反驳,默默接受了他的安排。

  顾时卿有所不知的是,王博韬站在公司的角度,自然希望同事和睦,有的话可以选择性当作没听到。虽然这次比试汪觉输给了顾时卿,但这不是因为汪觉不够厉害,他在同一批网络歌手里依然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只是顾时卿实在太过逆天,短时间内作出三首新歌不说,还每一首都质量极高,取得了让人望尘莫及的成绩......

  还算和气地结束晚餐,顾时卿与王博韬道别,乘地铁回家。在地铁上随便找了个位置站着,顾时卿低头玩着手机,过了一会儿,一抬头,突然发现好多人对自己指指点点。

  而就在这时,周围一些不确定的人们,多数是中学生,一起围了上来。

  “请问你是顾时卿吗?”

  “你平时都乘这趟地铁回家吗?”

  “你家在哪里?”

  “时卿!时卿!能给我签名吗?”

  ......

  顾时卿被一堆人热情地挤在中间,还是在地铁的小小空间里,好不难受,连呼吸都有几分困难。但这些人多数是他的粉丝,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露出生气的表情,甚至推搡。在满足了粉丝们的要求后,周围总算轻松了些。有个女学生主动将座位让给顾时卿,顾时卿自然是说什么也不能接受,只能感谢她的好意。

  最后到了昳城郊区的S站下地铁,顾时卿心生感慨。他以后出门要戴口罩和鸭舌帽了,不然这样真的很不方便,有时甚至会因此耽误重要的事情!

  从S站出来,顾时卿看到的就是一片低矮的丘陵,陵上树木草叶多已枯黄。丘陵最高处立着电线杆,细长结实的电线从这根连接到相隔几百米之外的另一根电线杆,传递着郊区居民们必须的资源。

  再走十来分钟,翻过前面那座最高的丘陵,他的家就坐落在一片平缓的坡地上。那片坡地上有居民的菜地,有果园,也有常年绿的松树。

  随着远离城区,道路越来越窄小,虽还是水泥路,却不允许卡车来此,SUV已经是承受极限。到了深冬积雪的日子,有的车子甚至翻不过丘陵那段坡路,只能陷在半途等待求救。好在现在只是小雪,路上顶多有些湿迹。

  走下坡路,顾时卿突然收到一封邮件,是从国外发来的。他点开一看,不是熟悉的朋友,而是有段时间没和他联系的水乔舞。两人相交甚浅,顾时卿一度认为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联系、见面,现在她给自己发邮件,到底有什么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