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和风幻想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误会

和风幻想曲 千夜青衣 2370 2019.06.09 09:00

  整理了下仪容,确定看不出任何哭过的痕迹后,顾时卿才从卫生间里出来。

  现在,他已经没有继续在这里看书的心思了。他打算回阅览室把自己取出的书,看完的还回去,没看完的登记借走。

  再次回到阅览室,看热闹的人都已经走了。不仅如此,原本看书的人也少了很多。偌大的阅览室,一眼望去只有两三个人影。

  到了之前停留的座位,顾时卿整理好书本,拿起看过的几本就朝书架对应的位置走去。穿过书架与书架之间的通道,来到乐器区,顾时卿却看到了一个不该看到的身影。

  裴洙玹,她怎么会在这里?和那什么S&K集团的宋公子“喜结良缘”,现在不该是在哪家高等餐厅庆祝吗?又或者去某个美丽又浪漫的地方约会......算了,人家想怎么庆祝,关他什么事。

  顾时卿装作没看到她,兀自把书放回去。

  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追到手,顾时卿再与世无争,心里也不爽得要爆炸。所以,他不愿面对裴洙玹,他怕控制不住自己露出难看的表情,说出一些有失妥当的话。

  放完书,顾时卿按原路返回,站在两排书架之间,脚步不免有些迟疑。他心中有几分庆幸,庆幸她没认出自己,可也感到几分失落。即使现在,他也幻想着对方能跟他打声招呼,仅此足以。

  顾时卿忍不住生气地用脑袋撞着书架,发出砰砰声响,心中自问道:“我怎么就这么贱啊?就因为一直忘不了她,到现在还喜欢着她吗?”

  顾时卿真的很讨厌自己现在的状态,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他平时的自己。平时的他,冷静而且理智。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裴洙玹的想法,如一团乱麻,斩不断理还乱。

  “顾时卿?你在干嘛啊?”

  突然,一道轻柔且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声音在顾时卿耳畔响起。那声音仿佛带着薄荷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又如一双柔而有力的手,将他从混乱的边缘拉了回来。

  顾时卿转过身来,看清说话的身影,身子一下子僵住了,那感觉就像上课偷吃糖果被老师抓到一样,既尴尬又羞耻,一瞬间面红耳赤。

  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装作没听到,装作没看到,然后径直走掉。可顾时卿就是控制不住地笑,用最礼貌的最好看的笑容面对裴洙玹,小心翼翼,仿佛生怕自己的语气和神态让对方产生一丝不快,拘谨地说:“学、学姐。”

  裴洙玹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些许俏皮,嘴唇弯起一道好看的弧度,故作不满地嘟嘴道:“刚才我就看到你了,只是还不敢确定,现在这种距离我才有了把握。你分明也认出我了吧?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反倒好像故意躲着我一样。难道,你现在讨厌我吗?”

  顾时卿何曾见过学姐露出如此可人的表情,而且还是对他,顿时心就有些飘飘然了,仿佛飞在云端,“没有!怎么会?学姐一直......一直是我最敬重的对象!”

  他真正想说的当然是喜欢,可是又怎么说得出来,她都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

  裴洙玹嫣然一笑,如牡丹绽放,不置可否地朝通道外走去,“我们到外面坐坐吧,这里不方便说话。”

  “好。”顾时卿现在就像一条被牵着鼻子走的狗,完全失去了自主思考的能力。

  到了外面的长桌,两个人相对而坐。裴洙玹道:“如果我没看错,你刚才还的是音乐区的书吧?现在不编故事,改学音乐了?”

  学姐竟然连这都记得!顾时卿当初去表白的时候,就自我介绍说了一遍,这都过了快三年,她居然连这种小细节都记得!不管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顾时卿已经幸福得快要忍不住大喊出来了,先前极度难受的心情此刻仿佛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顾时卿嘿嘿笑着,就差没流口水了。要是端木在此,一定会发现这家伙跟他面对郑绣晶时的表情一模一样。顾时卿道:“向分数低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嘛。”

  裴洙玹轻笑着认可地点了点头,安慰似的鼓励道:“不管怎样,能提高分数就是好事。加油。”

  顾时卿小鸡啄米似的迅速点头,脑子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裴洙玹说怎样就是怎样!

  话虽如此,顾时卿还是有个疑惑徘徊在心口,让他不吐不快,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道:“刚才我看到那个人向你表白,你们现在不是应该......”

  “应该什么?趁势去约会?”虽然顾时卿说得吞吞吐吐,可裴洙玹哪还看不出他想知道什么。

  “难道......不该吗?”顾时卿小心翼翼地抬眼望着裴洙玹。按他离开之前的情形,他实在想不到还会有什么别的意外发生。

  “原来,连你也是这样认为......”气氛骤然直转急下,裴洙玹稍显冷淡地一笑,“我没答应他,为什么要去跟他约会?”

  顾时卿震惊得差点跳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虽然事情这样发展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肯定是件开心无比的事,可还是忍不住条件反射似地问道:“你没答应他?!”

  “就因为他向我表白了一百零一次?就因为他是S&K集团的公子?就因为他人帅有才又懂礼?就因为大家都觉得我该答应他?我,就必须答应吗?!”说到后来,裴洙玹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是一字一句在质问,神色间隐约可见一丝歇斯底里。

  她的反应之激烈完全超出了顾时卿的想象,就像被激怒的母狮子,张牙舞爪,让所有人都在她的威势下瑟瑟发抖,不敢靠近。

  顾时卿一时间如坠冰窖,再被当头浇下一盆冷水。发烧的神经冷却下来,顾时卿终于找回了理智。他不明白裴洙玹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却下意识将罪过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怔怔地靠着椅背低着头,他在想:我是谁?裴洙玹又是谁?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学弟与学姐,正式交谈过两分钟,不算现在。她对我笑,和我聊天,不是因为我特别,而是她对谁都很友好。我应该清楚这点,可就是管不住心猿意马。现在,她再次让我明白了这点。所以,我应该滚得远远的,不然以后连偷看她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

  “对不起。”顾时卿说。

  裴洙玹牵强笑着,眼角闪着泪光,只不过一直垂头的顾时卿无法看到。她说:“没关系,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失态了。”

  顾时卿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世界里,根本没听裴洙玹在说什么,以为她在跟他道别,就机械地起身鞠了个躬,道:“学姐,我先走了。”

  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有些莫名其妙的裴洙玹。

  ——

  从图书馆出来,顾时卿迫不及待朝学校走去。虽然刚才经历的事让他很受伤,但这确实是触动他心灵的经历,也就是说,他找到灵感了。

  如今泉水已经涌到井口,只要顾时卿打开井盖,他就能享受到甘甜可口、分量十足的仙露琼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