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回到大秦送温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3章 红颜薄命

回到大秦送温暖 柳岸牧歌 2062 2019.06.07 21:25

  “是啊,良人,我和公子都要出征了。”

  樊於期充满歉意的看着妻子,他虽然是一个铁血汉子,但是对妻子宓辛却充满了柔情。

  “良人,我们很快就会凯旋归来。”

  面对妻子吃惊的表情,他知道那是关心的举动,是对他的牵挂和爱,他觉得此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娶宓辛这样贤惠美貌的妻子。

  殊不知他深爱的妻子牵挂的却另有其人。

  ……

  成蟜回到长安君府,心里很是不安,一连几日喝的大醉,躲在府邸不愿会客,只想早日随军出征。

  好不容易熬到第5日,成蟜和一群家臣门客整装待发,忽听宓辛求见,心里咯噔了一下,本想不见又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只好让她进来。

  宓辛身披粉色轻纱,戴着精美的首饰盛装而来,她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冲成蟜盈盈一拜:“公子,你真的也要随军出征?”

  “是的。”成蟜一脸正色道。

  他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绝不能再错下去了。

  “沙场凶险,刀枪无眼,公子一定要出征吗?”

  宓辛对成蟜的关心溢于言表,她多么希望成蟜能够不上战场。

  “我已经面奏君上,当然是要出征的!”

  宓辛见成蟜意志坚决,知道已经不可阻挡,然后就拿出一个包裹递向成蟜:“公子,我知道你胸怀大志,但沙场凶险,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征衣。”

  先秦时期,男儿出征的征衣都是家人准备的,没有结婚的有自己的母亲缝制,结婚后征衣由妻子缝制。

  宓辛和成蟜有了肌肤之亲之后,显然把他当成了丈夫,亲手为他缝制了征衣。

  此刻成蟜就要出征了,她顾不得矜持,当着众人的面把做好的征衣递向了成蟜。

  这是一件精工制作的锦袍,一针一线都凝结了宓辛对成蟜无法言喻的爱……

  成蟜看着那件做工精细的征衣,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已经有征衣了,这件征衣你应该送给樊将军。”

  成蟜说着就要动身出发,宓辛急忙道:“公子,请让我再为你舞一曲。”

  说完舞动水袖,轻纱漫天,宓辛舞出了绝代风华,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倾倒,一时惊为天人。

  可是成蟜只是怔了一怔,依然大步向前,从宓辛身边走了过去,对这绝美的舞姿不再看一眼。

  这些随从犹如从梦中惊醒,一个个从宓辛身边越过,追随成蟜而去。

  没有人再看这绝世风华的舞姿,没人再看这倾国倾城的佳人,宓辛依然在跳着,绝世舞姿就像生命绽放的美丽花朵,整个世界都为之惊艳……

  成蟜将绝世的惊艳狠狠抛于身后,在他的眼前只有征战和功名,正欲走出长安君府大门时,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异响,有人惊慌失措的喊道:“不好了,宓辛跳井了!”

  成蟜大吃一惊,急忙回头一看,那绝美的舞姿早己坠入井中,一群丫鬟婆子围着井边惊慌失措……

  “快,快把她捞起来!”

  成蟜发疯般的跑到井边,只看到井里黑咕隆咚的,哪里还有佳人的影子……

  “快,快救人啊……快救她上来!”

  成蟜冲身边的随从声嘶竭力的的咆哮着,让他们赶紧把宓辛救上来。

  “公子节哀……把井填了吧!”

  成蟜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他宠信的幕僚修,不由怒道:“为何不救人还要把井填了?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修不慌不忙道:“此井太深,既是把她打捞上来也必死无疑,她是樊将军的妻子,若是让樊将军知道她死在你的府上,公子该如何面对?

  你身份尊贵,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必将影响你的声誉,红颜祸水,还是把井填了吧,就当她从来没有来过!”

  成蟜掩面而泣:“这……这如何使得?”

  “公子是做大事的人,切勿妇人之仁。”

  修说到这里,冲那些随从使了个眼色:“把井填了,今天的事要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许说出去!”

  “诺!”

  修是成蟜身边的红人,深受成蟜的宠信,很多事情都是由他来出主意,此刻成蟜心神大乱,只好由他做主了。

  就这样一代佳人,痴情女子就这样被深埋井底,若干年后被人从井底打捞起来,引起后世无数文人为之吁叹。

  她虽然天资国色,但已为人妻为人母,丈夫樊於期对她恩爱有加,若是相夫教子也终归是幸福的,只可惜她遇到了成蟜,爱上了少年郎,第一次拒绝却不能,第二次求爱却不得……最终落得个如此下场。

  ……

  咸阳城外三军校场响起了隆隆的战鼓声,数万秦军将士挥动矛戈,齐吼大风,已经做好了出征的准备。

  在这支队伍的前面有两人骑着战马,一位头戴缨盔,身披褐色的铠甲,面相威武的中年汉子,正是大将樊於期。

  另一位是身披战袍的少年公子,他的面色有些苍白,正是长安君成蟜。

  樊於期骑的是一匹青色的烈马,此刻正躁动不安的打着响鼻,发出阵阵嘶鸣。

  也许它急于要冲锋陷阵,樊於期却死死的勒着缰绳,并没有出发的意思。

  一双犀利的眼睛充满期望的搜寻着那些为为将士送行的家眷,这些家眷熙熙攘攘,夹道于两旁。

  大多是年迈的父母为儿子送行,年轻的妻子为丈夫送行,可是樊於期搜遍了所有的家眷,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他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失望,我就要上战场了,你为何不来送我一程?

  “樊将军,时间不早了,别错过了吉时,我们该出征了!”

  成蟜知道樊於期在等宓辛为他送行,不禁有些心虚,连忙催促他出征。

  古代打仗出征是要筮时的,然后举行隆重的祭旗仪式,在规定的时间内就要出征。

  樊於期知道时间不等人,如今三军已整装待发,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心想不来也好,省得你为我担心。

  于是挥舞手中的令旗,大声喊道:“传令三军,击鼓出征!”

  数万人马在出征战鼓声中唱着秦风无衣的战歌,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咸阳城。

  增援蒙骜的第二支东征秦军,在樊於期和成蟜的带领下出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