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回到大秦送温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2章 制肘

回到大秦送温暖 柳岸牧歌 2154 2019.05.03 12:55

  赵政自正式登基以后很是勤政,每天按时早朝,从来没有让大臣等过他一次,不敢有半点马虎,可是今日居然迟到了!

  要知道朝堂上可是放着漏刻水钟的,这玩意儿不为仅为大臣们上朝打卡,也同样为君王上朝打卡,哪怕迟到一刻钟,也会记得清清楚楚。

  秦国律法严酷,大臣上朝迟到了,轻则被罚俸禄,重则由郎中令当场执行鞭刑,警戒文武百官。

  大臣迟到了要受到处罚,君王迟到了也要受到谏言官的斥责,还要向三公九卿有所交代为何迟到,作为君王来说,这个面子上是很尴尬的。

  赵政从小苦日子过惯了,即便是回到秦国之后也很少喝酒,昨日高兴才和决定陈子安痛饮一次,特意喝了甜酒,就是怕耽误第二日上朝,没想到甜酒一旦喝醉,睡得反而更加深沉。

  ”子安兄,快帮我想想办法,郎中令叔孙可是吕不韦的人,他若是小题大做,以肃整朝堂礼仪为借口,发动谏言官斥责寡人,那可如何是好?”

  赵政很是心虚,手忙脚乱的穿着君王那一身行头,生怕昨天刚捡回来的尊严,今日又被吕不韦一脚踩到谷底。

  陈子安想了想说:“君上,不急,臣可保你无事,洗漱过后,吃过早点再去。”

  “真的?那我还想吃一碗黍米粥再上朝。”

  赵政听了陈子安的话半信半疑,但是转而一想,反正已经迟到了,不如喝碗粥再说,昨晚喝酒太多,早上腹中空空很是难受,急需一碗黍米粥来滋养肠胃。

  阏逢一听笑眯眯的说:“君上稍候,我马上就给你安排。”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阏逢就为赵政端来了早膳,有烤饼和黍米粥。

  这烤饼就类似于陕西一带流行的锅盔,小麦刚刚普及,面食做法很简单,即便是君王吃的也很粗糙。

  陈子安瞥了一眼烤饼,心想这面食做法太糙啊,比我家吃的差远了……只是现在不是研究吃的时候,而是要帮助赵政应付眼前的难关。

  ……

  章台宫门口站着吕不韦和赵姬,焦急的走来走去。

  赵姬今天是第一天临朝听政,本来就有几分紧张,没想到赵政迟迟不来上朝,反而让她更加忐忑了。

  “我就说吧,君上终归年幼,耍起小儿性子了,上朝理事岂同儿戏?满朝的大臣都等着呢!如此下去如何得了?”

  吕不韦借机发挥,开始抱怨起来。

  “这……”赵姬也邹起了眉头,但是又有一些无奈:“相邦莫要生气……我去看看君上为何没来上朝?”

  就在赵姬准备移步后殿的时候,忽然听到接到谒者高声喊道:“君上驾到!”

  吕不韦和赵姬抬头一看,发现赵政坐着步舆,无精打采的从后殿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跟着陈子安和一群侍卫。

  时至盛夏,正是酷热难当的季节,而赵政却披了一件皮袍子,直至章台宫门口,步舆才停了下来,赵政在陈子安和几位贴身侍卫的搀扶下,走下了步舆。

  吕不韦傻眼了,这一看就生病了啊!本来他想弹劾赵政,好杀杀他的锐气,如今见赵政这病恹恹的样子,也只好忍了。

  “政儿!”

  赵姬见赵政这幅打扮,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上去拉住了赵政的手。

  “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只是身体偶感不适。”赵政看到赵姬出现在章台宫门前,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母后,你到这里做什么?”

  “母后……只是担心我儿年幼,故而过来临朝听听,也好帮我儿拿拿主意。”赵姬解释道。

  赵政一听就知道是吕不韦背后搞的鬼,但是又不好拒绝,只好淡淡的说:“那就跟我一起上朝吧。”

  “政儿,瞧过太医了吗?”

  赵姬看着赵政有些担心:“若是身体不适,可以不上朝的呀!”

  “无碍,这点小病不算什么。”

  赵政装出一副铮铮铁骨的样子,大步向章台宫内走去,把吕不韦和赵姬远远抛在了后面。

  吕不韦跟在后面心里直犯嘀咕,心想这竖子究竟是装病……还是真的病了?

  赵政直接走到君主之位坐定,吕不韦和赵姬分别坐在了赵政的左右两边。

  赵政感到有些别扭,心想有一个制肘已经很头疼了,居然又来一个,全是吕不韦干的好事!

  他按照陈子安的吩咐,不等吕不韦和赵姬说话,就先开口了:“寡人昨晚偶感不适,虽有恙在身,但不可不朝……让诸位大臣久等了,寡人深感不安,特向诸位大臣赔罪!”

  说着站起来,对着三公六卿满朝文武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这一礼施下去,把满朝文武都感动了,纷纷站起来向君王回礼。

  “君上有恙在身,何罪之有啊?”

  “是啊,这是我等臣子关心不够啊!”

  “君上,保重身体啊,身体不适可以不朝的。”

  吕不韦本想借机让赵政难看,没想到被赵政借机收割一波人心,见满朝文武都在关心赵政,只好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

  太尉王翦向赵政深施一礼说:“君上如此勤政,实乃我大秦社稷之福,我等大臣享受大秦官爵俸禄,理应为君上尽忠分忧,君上身体要紧,不必抱恙而朝,若有宵小作乱,老臣定然不容!”

  王翦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仅褒奖了赵政勤政,夸奖他是一位好君王,同时还想向赵政表明了态度,那意思分明是在告诉大家,他将忠于赵政,谁要是欺负君上年幼,老臣我第一个跟他过不去!

  赵政听了王翦的话,心里很是振奋,连忙向王王翦还礼道:“太尉乃是我大秦肱骨之臣,社稷之脊梁,为我大秦立功无数,请受我一拜!”

  “太尉是我大秦中流砥柱,我等将以太尉为楷模,为君上分忧,为大秦尽忠!”

  “为君上分忧,为大秦尽忠!”

  ……

  这些三公九卿的大臣见王翦带头向君主效忠,也开始纷纷向赵政表起忠心来。

  吕不韦傻眼了,心想不对!这竖子背后有高人指使,若是众位大臣全都支持赵政,那我吕不韦和赵姬不都成了摆设了?

  可是此刻也顾不上追究谁是赵政背后的高人,于是连忙站起来干笑道:“咳咳……诸位同僚,我等皆是大秦的臣子,自当为大秦尽忠,只是君上年幼,我作为首辅大臣,尚感能力有限,故请太后一起辅政,不知诸位同僚意下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