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回到大秦送温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 请示诏令

回到大秦送温暖 柳岸牧歌 2032 2019.04.17 21:18

  角羊一高兴就信口胡扯,廷尉笑眯眯的听着,也不揭穿,旁边有人记录,直到第一波讯问结束。

  然后又针对角羊陈述模糊的地方进行二次讯问,角羊只好又得撒谎辩解,然后再被记录下来。

  如此三番之后,角羊的供词已是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用一个谎言辩解另一个谎言,即便如此,廷丞也不揭穿,而是让人把他带到另一个房间,开始讯问原告纳粮大户,以及小妾的娘家人,将每一个人的供词都全部记录在案。

  被告和原告全部讯问过之后,太医角羊再次被带了进来。

  “角羊,你究竟有没有通奸下药致人死命?”廷丞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我是冤枉的,是那贱妇与人私通,诬陷于我呀!”角羊死不承认。

  廷丞忽然脸色一沉,脸上笑意全无:“大胆奸徒,事到如今还想抵赖?给我拖下去用刑!”

  角羊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在大秦刑律面前,太医也不好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凶悍的狱卒拖了出去,接着就传来了惨叫声。

  ……

  吕不韦已经从洛阳回到了咸阳,陈子安除了督造水车之外,又得陪太子读书了。

  赵政在姜草的精心养下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其实他的病倒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就是在秋季换季的时候得了一种急性感冒,那段时间刚刚被立为太子,成蟜忽然跟他疏远了,感觉被孤立,心理压力变大,激发了他在赵国得的心理疾病,导致一病不起。

  在他生病的时候,成蟜来看过他几次,俩人关系又慢慢恢复了,虽然赵政已经十二岁了,但成蟜只有八岁,还是个孩子。

  此刻,陈子安正懒洋洋的躺在马场的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茎,饶有兴趣的看着赵政在马场里一圈又一圈的飞驰。

  “驾!”

  赵政虽然骑术一般,但是比在赵国的时候已经熟练了很多。

  今天吕不韦安排的功课是骑射,这种户外射御类功课倒是不拒绝其他王族子弟参与,陪同赵政的除了陈子安,还有成蟜。

  但是成蟜不敢骑马,只是在一旁看着,满脸的羡慕。

  赵政骑着马在马场驰骋了一圈之后,跳下马背对成蟜说:“成蟜,过来,我教你骑马!”

  “兄长……我不敢……”

  成蟜羞涩的脸上带着几分惊喜,似乎想骑马,但是又不敢,毕竟他在深宫里养大,还从来没骑过马。

  “别怕,兄长教你,我当初骑马还是左庶长陈子安教的呢!”

  听了赵政的话,成蟜看了陈子安一眼,眼睛亮亮的充满了崇拜之色。

  赵政亲昵的拉着成蟜的手,将他拉倒了那匹健壮的黑马旁边。

  “上马要快,两腿夹紧……”

  “不敢,我上不去……”

  成蟜有些害怕,不敢上马,毕竟他只有8岁,要爬上马背的确有些困难。

  “来,我抱你上去!”

  赵政不由分说,一下抱起了成蟜,硬是将他放上了马背。

  “不要怕,我牵着马,慢慢走……”

  “使不得……兄长,你是太子,不可以为我牵马的……快放我下来,我害怕!”

  成蟜惊慌失措,脸都吓红了,唯恐自己被摔下来。

  赵政只好将他放下来,见成蟜又胆小又羞涩,斯斯文文的就像个小姑娘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算了,你不适合征战疆场,以后就别骑马了吧。”

  成蟜本来紧张的满脸通红,听了赵政的话脸色忽然变得苍白……

  陈子安看着这两兄弟,心情有些复杂,如果不是他掌握了历史的走向,谁能想到这个女性化的小男孩,在若干年后居然造了反!

  “政儿,成蟜!”

  随着一阵洪亮的大笑,秦异人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身边,他的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吕不韦。

  “父王!”

  赵政和成蟜一起向秦异人躬身施礼,陈子安也慌忙从草地上爬起来,向秦异人施礼。

  秦异人见陈子安身上还挂着草茎,不由皱起了眉头,伸手把他身上的草茎拿了下来。

  “陈子安,你现在是左庶长了,为何还没有一点贵族之像?”

  “大王,小臣衣冠不整,有失礼节,以后定当多学礼仪……”陈子安满脸汗颜。

  “嗯,这还差不多……吕不韦,以后多教他礼仪,莫要像化外夷人一般。”

  秦异人看了吕不韦一眼,显然有责怪之意,秦律有连坐责任,如果弟子犯了错,老师也要跟着受处罚,虽然不是大问题,也让吕不韦感到有些紧张。

  “大王,臣有罪,此子顽冥不化,日后定当严加管教。”吕不韦说完,狠狠瞪了陈子安一眼。

  这时,一位冠带整齐,双目刚毅的大臣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向秦异人深施一礼道:“大王,臣有要事禀报!”

  “廷尉有何要事禀报?”

  原来这位大臣正是掌管秦国刑狱的最高长官廷尉,他朗声道:“臣查获有宫中太医角羊,在民间巡诊时奸宿民妇,让其有娠,为掩盖奸情,妄下堕药,致死人命!”

  “岂有此理……简直是丢尽了太医的脸!”秦异人勃然大怒。

  廷尉再次向秦异人施礼道:“大王,臣已查明此人乃太医令巫言门下弟子,据秦律,弟子犯法,师有连坐之罪,请大王诏令,将太医令巫言缉拿归案!”

  廷尉是秦国掌管刑狱的最高法官,一般由性格刚毅不循私情之人担任,在重大案件判决上,甚至可以驳回王、三公九卿提出的判决意见,可以根据诏令逮捕有罪的王公大臣,并对他们进行囚禁和审判。

  显然他是来请示诏令,逮捕太医令巫言的。

  吕不韦一听,大惊失色,没想到秦国的律法这么严酷。

  秦异人略一思忖:“寡人赐你诏令,将太医令巫言带到章台宫,寡人连同三公九卿文武大臣一同会审!”

  “诺!”

  廷尉领命而去。

  太医令可是秦国掌管医药的最高长官,相当于卫生部长,怎么说也是个国家部级官员,可是在秦国,说抓就抓了,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倾刻间,众人的呼吸都紧张了起来,就连吕不韦脸上也露出了惶然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