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回到大秦送温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2章 5日后出征

回到大秦送温暖 柳岸牧歌 2032 2019.06.06 23:12

  赵政抬头一看居然成蟜,不由沉下了脸:“成蟜,寡人上次说过,你不可以出征!”

  “君上,我为何不可以出征?”

  没想到一向性格斯文的成蟜居然像个斗鸡一样挺着胸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本来上次请求出征,遭到赵政拒绝之后,他也就没什么想法了,可是最近受到一些家臣和门客的影响,都希望他能够带兵出征,让大家都能捞个一官半职的福利。

  赵政见成蟜梗着脖子一副斗鸡模样,只好耐心解释道:“成蟜,你身子骨弱,又没打过仗,不适合出征!”

  “君上,你不让我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成蟜情急之下居然忘了君臣之礼。

  赵政一听正要发作,却被吕不韦拦住了:“君上,当年先圣秦惠王正是因为重用樗里疾,才是秦国的疆土得以扩大,以臣之见让成蟜试试也无妨。”

  樗里疾是秦惠王的异母弟弟,此人不但能说会道,足智多谋,还是一位堪舆大师,著有《青鸟经》一书传世。

  死后留下预言:动吾墓者亡其国,又说百年后有天子的宫殿会夹着我的坟墓。

  果然一百年后,刘邦建立了西汉王朝,宫殿就建在了他的坟墓旁边,长乐宫在东面,未央宫在西边,刚好把他的坟墓夹在中间,结果西汉200多年就灭亡了。

  从此以后历代王朝建宫殿的时候,都要避开他的坟墓,直到隋朝杨坚不小心挖开了他的坟墓,发现一块石碑,石壁上刻着6个字:杨花谢,李花开。

  杨坚吓了一跳,知道犯了忌讳,赶紧命人把他的坟墓重新埋好,但还是没有逃脱灭国的命运,最后杨坚家的江山被李渊家取代了,预言再次成真。

  后世的地理先生都尊他为神明,可见此人的确很有本事。

  当初秦惠王封他右更,命他率兵攻打魏国的曲沃,他果然不负王命,很快就占领了魏国的儿曲沃。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第2年攻打赵国,活捉赵国的大将赵豹,第三年攻打楚国,占领汉中,接连不断为秦国开疆扩土,成了秦惠王最得力的助手,为秦国立下赫赫战功,最后官至丞相。

  赵政对自家王族的家族史自然是很清楚的,没想到吕不韦会搬出这段家族史来说事,一时让他无法反驳。

  “臣经历生死沙场无数次,愿跟随长安君一起出征!”

  正在赵政为难的时候,樊於期站了出来,表示愿意跟长安君一起出征。

  赵政还没来得及决定,吕不韦就大声道:“好,樊将军身经百战,跟随常安君一起出征,可保万无一失!”

  然后又装模作样的问身边的赵政:“君上,你看如何?”

  事情到了这一步,赵政已经没有理由再反驳了。

  毕竟樊於期是一位作战经验丰富的将军,即便成蟜没有任何作为,也不会有事儿。

  “好吧,就依相邦之言。”

  赵政只好同意了这件事情,陈子安这段时间正忙着制作军服,没有上朝,根本不知道朝堂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这样,成蟜终于如愿以偿,决定五日后随军出征。

  退朝之后成蟜很是高兴,和樊於期一起离开了章台宫。

  “樊将军,我没带过兵,还请你多多帮衬。”

  成蟜跟樊於期并不熟络,只知道他是一位将军,以后就是同僚,要一起上战场了,就主动向他示好。

  “公子,带兵打仗的事有我呢,你放心吧!”

  樊於期倒是很豪爽,此活没有嫌弃成蟜不会打仗。

  “其实打仗也没啥,多留个心眼就行了,毕竟性命只有一条,不过你放心吧,上了战场有我呢,你不会有危险的。”

  樊於期也知道成蟜细皮嫩肉不会打仗,也没指望他打仗,早就想好了要保护成蟜,反而让成蟜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上了战场,就吃不上我家良人做的菜了……对了,我家良人做的菜甚是好吃,到我府里喝一杯如何?”

  樊於期用蒲扇般的巴掌拍了拍成蟜的肩膀,豪气的邀请成蟜到府里一起喝酒。

  “好哇!”

  成蟜没想到这位樊将军这么好爽,就痛快的答应了。

  两人坐上马车,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樊於期的将军府。

  樊於期只是一般的将军,府邸自然比不上蒙骜这种大将军,但也是独立的大宅院。

  “良人,有贵客来了,快取上好的酒醴招待客人!”

  一进入客厅,樊於期就冲内室吆喝起来。

  “来了!”

  随着一个女人悦耳的声音,一个绝色美妇出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木托盘,上面放着青铜酒壶和酒樽。

  抬头看到成蟜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手上一抖木盘掉到了地上,酒壶里的酒洒了一地!

  “良人,你这是怎么了?”

  樊於期感到有些意外,心想妻子一向贤惠,做事总是很细心,怎么今天就变得毛手毛脚的?

  成蟜也愣住了,脸色变得煞白,他发现樊於期的妻子不是别人,真是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宓辛!

  “公子,我家良人一时失手……失礼之处还望你多多担待!”

  樊於期见成蟜似乎被吓到了,连忙向她赔礼道歉。

  然后又向妻子介绍道:“良人,这位是长安郡成蟜,他可是秦王的弟弟,大贵人啊,快去重新取酒醴来!”

  樊於期很是疼爱自己的妻子,即便她在这么尊贵的客人面前失了礼,不但没有责备她,甚至连重话都没有说一句。

  宓辛这才回过神儿来,连忙重新取了酒菜出来,摆在了案牍上。

  樊於期和成蟜席地而坐,开始喝起酒来,宓辛在一旁伺候着为他们斟酒。

  “公子,我家良人做的菜味道如何?”

  “甚好,甚好……”

  成蟜慌忙回答道,此刻他心慌如鼓,哪里还知道酒菜的味道?

  他万万没想到,宓辛居然是樊於期的妻子,这让他尴尬不已,一时竟然不知如何面对?

  “良人,5日后我就要公子一起率军出征了,你一个人在家,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樊於期的话让宓辛吃了一惊:“你们……你们五日后就要出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