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回到大秦送温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4章 福星贵人

回到大秦送温暖 柳岸牧歌 2081 2019.05.14 17:59

  跛足方士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跟着廉颇进了驿馆。

  进入内室之后,廉颇屏退随从,再次对跛足方士施礼道:“先生,老夫正处于进退两难之际……还请先生指条明路。”

  “将军,前面的路走不通,退一步也未尝不可!”

  “退一步……退往何处?

  廉颇一脸迷茫,跛足方士压低声音说:“将军的根基在赵国,赵国才是你的福地啊!”

  廉颇脸色一凛,紧紧握住腰间的剑柄,一脸警惕的喝问道:“大胆,你是何人?”

  跛足方士不慌不忙的施礼道:“将军好眼力,在下是魏公子的门客,奉魏公子之命,前来劝说将军回归赵国。”

  廉颇听说是卫无忌的人,松开了手里的剑柄,一脸疑惑的看着跛足方士道:“若是魏公子还在赵国,老夫回去自然无碍,现在的赵国已经变了天,魏公子让我回到赵国,岂不是死路一条?”

  “将军,赵国那边魏公子已经派人和赵王秘谈了,赵王很是后悔,他是受了奸臣郭开的挑拨,现在赵王手下无将,思贤若渴,盼着你回去啊!”

  廉颇半信半疑,心想你们不会是合着伙来骗我吧?

  跛足方士见廉颇沉思不语,就是:“将军,魏王显然不信任你,否则也不会让你在驿馆一住就是几个月,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可是赵国乃是奸臣郭开当权,老夫和他素来不和,何能够回去?”廉颇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跛足方士说:“将军放心,赵国的使臣没有到来之前,公子绝对不会让你回去冒险,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让赵王派使臣恭恭敬敬的把你接回国。”

  “不知公子让我回国有何打算?”

  廉颇在攻打魏国之前,正是奉赵孝成王之命,配合魏无忌上位,由于赵国突然换了主人而中途发生了变故,他想知道魏无忌究竟有什么想法?

  “公子知道你处境艰难,而赵国现在又是用人之际,公子在赵国呆了十年,不忍心看着赵国朝堂被奸臣把控,更不忍心看着老将军流浪他乡,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

  所以公子会尽力帮你回国,诛杀奸臣郭开,重掌大将军的印玺,你看如何?”

  跛足方士说出了魏无忌的想法,然后静静的看着廉颇,等待着他的回应。

  廉颇不笨,他想了想说:“公子想让我再次攻打魏国?”

  跛足方士点了点头:“不过这要等你诛杀了郭开,肃清赵王身边的奸佞势力之后再说,总之公子希望能和你继续合作,完成先王的遗命。”

  廉颇思忖道:“郭开害得老夫流离失所,老夫无时不刻都想手刃这乱世贼子,可是杀这贼子容易,赵王那里如何交待?”

  郭开不仅仅是赵国的相邦,还是赵王的男宠,廉颇担心杀了郭开,赵王会迁怒于他。

  “将军无需担心,在你诛杀郭开之前,我们会游说赵王身边的人,只要郭开一死,这些人就会站出来支持你,声讨郭开的恶行,乘机堵住赵王的嘴,让他有口难开,自然奈何不了你。”

  跛足方士娓娓而谈,早就拟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但是并没有谈到废君,或者另立君主,因为这是一个备用方案,没到那一步不能告诉廉颇,以免他受到惊吓萌生退意。

  只要廉颇诛杀了郭开,在形势所迫之下,就会出现两个结果。

  要么赵王接受现实向廉颇妥协,要么不识时务,向廉颇问罪,如果是后者,廉颇在形势所逼之下,必然会走向废君之路。

  跛足方士有意略去了关键内容,果然让廉颇听得动了心。

  他困在魏国前程未卜,如果能回到赵国最好不过,沉思了好一阵才说:“有劳魏安子运筹帷幄,请先生给公子传个话,廉颇若能回到赵国,一定会诛杀奸佞郭开,完成先王的遗命!”

  “好,大将军,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转给公子,以后我将以方士的身份,游走于驿馆附近,以便随时和将军联系。”

  跛足方士说完,拿起卦番向廉颇施礼告辞,很快就离开了驿馆。

  ……

  自从陈子安教封地里的黔首做出豆腐和油条之后,再次扬名咸阳城,人们都知道这位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左庶长,不但才高八斗,还会做各种美食。

  他身上有诸多光环,当今君上的陪读,相邦吕不韦的弟子,最主要的是这少年郎隔三差五就能鼓捣出一个新鲜玩意儿,让人们欣喜若狂,不但为人们生活带来便利,还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简直就是一个福星贵人,这样的人才谁不喜欢?

  家里有女儿的高爵贵族都有和陈家结亲的想法,纷纷派出媒人打探陈家的消息,只可惜这位少年郎17岁了,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心想这少年郎只怕是眼光太高,将来要娶王侯之女,我家闺女是没有希望了。

  这天陈善正在算账,忽然见陈子安走了进来,老爷子正聚精会神的摆弄着数筹,算到关键处顾不上搭理儿子。

  没想到陈子安忽然拿出一个物件,在他面前呼啦啦一阵摇,完全打乱了他的思路。

  “儿啊,你这是作甚?我正在算账,全被你打乱了!”

  陈山知道儿子本事很大,但还是有些小孩子习性,不过这也正常,谁家儿郎不都一步一步成熟的,十六七岁正是爱玩的时候。

  “嘿嘿,你看这是什么?”

  陈子安晃动着手里的物件,哗啦啦作响。

  陈善仔细一看,这玩意儿很是怪异,一个精致的木框里面,串着一串一串的木珠,就像穿着一串串糖葫芦,规则整齐的固定在木框里。

  “这是何物?”

  陈善觉得很是稀奇,不知道这物件是干什么用的。

  “算盘!”

  陈子安笑嘻嘻的说:“这个是专门用来算账的,有了算盘就不用算筹了。”

  “可以代替算筹?可是这算盘……该如何使用?”

  陈善看着算盘,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个简单,我教你……”

  陈子安手把手的教着老爷子如何使用算盘,来福忽然笑眯眯的跑了进来。

  “少主人,少主人,来客人了!”

  “谁呀?”

  陈子安不以为然的问道,心想八成又是那些打探消息的媒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