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回到大秦送温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4章 大婚

回到大秦送温暖 柳岸牧歌 2204 2019.06.02 22:27

  赵政带着一群扈从离开了后宫,嫪毐颠儿颠儿的跟在后面,不停的冲着他们的背影作揖,直到赵政走远了,他才满面喜色的回到了赵姬的寝宫。

  一进寝宫这泼皮就换上了一副大人物的面孔,背着双手咳嗽了一声,对侍候赵姬的宫女道:“太后需要安静,你们都出去吧!”

  屏退了宫女,这泼皮一屁股坐在了赵姬的床榻上。

  “太后,起来吧,大王已经走了!”

  赵姬一听,睁开眼睛一下坐了起来:“你这死鬼怎么不早说?”

  “嘿嘿,我这不是……怕大王去而复返嘛,一直把他们送出宫才回来。

  这下好了,大王同意我们到雍城,到了雍城就是我们的天下,再也不用担心了。”

  赵姬嗔怪道:“这真是造孽啊……如果不是怀了你的种,我何至于如此狼狈?”

  对这个嫪毐,赵姬是又爱又恼,自从秦异人死后,后来和吕不韦偷偷摸摸,总是不能尽兴,嫪毐的到来无疑于雪中送炭。

  嫪毐能被封为长信候,赵姬可是为他费尽了心思。

  秦国的爵位制度是非常严格的,像嫪毐这种出身,要想成为高爵并且封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既不会像蒙骜那样征战沙场,也没有吕不韦那样投机钻营的大脑,唯一的本事就会耍车轮……

  嫪毐封爵长信候,能拿出台面的说法,就是赵姬有一次出游的时候车马遇险,嫪毐奋不顾身救了赵姬的性命。

  这个说法只是赵姬为他封爵的说法,具体有没有遇险,谁也不知道,但是有了这个说法,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封为高爵。

  恼的是这货只知道自己快活,不知道避孕,害得自己怀了身孕,眼看事情要遮掩不住了,这可把赵姬急坏了,若是在咸阳宫发生这样的丑事那还了得?

  不说别的,两宫太王太后就能吃了她!

  赵姬只好买通卜人,然后装疯卖傻,假装中邪,打算远避雍城去产子。

  雍城是亲国的陪都,虽然没有咸阳这么繁华,但是那里远离政治中心,没有那么多人盯着自己,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完全可以瞒天过海。

  次日,赵姬带着一群宦官宫女,在嫪毐的陪同下准备离开咸阳,前去200里外的雍城。

  一大早,赵政就亲自来送行:“母后,雍城不比咸阳,若是身体有好转,就早点回来。”

  “君上放心,母后的身体这一段时间总是时好时坏……雍城虽然没有咸阳繁华,倒正合我养病。”

  坐上马车之后,赵姬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装疯卖傻了。

  “也好,只要母后身体能够安康,多住些日子也无妨,若是那边缺什么,我让人给你送去便是!”

  赵政目送着母后的车队出了咸阳城,才回到宫里主持一天的政务。

  ……

  吕不韦听说赵姬离开了咸阳城,心里暗暗高兴,他把赵姬转嫁给嫪毐,终于不用再担心玩火自焚了。

  赵姬和嫪毐到雍城之后,雍城的地方官立即出城迎接,安排赵姬住进了最好的大郑宫。

  嫪毐表面上是赵姬的贴身侍从,兼宫内宦官总管,但日子一长,雍城的地方官都知道嫪毐是太后的红人,一时间求官求财的权贵趋之若鹜,无不前来讨好巴结这泼皮。

  虽然泼皮只是个宦官身份,但却无形中成了雍城最高权力的操控者。

  两人远离了秦王,远离了咸阳的政治中心,更加的肆无忌惮,当年,赵姬在雍城产下一子,秘密养在大郑宫的密室里。

  不觉到了八月中秋,临近陈子安大婚的日子了,家里把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陈子安心里却有些惶恐,二十岁就结婚对他来硕的确有点太早了。

  陈子安本想再晚两年结婚,可是太王太后赐婚,那可是金口玉言,吐个吐沫都是钉,根本没有商量的机会。

  再说先秦时期的女子15岁开笄就当嫁了,莺歌已经十八岁了,在古代已经算是超级大龄女子了,再不嫁人就惹人闲话了。

  先秦时期的婚礼和后世差别很大,因为结婚的婚字有一个昏,因而新郎要在黄昏时迎亲。

  到了大婚这日,陈家在房里设大鼎,尊等饮食之馔具,准备大型饮宴。

  作为新郎官,陈子安要服爵弁,缁衣,缫裳,缁带,光这一身行头就很讲究。

  出发前按照规矩,陈善要大声命令儿子:“尔迎我相,承我宗事,勖帅以敬,先妣之嗣,若则有常。”

  意思是我命令你去把媳妇接回来,传宗接代,光宗耀祖!

  古代娶妻不是小事,主要是为了薪火传承,关系着一个家族的兴衰。

  陈子安按照规矩回答道:“喏!唯恐弗堪,不敢忘命!”

  其实这套台词是早就设计好的,不知道流传了多少代,陈子安父子不过是照本宣科而已。

  父子对完了话,陈子安就要去迎接新娘了,于是要坐上黑色的漆车,这和后世有很大的不同,不是披红挂彩。

  后面还要跟着两乘副车,还有带车帏的妇车一乘,随行的迎亲人员要穿玄端礼服,这个玄也是黑色的意思。

  意思是所有的随行人员都要穿着黑边礼服。

  因为秦国以黑色为吉祥色,和后世结婚一片大红色完全相反。

  迎亲队伍前面,还有一个打着火炬的在前面做前导。

  迎亲队伍到了王翦家,王家早已在祖庙设好神宴,莺歌穿戴首饰,缁衣缥边,立于房中,一位从小照顾她的老妈子站在右边,随行的女伴穿着黑色的礼服站在后面。

  像后世的陪嫁丫头,伴娘什么的都是没有的。

  陈子安带着迎亲队伍到了王家大门口,摈者出请事,入告,通知王家迎亲的新郎来了。

  王贲穿着黑边礼服到大门外迎接施礼,陈子安回礼,然后王贲领着陈子安去祭拜王家的祖庙,拜完之后,新娘莺歌从房里出来了。

  王翦作为长者见证,立在一旁,按道理他作为长辈应该四平八稳的坐在高堂之上,可是先秦时期没有发明凳子,只能站着了。

  王贲按照规矩训戒女儿:“戒之敬之,夙夜毋违命!”

  然后莺歌的生母接着训戒:“勉之敬之诉,夙夜毋违宫事。”

  接着庶母训戒:“敬恭听宗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事诸衿擎。”

  这个过程其实跟西方人在基督教举行婚礼是一样的,只不过这是先秦东方文化。

  陈子安也不知道这些规矩,只是跟着程序走,待女方父母把女儿训戒完之后,陈子安按照程序出门就走,莺歌就跟在后面出门,意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作为长辈,王翦,王贲皆不用出门相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