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承言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放人还是灭国?

承言天下 苏李云辕 3353 2020.05.23 09:51

  “塞壬!我放任你百年修魔,你居然敢对我的人下手?”风老震怒。

  “风归落?”

  塞壬惊讶地看着天空,此时风老的身影尚未出现,可是已经被他的仙力压制得仪式完全无法进行,“终究还是被你发现了!”

  “众人速速撤退!”

  在底下的洛西马上命令在场的所有部众撤退,她清楚的是,一旦风老降临,一切都已经枉然,再不撤退,可能在场所有人都得……

  “一个也不许走!”

  风老真身降临,在场所有人都无法动弹,甚至有一些修为较低的鲛人当场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风归落,别来无恙啊!”

  塞壬一脸狠辣地看着风老,此前魅惑吕承时的娇艳妩媚全然消失不见。面对着眼前的这个人物,就连已经成魔的她,也依旧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塞壬,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行事已经有些年头了,我一直不管你,是因为我答应了朋友不再插手轩辕大陆诸事。”

  风老脸色阴沉,眼中的杀意展露无遗,宛如修罗动怒,有种要杀尽此处一切生灵的意念,“现在你要动我的人,就是要与我作对,我可没说过与我作对之事我还会袖手旁观。”

  “现在吕承就在我手上,而且入魔可是他自己的意愿。”塞壬一手指着吕承的魔茧,一手顶着风老的压制说到:“这我可没逼他。”

  风老不置可否,一手抬起,压制之力加之更甚,压得塞壬毫无招架之力。

  这次他是真的动怒了,目光所及,皆是杀意。本来他隐他的居,海妖自己修自己的魔,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因为吕承,他根本不会出手。

  “风归落,你可不要太过分了,我可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塞壬被风老压制得死死得,一股无明业火早已按捺不住,腾然而起。

  “那就来让我试试你有多少斤两!”风老也暴起发作,白虹宝剑执于手中,顿时光芒万丈,四周狂风怒号。

  塞壬见谈判未果,魔力暴起,紫色的魔雾四散而开,引动周围的海水,掀起滔天巨浪。

  “在海里与我对战......”

  塞壬乃大海之主,大海是她的主场,只要引动大海之力,她有自信可以胜风老一筹,“风归落,你终究是老糊涂了啊!”

  风老默不作声,严重满是杀意,举起白虹剑,一手长指苍天。海面上一时狂风大作,飓风惊天,祭坛中的人几乎都抓不住地面,一个接一个地被刮到海里。

  塞壬引动大海之力,携带着翻天覆地般的魔力,刮起汹涌波涛,朝风老袭来。

  风老抬手一挡,力可掀天的巨浪被其单手挡于身前。巨浪中的魔气爆炸,威力惊天动地,但风老纹丝不动,如微风拂面般轻描淡写。

  拿着白虹剑的手再压下,原本扶摇的风直接调转方向,强压入海,硬是将海平面给压低了下去。

  刚刚还魔力喧天顶着风老的压制之力与之战斗的塞壬,被这狂风一压,直接被压跪在地,口中黑色的魔血溢出,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风老放开白虹,将其悬于面前,万丈白光顿时从白虹剑身上照射而出,白光所过之处皆引动起狂暴的灵力,将其飓风引得愈发狂暴凶残。

  整一个海平面上,无尽的飓风不断旋转,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整个海域的海水全部吸起,引动上天。

  塞壬赶紧催动魔力,欲将海水再次掌控在自己手中,奈何风老灵力过于强大,任她再怎么努力,那满满汪洋之水还是不听指使,全被风老给用风掀到了苍穹之上。

  ......

  这天,墨琅的驻军和居民都看到了海水倒涌的奇观。在距离墨琅千里之外的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水柱疾冲而上,似是将所有的海水都引入苍穹。

  修炼灵术的军士自然清楚这是不出世的大能所为,个个战战兢兢,生怕触怒了如此存在。

  墨琅不了解真相的百姓,则以为是天神降世,要引动神迹,纷纷朝着大海的方向跪拜而去。

  整个北冥的天空被天水压城,漫天的海水遮天蔽日,本来还算是晴朗的天空顿时被无量的海水遮成如黑夜般黑暗。

  反观北冥深处,祭坛之上,被风老抽上天的水直接降低了海平面,归墟之国的居民全部被逼到了海面之上,就连海底的建筑都一览无余。

  风老单手一挥,所有的风全部变成了锋利的风刃,只要是风所刮到的地方,全部被直接一刀两断,毫不留情。

  加上白虹剑引起的灵力狂暴,风刃的威力更加可怖,就连与风老对阵的塞壬,都被风刃斩到,再次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斩伤。

  “你想干什么?”塞壬看着风老的举动,一阵寒意从心底里升起。

  在她的印象中,眼前这个老头虽然修炼神道,但从未摒弃魔性,在他的盛怒之下,任何非人的行为都能做得出。

  白虹剑旋转而开,开始围绕着归墟国的百姓横飞,每次剑芒掠过,都有种要取人性命的杀气在萦绕。

  风老目光冰冷,像是看着一群待宰的羔羊一般,没有丝毫怜悯,比起眼前的真魔塞壬,现在的他更像一位震世魔神,动辄要灭掉当世所有人性命。

  “要么,你把吕承放了;要么,我将你归墟国包括你在内的所有国民,全都杀了,然后将吕承带走!”风老声音冰冷,没有丝毫感情。

  “放人还是灭国?你来选!”

  风老的话语真正地震慑到了塞壬,她本以为在大海之中,凭借真魔之力,可以与眼前之人一较高下。没想到几轮交锋下来,完全不是其对手,反而连保护自己国民都做不到。

  塞壬真的怕了,她本以为只要引吕承入魔成功,吕承便会成为北冥归墟国的一大战力,到时候即使风老过来兴师问罪,那也是吕承与风老之间的对决。

  现在入魔不成功,风老就已经问罪而来,她的计划也宣告失败。然而现在居然连争取最后一丝时间的机会都没有,反而被其抽去北冥之水,以归墟国民作威胁要她放人。

  无可奈何,眼前是当世最接近神之人,她这一才成魔不足百年的新魔,怎么可能是此人的对手。

  她一手举起,放下了吕承的魔茧,抽开魔茧上的魔丝,包裹住祭坛上的水晶,收回囊中。

  风老这才撤去那怒号的狂风,苍穹之上的海水直灌而下,炸起汹涌波涛。剩余飘散在空中的水花凝成雨点,纷纷落下。

  风老走向吕承,此时吕承的头脑都已经被魔气所染,额头处青筋暴起,魔气涌动,俨然已成半魔状态。

  只要再攻破他胸口处归灵石收住的最后防线,吕承将坠入魔道,永远无法回头。

  风老看到吕承的状态,再次怒火中烧,一掌冲向塞壬,带着恐怖威力的灵力,正面轰去。

  掌风当面袭来,塞壬立马用魔力阻击。两股力量交汇在一起,爆炸陡然升起,风老依旧纹丝不动,塞壬被爆炸的冲击轰飞出去。

  风老引动天地灵气,用至纯之灵激活吕承胸口的归灵石。

  一道残影从归灵石内出现,随着风老注入仙力,残影逐渐凝聚,一个战将模样的人出现在风老面前,仔细一看,那人样貌与吕承一模一样。

  “晚辈风归落,拜见剑神大人。”风老单膝跪下,尊敬道。

  一旁的塞壬见神明现世,赶紧跳入水中,引魔力逃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救了我的转世身,我应感恩与你,无需多礼了。”剑神挥手说到。

  “尚未救得,还需要剑神大人之助。”风老仍长跪于地,拱手说到,“不知……”

  “我知道,要用神力净化魔力嘛。然而如果这样,我转世夺舍重新证道之计划,算是真正失败了。”

  剑神叹了口气,本来他此世遇到吕承,是他莫大的机缘,可以夺舍入魂,借吕承的身体重新证道,谁知阴差阳错之下,成就了吕承。

  “也罢......挣扎百世,终归无缘。”剑神看着自己脚下吕承的身体,摇头道,

  “反正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当世之下,即便我夺了你舍,也依旧有可能无缘证道,不如直接将道果寄于你身,可能你这体质还可以逆天而行。”

  既然剑神已经下定决心,风老终是松了口气,拱手道:“谢剑神大人。”

  “行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其实没有这个必要,终是会伤了他。”

  剑神早已看穿了风老的想法,然而在他看来,风老完全没有如此行事的必要,“即使照这样发展下去,我的道果,终究是要由吕承来继承,何必呢?”

  风老只低下头,不作回答,拱手向着剑神,

  剑神也不再说话,单手举起引动仙力,注入归灵石之中。苍穹之上,羲和之光直照而下,顿时道果通天,天地和鸣,一股神道之力汇入归灵石。

  “幸好他此前已经获得仙躯,可以融合神力,不然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神仙难救了。”剑神自语。

  剑神的残影没入归灵石中,归灵石引动了神力,从归灵石一处,开始净化吕承身上的魔力。

  神力蕴漾而开,一点点地净化侵染全身的魔力,从胸口到头颅,再到丹田。

  “轰!”

  浩瀚的灵力再次从吕承的身体里爆发而出,与仙力和神力融合,吕承全身开始燃烧起来。

  他胸口的锁玉环终于被炽热的高温熔化而开,归灵石悬浮在其上,闪动着满是神力的光。

  吕承那蕴含着仙力的躯体散发着极高的温度,归灵石内的神力与其躯体内的仙力相互吸引,最终融合在一起,成了吕承身体的一部分。

  归灵石内的神力全部用于净化魔力,二力相对,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刻的吕承被仙力围绕着,蕴养着其身体,甚至使得其灵力之源出,部分的灵力都转化成了仙力。

  风老看着整个过程的发生,不敢作任何插手之事,只自语道:“不知道这么早就让你接触仙道是好是坏,但终归没有入魔道,也算万幸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