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 事情来了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38 2019.07.24 22:28

  吃了差不多,他们也该起身回杏花村了,不然,他们回去晚了,不知道钱婆子又会含沙射影什么。

  大丫和二丫将事先准备的熟鸟蛋藏在身上,打算带回去,偷偷给李香兰吃。

  随后,牛大力父女三人各自背起一捆柴火下山了。

  “爹,听小白说山上很危险,我怎么没感觉呢?”下山的路上,二丫看了看十分平静的周围,小脸满是困惑道。

  这是她第一次上大罗山,之前老听村里的小伙伴说,山上有多危险,经常有人上山后,就没有再回去,说山上有吃人的怪物,好恐怖。

  可她瞧着也没有多恐怖啊!

  “你还想我们遇到危险啊!”大丫没好气道。

  二丫可爱的吐了吐。

  牛大力笑道:“可能是我们运气好吧!”

  二丫想了想,好像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那爹,我们以后还能吃鸟蛋吗?”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渴望的望着牛大力。

   大丫尽管也很想吃,但她是长女,比二丫年长两岁,思考问题会比较多,大罗山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登时又教训了二丫一顿。

  “你个傻丫头,知不知道山上是很危险的?小白他爹就因为上了一次山后,差点把小命丢在山里。我们这次没事,不意味以后没事!”

  看着大丫一副大姐姐教训妹妹的模样,牛大力笑了,或许因为大丫是长女的原因,大丫从小就比较稳重,总为妹妹着想。

  而二丫,是一个机灵的小吃货,只是这份机灵,由于长期以来待在牛家受到各种辱骂的原因,导致二丫有些胆小。

  如今,在他面前倒是显得很自然许多。

  二丫嘟起小嘴,“爹,大姐老拍我脑袋,要是我真傻了怎么办?“

  牛大力笑了,“二丫要是傻了,那爹就养你一辈子!”

  “好啊,那我常常就有好吃的了。”二丫乐呵呵傻笑。

  大丫翻白眼,道:“就知道吃!”

  二丫顿时向大丫吐吐小舌头。

  一路走来,牛大力父女三人其乐融融。

  只是刚要到牛家时,牛家门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围了不少的村民。

  “爹,我们家发生什么事情了?”大丫问道。

  “不要出声,我们上去看看。”牛大力神情蓦然有几分严肃,一般情况下,村民是不会轻易围住某一处,而眼前的这一幕,像极了一群吃瓜群众正在围观着什么。

  还未到近前,耳边隐隐约约听见一些议论声。

  “听说牛家老二被脏东西附身了?”

  “这还能有假,你没瞧见老牛家都将神婆给请来了?那神婆一进牛家就说,这里有妖气!”

  神婆?

  这里有妖气?

  牛大力眼底精光蓦地一闪,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酝酿了这么久,钱婆子总算开始作妖了?

  希望不要让他失望!

  “大丫,二丫,你们快去找村长爷爷过来,不然,爹和娘都要出事了!”他半蹲着身子,神情严肃,压得声音道。

  大丫和二丫是听话孝顺的孩子,一听到爹娘要出事,神情纵使慌张,但想都没想就点点头,转身向着村长家的方向跑去。

  由于大多数村民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牛家院子里,倒是没发现不远处的牛大力父女三人。

  见两闺女跑远,牛大力深吸口气,迈着步伐,向牛家走去。

  此刻,门外围了不少村民,根本进不了牛家,他拍了拍一名村民的肩旁,“李叔,俺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今儿来了这么多人?”

  这话一出,可把那村民吓得半死,猛地转身见是牛大力,神情登时惊恐了,哆哆嗦嗦道:“你是牛大力!”

  四周村民一听这话,纷纷扭过头,可一见牛大力,脸色都和之前的村民一样,神情惊恐,纷纷避让。

  “李叔,我们昨儿不是才见过面吗?你怎么将俺给忘了啊?”牛大力挠了挠头,露出一副憨厚淳朴的傻笑,又看向一众村民,“大家这是怎么样?”

  一见到他那给人憨厚朴实的傻笑,一众村民之前惊恐的模样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狐疑。

  他们和牛大力同住一个村,朝夕相处也不少年了,对于牛大力是什么品性,他们大多数人都有所了解。

  而这憨厚朴实的傻笑很明显只有牛大力才会有。

  牛大力眼眸闪过不易察觉的狡黠,若要问他有什么优点的话,那么这张让人一瞧就是老实人的脸,就是一个不错的优点。

  没有人会怀疑一个憨厚朴实的老实人。

  “咳咳,大力啊!”李叔吞吞吐吐,脸色有些尴尬,他家距离牛家不远,可以这么说吧,牛大力是他从小看到大的,牛大力是什么样的人,他在了解不过了,那可是一个憨厚孝顺的好孩子。

  可刚才他居然怀疑这憨厚的好孩子被妖怪附身了。

  “这个...你还是自己进去看看吧!”李叔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好指向牛家道。

  “那行!”牛大力憨厚道:“李叔,明儿需要担水的话,记得叫俺,俺力气大,你腰疼,要是又伤到腰,狗剩该怎么办?“

  尽管他这话有拉关系的因素,但这李叔说起来也挺不容易的,唯一的儿子被朝廷征去打仗了,而当时,他儿媳妇刚怀孕,以为孙子一出生,儿子也该回来了。

  只是事与愿违,儿子非但没等来,等来的却是给阵亡将士的丧费,他儿媳妇一听见丈夫战死,受不了打击,直接小产。

  最后,孙子保住了,儿媳妇跟着儿子去了,留下李叔一个人照顾小孙子。

  李叔担心唯一的孙子养不活,就给孙子按了一个贱名。

  要知道在医疗条件差的古代,想要养活一个孩子其实并不容易,别看每户人有三四个孩子,可在三四个孩子前后又有多少因为小病小灾去了的孩子。

  所以,正所谓贱名长命,农家都会给自家孩子取一些贱名,比如:狗娃,猪娃,铁蛋之类的名。

  李叔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些年,他可没少让牛大力帮忙,而牛大力也没有抱怨过一句,就算他不开口也会出手帮他。

  这让他更加坚定眼前的牛大力并非什么脏东西附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