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3 厕所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134 2019.08.31 23:13

  “打酱油都打到我们杏花村了!我看你是过来找打的!”

  何重五举起拳头再一次揍在那孩子身上,那孩子委屈了,他是真的出来打酱酒的,只是刚出门就遇见张三带着十多人,他觉得挺威风的就过来瞅瞅,哪里知道张三是过来打人的。

  “老五,那个张三在我这儿!”却在这时,一名满脸麻子的孩子朝着何重五喊了一声。

  何重五扭头看去,“王麻子干得不错!给我抓好了,要是让他给逃了,我跟你没完。”

  “不要叫我王麻子,要叫大王!”那满脸麻子的孩子大喊道。

  “没问题,王麻子!”何重五应了一声,站起身,朝着那张三的孩子冲了过去。

  “都说不要叫我王麻子,叫大王!”王麻子又喊道。

  说话间,何重五已经冲了过来,王麻子可是清楚何重五的实力,见他冲过来,登时让开,那叫张三的孩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何重五拳头打了。

  “我让你扔石头!我让你扔石头!”

  何重五一拳拳落在张三身上,直接将张三给打蒙了。

  过来找事的十一个的孩子,有四个人逃了,其他七个孩子被一众杏花村孩子揍得鼻青脸肿,哭爹喊娘,尤其是那个朝二丫扔石头的张三,被打得只怕连他娘都认不出了。

  “二丫,这人是扔你石头的那个,你说怎么处理?”何重五将张三抓到二丫面前,问道。

  望着鼻青脸肿的张三,原本还有些生气的二丫突然不生气了,若是刚才让她处理的话,这张三可能还没这么惨,可惜了她遇到的那个人是何重五。

  “五哥,他都被你打得这么惨了,我看还是算了!反正刚才的石头也没打到我。”二丫声音甜甜道。

  “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人扔石头!”何重五一副大哥哥的模样教训道。

  二丫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哼!假仁假义!”趴在地上的张三撇撇嘴,

  何重五顿时气了,揉着拳头道:“我看你是皮痒了,敢这么和我妹子说话?”

  张三蓦然一阵寒蝉,二丫疑惑的看向他,“你为什么要拿石头扔我?我都不认识你!”

  “要不是你那什么蚯蚓养鸡,我家里的鸡又怎么会死?都是你们害的,你们这些害人精!”张三大喊道。

  一众杏花村的孩子面面相视,何重五仰头大笑道:“你们家养鸡养死了,关二丫什么事?你们觉得蚯蚓不能养鸡,那就别挖蚯蚓啊!”

  “是啊,有种你们就别跟我们抢蚯蚓啊!”

  “我们巴不得你们不挖呢!”

  所有杏花村的孩子齐齐大笑,眼中满是讽刺的望着地上的七个外村的孩子,他们巴不得其他村子的人不挖蚯蚓呢,这样他们家的鸡才能养得更肥一些。

  趴在地上的孩子有些懵逼了。

  难道杏花村的人还在挖蚯蚓养鸡?

  这不可能啊?

  吃了那蚯蚓会让鸡长虫子,杏花村的人怎么还敢给鸡喂蚯蚓,难道杏花村没死鸡?

  “不可能?你们也吃了那蚯蚓,不可能没事!”张三以为杏花村的人是想包庇二丫,这才这么说的。

  “我们村子还不需要你们这些外村人管!”

  “没错,赶紧滚回去,要是你们敢再欺负二丫,看我们不将你们废了!”

  在一众杏花村孩子的嘲讽下,那七个被打的孩子胆战心惊的落荒而逃。

  经过刚才的事情,二丫兴致厌厌,和小伙伴告辞后,提着小木桶回去,何重五几个人担心二丫路上会遇到麻烦,就将二丫送到家里。

  此刻,牛大力和周木匠在院子指着一处空旷的地方说着什么话。

  “大力,你想在这里弄个茅房,我能理解,可为什么一定要砌墙啊?一般的人家都是随便搭撘,还有你的茅房也太大了,又不是住人!”周木匠皱了皱眉头。

  牛大力挠挠头,笑道:“俺想在茅房里洗澡!”

  周木匠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在茅房里洗澡,他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过。

  古代洗澡真的很不方便,有钱的人家会买个大木桶,放在屋里,没事还能泡在木桶里,各种花瓣,各种丫鬟服侍。

  可一般人家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先不说一个能容人躺进去的大木桶,只能放在卧房里,太占地方了,就说大木桶要倒满水起码需要不少时间。

  有那时间将大木桶倒满水,洗澡都洗得差不多了。

  所以,一般人家都是随便冲洗,而且还不是每天都洗。

  不过,这问题在牛大力这边倒不是问题,他院子里就有口水井,打水还是挺方便的。

  于是,他打算让周木匠给建个卫生间,里面不仅能洗澡,还能解决各种问题。

  以目前的情况还是能建个类似现代的厕所的,比如蹲便器原本就能用陶瓷制作出来,管道也能用陶管代替,不需要多大技术活。

  周木匠觉得牛大力这是嫌银子多没地方花了,原本还想喝住牛大力这种大费周章的想法。

  可听牛大力简单将厕所的模样说了出来时,他皱眉思索了起来。

  一般人家不管是上大还是上小,都是随便撘个棚子,放给木桶,完事后,将木桶盖住,这样臭味就不会到处飞了。

  只是按照牛大力口述的那种蹲便器,他却有些好奇,将其埋在土里,用陶管链接地面挖好的便坑,用水一冲就完事了。

  不过,他毕竟只是木匠,对于制陶方面的事情,并不了解。

  随后,找来一名对制陶有所了解的工匠探讨一番。

  这工匠叫杨宝贵,曾经跟过制陶师傅学过几年,只是当知道想法后,杨宝贵都目瞪口呆了。

  一个茅房有必要做得比屋子还讲究吗?

  先不说地面铺瓷砖,就说那蹲便器是什么鬼东西,他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没见过呢?

  牛大力在地面画着蹲便器的图案,杨宝贵琢磨了一下,点点头,牛大力要求并不追求美观,只要过得去就行,重点是耐用,这一点还是挺简单的。

  平时多受牛大力一家好鱼好肉的照顾,这点小忙,他还是很乐意帮的。

  周木匠很好奇牛大力是怎么想出那个蹲便器的,牛大力傻傻的回答,“俺是看尿壶瞎想出来的。”

  这话可是将周木匠听怔住了。

  有些不明白和尿壶有什么关系。

  可仔细一想,他哑然。

  还别说,真和尿壶有关。

  不过,不是男子使用的尿壶,而是女子使用的尿壶。

  只是将女子使用的尿壶变大了许多,能让人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