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4 你稀罕我什么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729 2019.09.08 18:47

  次日清早,牛大力和周木匠坐在搭着棚子里闲唠嗑,而周围屋顶上正有不少大汉忙活着,这些大汉赤着上身,在烈阳下,一滴滴汗水源源不绝滑落,仿佛在众大汉古铜色的皮肤上染了一层油。

  “大力,我来时,看见了魏长谷带着一帮人去了村长家,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周木匠如今年纪大,可不像年轻时那么精力旺盛,干几个时辰也不嫌累,平时干一会儿,歇息一会儿,若是以前,有人请他修建屋子,他会以身体不适拒绝,可牛大力亲自请他,看在这孩子不容易的份上才来帮把手。

  不过,大力这孩子也懂事,平时总过来嘘寒问暖,为了他还在院子里搭了个供人歇息的棚子,不仅他累了能过来喝口茶,连帮忙修建的汉子同样能歇息。

  想到平时里一口一句喊着“爷爷”的两个丫头,周木匠满是皱纹的脸上泛起慈爱之色,他这一生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个孙子孙女旁生。

  “咱村长说一切有他,叫俺别担心。”牛大力憨厚一笑。

  对于王青阳,周木匠了解得比一般人要多一些,所以既然王青阳叫牛大力放心,那毫无疑问清富村的麻烦并不难处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晌午,李香兰和大丫,二丫从外面回来。

  “周爷爷!”大丫和二丫很有礼貌的朝周木匠喊道。

  “好孩子!”周木匠笑得慈爱。

  由于修建屋子,周木匠让李香兰母女没事去陪陪周黄氏,也就是周木匠的夫人,只要到饭点才回来做饭给众人吃。

  但牛大力懂周木匠的意思,家里修建屋子,外男比较多,让李香兰三人回避一下也是对的。

   更何况,他看得出周木匠对大丫和二丫两丫头的喜爱,又想到周木匠夫妇至今无子嗣,没有孩子的热闹,家里总会独孤一些,他便让李香兰多陪陪黄婶聊天。

  而大丫和二丫每次从周木匠家回来都会很高兴的和他说,黄奶奶对她们有多好,还给她们做了好吃的糕点。

  李香兰也常对牛大力说起周黄氏的好,甚至还认了周黄氏干娘。

  牛大力到不介意李香兰认周黄氏干娘,只要她喜欢,她做什么事,他都会支持。

  当晚,王青阳来到牛大力家,牛大力不用问也知道王青阳来的目的,一定和清富村有关。

  听说白天清富村众人来势汹汹,不是拿锄头,就是拿石斧,仿佛今儿不给个交代,他们就要将杏花村夷为平地般,后来,又怎么狼狈不堪的逃离杏花村,牛大力不用想也知道那魏长谷一脸懵逼的模样。

  想想看,十里八村的村长都在王青阳家里等魏长谷,一致不承认村里有死过鸡,就算有死鸡,也是正常的死亡,根本不是魏长谷说的那般是喂了蚯蚓而死的。

  魏长谷当时确实是一脸懵逼。

  他就算怎么想也想不出王青阳是用什么办法让十里八村的村长撒谎的。

  “大力,你是没见到魏长谷的样子,那一脸迷糊的样子,就算离开我们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王青阳爽朗一笑,能看到魏长谷憋屈的模样,他心里就特别开怀。

  “王叔,你和那清富村村长有仇?”上次,牛大力就发现魏长谷和王青阳有些不对付,魏长谷事事针对王青阳,而王青阳对魏长谷也没露什么好脸色。

  “当年的手下败将。”王青阳淡淡一笑,随后神情怀恋道:“这件事就要从我年轻时说起。”

  (¬_¬)瞄。

  不用看了,又要一番高谈大论了。

  经过这两日和王青阳的接触,牛大力发现王青阳有一个特殊的喜好,就是明明一句话能解释完的话,偏偏要唾沫横飞一番。

  尤其是在说关于王青阳自己的事,王青阳更喜欢添加各种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环环相扣的情景,显示自己。

  若不是这世界不流行写自传,他敢保证王青阳能写百万字的个人自传,而且情节还不带重复,各种一波三折,感人肺腑让人流涕。

  听了快半个时辰,牛大力总算知道王青阳和魏长谷到底是什么恩怨了,原来两人是情敌关系,为了争一名女子,互相看不对眼。

  当然,结局是王青阳获胜,抱得美人归,而魏长谷怀恨在心,一直和王青阳作对。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青阳居然能用上万字夸赞伍氏是如何如何的美艳动人,句句不同,词词经典,让牛大力一阵目瞪口呆。

  这是跪了多少搓衣板,才有这番好口才啊!

  好在,李香兰没有这爱好,不然,让他想破脑子他也想不出几百字啊!

  不过,伍氏,牛大力也见过,举止大方,仪态端庄,尽管美貌随着年华淡去,但完美的五官还是能看出年少时定是十里八村一顶一的大美人。

  也难怪王青阳会这么惧内。

  夜晚,李香兰侧着身子,看着牛大力,“大力哥,你稀罕我什么?”

   o(╥﹏╥)o

  想来李香兰一定是听见王青阳给伍氏的上万字赞美。

  可王青阳挖的坑,为什么要他填啊!

  他都多少年没读过书了,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甜言蜜语来。

  看着一脸懵逼的牛大力,李香兰“噗呲”一声笑了,笑得秀美,“跟你说笑的呢,瞧都将你想成什么样了?”

  好险!

  他的人设就是不太会说话的主。

  牛大力挠了挠头,露出招牌式的憨笑。

  却在这时,李香兰双手搂着他的胳膊,柔声道:“大力哥,你知道吗?九年前,我真的以为我要死了,是你出现救了我,看着你的身影,我...”

  说到这儿,李香兰白皙的脸蛋一红,羞涩道:“那时我告诉自己,若是能嫁给你,我会好好做你的妻子,不管多苦多累。”

  柔柔的声音。

  真切的语气。

  牛大力明白李香兰说的是当年在野猪口里救了她的事。

  只是为什么有种被撩的感觉?

  而且,他怎么感觉李香兰说得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忽然,脑海浮现一个个词。

  时间点有了。

  事情有了。

  形容润色?

  看着李香兰羞涩的红晕。

  这也有了。

  海誓山盟...

  卧槽,这不是第一世撩妹的套路公式吗?

  当女友询问:“你喜欢我什么?”

  这时候只要按照一个时间点+一件事+形容润色+海誓山盟,这条公式回答,起码八十分有了。

  不过,相比刻意的运用套路公式,李香兰这种发自内心的,会更感人。

  与牛大力家卿卿我我相比,老牛家主屋里,钱婆子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最后忍不住问身旁的牛老根道:

  “老头子,你说王青阳为什么这么帮牛大力啊?我可是听说十里八村的村长都死鸡了,可那王青阳一出马,那些村长都说没死鸡,一定是王青阳给了村长什么好处,封住他们的口了。”

  “我怎么知道?”其实牛老根也有些睡不着,可他依旧闭着眼,假装睡着了。

  “你说大力该不会是王青阳的种吧?”钱婆子不禁猜测道。

  “你睡不着,就给我出去!”牛老根猛地坐起身,瞪着钱婆子,以他对夏青草的了解,就算钱婆子偷汉子,她也不会。

  夏青草是牛大力的生母,长得并不好看,性子老实本分,身板粗壮,当年牛老根是很不乐意这门亲事的,可不管他怎么反对,他爹都不同意。

  后来,夏青草进门,便操持起家里的家务,不管是农活,还是家里的活计,她都驾轻就熟。

  尽管他不喜欢夏青草,但还是不容钱婆子诋毁夏青草的。

  钱婆子撇撇嘴,心里却忍不住嫉妒起夏青草来,都死了这么多年,这老头还没忘记。

  “好了好了,赶紧睡罢,永气最近快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中了没?就算不中,还有明年。”牛老根轻声道。

  说起永气,钱婆子顿时自豪了,“我的孙儿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不会中?”

  “是是是!可要没有我的功劳,你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孙儿!”牛老根笑得很是淫荡。

  “小声点,想让孩子们听见啊?!”

  钱婆子白了牛老根一眼,可却在这时,钱婆子惊呼一声,随后,屋里蓦然传出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