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 被自个人打了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186 2019.08.19 21:40

  “大力叔!”

  何重大几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吃饭了没?要不晌午在叔这里吃?”牛大力点点头,何家这几个孩子尽管在村子里孩子中颇有凶名,但性子倒是不坏。

  “不了,叔!我娘应该在家里煮好饭等我们回去吃!”何重大摇摇头。

  何重大几个孩子就要离开,却被二丫叫住了,只见二丫急匆匆从屋里拿了些麦芽糖,这些麦芽糖是之前牛大力在镇上买给大丫和二丫吃的。

  “这个给你们吃。”二丫将包在桑皮纸里的麦芽糖递给何重大。

  何家几个小的眼巴巴的看着何重大,好似何重大不开口,他们就不要这些麦芽糖般。

  见几个弟弟很想吃的模样,何重大犹豫,像他们家,连吃顿饱饭都是问题,那就更别提糖了,那简直是见都没见过。

  牛大力倒是有些意外。

  什么时候二丫和何家几个小子关系这么好了?

  不过,孩子嘛,多交几个还是有好处的。

  “二丫给你们的,你们就收吧!”牛大力道。

  “那谢谢大力叔了!”何重大朝牛大力道谢,又朝二丫道:“也谢谢二丫妹妹!”

  “谢谢二丫妹妹!”何家几个孩子谢道。

  二丫笑起来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

  随后,何家几个孩子拿着二丫给的麦芽糖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你们什么时候和何家小子这么熟了?”牛大力好奇的看向大丫和二丫。

  “就是不告诉爹听!”

  二丫小脸笑嘻嘻,就拉着大丫往屋里走去。

  牛大力摇摇头,尽管闺女不想说,他也没打算继续问的意思,毕竟,哪个孩子没有几个小秘密的。

  嗯,这大概就是小伙伴之间的秘密吧。

  ……

  晌午,老牛家,张氏见到狼狈不堪的牛永立,眼中都快冒火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哪里舍得打一下。

  可此刻牛永立身上满是泥土,脸上一块块淤青,不用问也知道被人给打了。

  “娘,是大丫,二丫那两个贱丫头叫何家小子打我的!”牛永立登时哭着告状,并且一番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张氏越听脸色越是难看,“敢欺负我儿,看我不将那两贱丫头的皮给扒了!”

  “扒谁的皮?”这时,牛大壮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屋就见到满脸淤青的牛永立,不由吃惊道:“永立,你这是咋了?”

  “还能咋了?还不是让你二哥那两贱丫头叫人给打了!”张氏气不顺道:“不行,我要找他们好好问问,干嘛打我儿子!”

  若不是钱婆子如今在碎叶镇里,她一定会找钱婆子好好说道说道。

  “好家伙,将我儿子打成这样,不赔个七八十两没门!”牛大壮眼中精光一闪,装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张氏哪里不知道牛大壮的想法。

  不过,那牛大力不是打了一头大虫吗,想来一定卖了不少银子。

  牛永立还嫌没机会复仇呢,顿时兴冲冲的和牛大壮,张氏一起朝着牛大力家走去。

  ……

  牛大力一家正在屋里吃着午饭,李香兰做得菜很简单,白菜炒肉,黄瓜炒鸡蛋,以及一盘咸菜,尽管菜色简单,但比起在老牛家时已经不知好了多少,起码大米饭是管饱的。

  大丫和二丫吃得格外开心,嘴角都沾着几粒白米饭。

  “我怎么觉得这两丫头今儿心情特别好?”李香兰小声在牛大力耳边说道。

  “可能今儿交到新伙伴吧!”

  牛大力笑着夹了块肉放在李香兰碗里。

  李香兰脸微红,低头吃着饭。

  可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张氏尖锐的嗓门声。

  “牛大力,李香兰,给我滚出来!”

  李香兰疑惑的看向牛大力,“这声音好像是三弟妹的?三弟妹叫我们有什么事?”

  “俺也不知道。”牛大力摇摇头,“俺出去瞅瞅!”

  说着,站起身,正要朝屋外走去时,突然瞥见大丫和二丫眼中的惶恐不安。

  他微微拧起眉。

  难道张氏过来,和大丫和二丫有关系?

  “我跟你去!”

  李香兰也没心情吃饭了,放下碗筷,和牛大力一起走出屋里。

  大丫和二丫见状,赶忙也跟了出去。

  走出屋里,就见院子外的牛大壮一家三口,此刻张氏指着他们就骂,“你们总算有脸出来了!我还就不信,你们一直龟缩在屋里不敢出来!”

  牛大力无语。

  他们什么都还不知道呢,这张氏一上来就扣了一顶大帽子给他们。

  晌午不少村民从地里忙活完,正打算回家里好好睡个午觉,而牛大力家尽管偏了一些,但从地里到杏花村都要经过这儿,此时听见张氏的骂声,纷纷不由好奇的凑了过来。

  “三弟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李香兰柔声道。

  “别给我装蒜!”张氏怒气冲冲,指着大丫和二丫,道:“你两个贱丫头叫人将我儿子打了,这件事我跟你们没完!”

  牛大力看向牛永立,牛永立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看来被打得不轻,可要说是大丫和二丫叫人打的,他死也不会相信。

  不要说牛大力不信,连李香兰也不信。

  大丫和二丫什么性子,没有比他们做父母的清楚。

  “三弟妹,会不会弄错了,大丫,二丫怎么可能叫人打永立这孩子?”李香兰道。

  “不是你们打的,还能自个摔的!”张氏顿时坐在地上,哭嚎道:“没天理了,二伯家两个丫头叫人打自个堂兄,这算哪门的道理啊?”

  许多村民不明所以,但瞧见牛永立脸上的伤势,确实是被打了。

  不过,尽管他们不了解大丫和二丫是什么性子,但牛大力和李香兰的为人,不少人还是清楚的。

  “牛家老三家的,你们会不会弄错了?”有一名中年汉子道。

  “怎么会弄错!孩子亲口说的,难道孩子还能冤枉他们不成?”张氏指着牛大力一家,伤痛欲绝哭道:“我儿子好好一个读书人,被打得连笔都拿不动了,以后还让他怎么读书写字啊?!”

  周围人面面相视。

  大丫急红了眼眶,“不是我们,我们没打三堂兄!”

  “当然不是你们打的,是你们叫何家八个兔崽子打的!”张氏怒吼道。

  “不是何家哥哥打的,是三堂兄叫人打我们,然后三堂兄被他叫来的人给打了!”二丫着急解释道。

  哈?

  被自个叫来的人给打了?

  一众村民突然有种脑子不够用的感觉。

  牛大力嘴角扯动了几下。

  他还是比较相信二丫的话的。

  二丫说牛永立被自己叫来的人给打了,那一定没错。

  不过。

  这操作...

  有些牛逼。

  (σ_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