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8 俺只会打猎种地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66 2019.09.10 22:49

  炎炎夏日,大榕树下,不少妇人都在议论着昨日开原县的县令来了杏花村。

  有人暗自后悔没去牛大力家,不然也能在县令面前露个脸,往后就有在亲朋好友面前吹嘘的资格,自己也是见过大官的人。

  不过,相比县令来到杏花村,更多人议论的还是关于牛大力拒绝去衙门当差的事情。

  这在所有村民看来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要知道在衙门当差,那就是个官了,以后谁见了不会敬重的喊一声“官爷”。

  可偏偏牛大力给拒绝了。

  卧槽!

  他居然拒绝了!!

  这有多傻才会将这祖上冒青烟的大好事给拒绝啊!!

  无数人心里都在骂牛大力是不是傻了,若是换做他们,还求之不得呢。

  只是想到牛大力连养鸡的不少好法子都告诉他们听了,貌似拒绝去衙门当差,也不是那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说是这么说。

  但他们心里难免羡慕嫉妒恨啊!

  难道这就是老话常说的傻人有傻福?

  议论牛大力时,不免会谈及到老牛家,众所周知,如今老牛家和牛大力没有任何关系,若是老牛家得知昨日县令到牛大力家的宴席上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想到这一点,不少村民笑了。

  以至于,这一天,牛老根扛着锄头,正打算下地干活,路上刚好遇到五个朴实的壮汉。

  原本以为这些人会像之前一样对他爱答不理,可万万没想到这五个村民突然对他十分的热情了起来。

  “牛老哥,听说咱们县令去你儿子家喝酒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好事啊,以后老哥发财了,可要多多关照我们这些同乡啊。”

  牛老根听得有些懵。

  什么县令去了他儿子家喝酒?

  可仔细一想,猛地双眼瞪大,赶忙询问道:“你们说昨儿咱们县的县令去了牛大力家?”

  “你还不知道啊?哦,对了,你如今和大力断了亲,也难怪昨儿大力摆酒没请你们家的人去。”

  “那怪可惜的,平时像咱们这些人,哪能见到县令一面啊?没想到昨儿还被我们给瞧见了,还别说咱们的县令够气派!”

  五名村民笑着议论,可牛老根整个人呆若木鸡,开原县的县令还真去了牛大力家?

  这怎么可能?

  堂堂的县令,怎么会去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户家?

  “这算啥可惜的,更可惜的是咱们县令好心让大力去衙门当差,可大力竟然给拒绝了,你们说他傻不傻?”有一名村民叹道。

  其他四名村民也是摇头叹息附和。

  牛老根听傻了,以为自己听错了,赶忙追问道:“你们刚才说什么?县令让牛大力去衙门当差?”

  “是啊!可惜被大力给拒绝了,大力说什么,他是个庄稼汉,就会打猎种地,啥都不会了。哎,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是好!这可是祖上冒青烟的好事,要是我,别说杀鸡,就算杀头猪祭拜祖先赏的好运。”那村民回道。

  牛老根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呆愣在原地,脑海不断回荡着,“县令让牛大力去衙门当差!”。

  看着牛老根呆傻的模样,那五名村民暗自偷笑,他们心里羡慕嫉妒恨,可和牛老根对比起来,心里突然敞快了不少。

  起码他们和牛大力的关系只是同村,可牛老根那是牛大力的亲爹,而且前不久还将牛大力一家给赶出家门,如今牛大力受到县令赏识,最后悔的莫过于牛老根了。

  听说牛大力之所以受县令看重是因为养鸡的法子,牛老根肠子都悔青了,心里不断暗骂牛大力是个蠢货,又极度后悔前不久跟牛大力断亲。

  没有断亲之前,他还能说养鸡的法子和他们老牛家也有份,可如今断了亲,两家互不相干,就算牛大力因为养鸡的法子受到县令的赏识,也和他们老牛家没有任何关系。

  原本还想下地干活的牛老根顿时没了兴致,垂着头转身回家去了。

  看着牛老根离去的背影,一名村民摇摇头,道:“也不知道牛老根咋想的?大力那么好的孩子让他给分出去,留下两个只会赌钱的懒汉,现在好了,那么多块地就牛老根一人种。”

  “谁知道他咋想的,对那不是亲生的牛大勇都比牛大力好,可能被那钱春花给迷了。”另外一人笑道。

  村里谁不知道牛老根娶了一个刚丧夫不久的寡妇回家,而且那寡妇还带着一个儿子嫁入老牛家,改名换姓为牛大勇。

  “对了,你们觉不觉得那牛大勇和牛老根有些像?该不会牛老根还没成亲之前,就和钱春花搞上了吧?”

  “还别说,牛大勇的鼻子眼,还真和牛老根有些像!”

  “好了好了,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别学那些妇人背后嚼舌子。”

  五名村民一边说着话一边朝自家的地走去。

  ……

  与此同时,牛大力刚从河边打了三条鱼回家。

  二丫跟在他身旁,小脸上写满了可爱的笑容,这小丫头今日突然说要吃红烧鱼,他觉得许久没吃鱼了,便和小丫头去河边打几条鱼回家煮。

  只是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牛老根。

  此刻,牛老根沉着脸盯着他和二丫,那愤怒的目光弄得牛大力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二丫害怕的躲在牛大力身后。

  尽管在老牛家时,牛老根并没有打骂过李香兰母女三人,但没有牛老根的纵容,钱婆子怎会肆无忌惮的虐待李香兰母女三人。

  “听说昨儿咱们县的县令去了你家?”牛老根阴沉着脸问道。

  牛大力点点头,“咋了?”

  “咋了?你还好意思说咋了,县令让你去衙门当差你怎么就拒绝了?就算你不想去,你也可以介绍给你大哥和弟弟啊!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缘。”牛老根一肚子气怒道。

  前面的话听起来好似牛老根在为他拒绝去衙门当差而生气,可话往往后面才是重点。

  介绍牛大勇和牛大壮去衙门当差?

  牛大力很想问问牛老根凭什么!

  就凭一个想打他媳妇的主意,另一个总想在他身上捞好处的好兄弟?

  想得到挺美的。

  “俺只会打猎种地,俺也没本事让大哥和大壮去衙门当差!”

  牛大力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