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2 朋友,中秋快乐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60 2019.09.13 00:37

  次日清晨,他们乘坐着老柱叔的牛车到了镇里,对于天性爱玩的二丫而言,可激动坏了,恨不得将整个碎叶镇给逛个遍。

  牛大力一家先去了布庄,这一次他们并不是来买布的,而是孙寡妇将一些荷包手帕托付李香兰拿到一家名为花锦阁的布庄卖。

  花锦阁是碎叶镇一家很小的布庄,掌柜是一名年纪约莫三十多,颇有几分风韵的妇人,认识她的人都称她为顾娘子。

  顾娘子和孙寡妇的情况相似,丈夫逝世,留下两个孩子让她独自抚养,但她比孙寡妇好上许多,起码她有丈夫留下的一些家当,在镇里开了一家布庄,养活两个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或者同为寡妇的原因,顾娘子对孙寡妇颇为照顾,听说牛大力一家是孙寡妇叫来送荷包手帕的,很客气的迎接。

  对于容貌极好的李香兰,却下嫁给一个长相憨厚老实的庄稼汉,顾娘子有些不可思议,她觉得以李香兰的姿色,就算嫁不入高门大户,也能嫁给有些田地的员外。

  不过,看这对恩爱的夫妻,还有两个可爱讨喜的丫头,顾娘子也不会说一些拆散别人家庭的话来。

  将荷包手帕交给顾娘子,顾娘子点算了一下银两,交到李香兰手中后,牛大力一家离开花锦阁。

  “香兰,家里有俺,你不用绣东西拿去卖银子!”牛大力怜惜道。

  “我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绣些物件打发一些时间。”李香兰盈盈一笑。

  牛大力语塞,心里无奈,想了想,道:“要注意歇息!”

  李香兰脸微微一红,垂着眸子,抿嘴笑着,笑得格外甜蜜。

  随后,他们往集市里走去。

  人们最喜欢逛早市,街道两旁都是摊贩,卖各种物件的都有,街道中来来往往的行人挤得水泄不通。

  牛大力一家在集市里逛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人卖小狗的摊位,大丫和二丫不禁有些失落,牛大力摸了摸两个小丫头的小脑袋,安慰了几句。

  “镇里买不到,咱们回村里看看,谁家的狗生了小狗,俺买几只小狗回家养!”

  昨晚,他跟大丫和二丫说家里要养小狗,这两丫头可是高兴坏了,毕竟,小女孩都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

  大丫很听话的轻嗯一声。

  二丫嘟起小嘴,小脸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买不到小狗,牛大力一家也只能打道回府了,不过,牛大力还是在集市里买了些小女孩喜欢的头绳给大丫和二丫。

  “这不是大力吗?”

  在卖头绳的摊位上,一道圆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牛大力回过头,一个肥胖的身影挡在他面前,他笑道:“原来是刘掌柜啊,还真巧!”

  刘富贵那满是肥肉的脸,笑起来小眼睛都看不见了,露出一条缝,他身后跟随着两个小厮服侍的少年。

  此刻,刘富贵心底压抑不住的激动。

  要知道第一次和牛大力交易时,他瞧见猛虎的箭伤,就隐隐猜测出牛大力身手不简单,这才以高出市场价的一倍收购了牛大力猎杀的猛虎,打算能和牛大力交好,让他以后有猎物就卖给鹳雀楼。

  果然,牛大力没让他失望,隔了两三天,便猎杀了好些野鸡野兔。

  只是刚开始刘掌柜还比较镇定,可后来猎物越来越大,不是狍子,就是鹿,连山猪也往鹳雀楼运来,他从之前的镇定变为震惊,又从震惊转变为压抑不住的喜悦激动。

  那段时间,由于他们鹳雀楼有大量的野味,碎叶镇里不少的富贵人家都往他们鹳雀楼来,逐渐的连一些外镇的富家公子哥也过来品尝。

  要知道像他们这种酒楼,一般人可消费不起,能消费得起的也不在乎那十几两银子,于是,他们鹳雀楼生意越来越好,赚了不少的银两。

  反观,和他们鹳雀楼比肩的黄雀楼却门庭冷落,都快闲得拍不苍蝇了。

  若不是后来牛大力没有再像之前那般继续大量往鹳雀楼送猎物,让黄雀楼有了些许喘气的时间,只怕如今黄雀楼继续拍苍蝇。

  刚开始,刘富贵以为牛大力是将猎物卖给其他酒楼了,在碎叶镇能收购牛大力那么多猎物的酒楼客栈,也只有他和黄鹤楼两家。

  后来,他又打探出一个不得了的消息,黄鹤楼大少爷竟然是牛大力的妹夫,这让他有些搞不懂了。

  黄鹤楼东家和牛大力是亲戚关系,那之前为什么牛大力还将那么多猎物卖给他一个外人?

  有了这疑惑,刘富贵立即让人探听消息。

  最后得知牛大力一家在老牛家凄惨的遭遇,又在镇里遭牛金玉羞辱,顿时让他目瞪口呆了。

  不过,这对他而言,却是好事。

  只要牛大力和老牛家关系差,那么牛大力就会将打来的猎物卖给他们鹳雀楼。

  牛大力简单的和刘富贵介绍了一下李香兰,和两个丫头。

  刘富贵一见到李香兰的容貌,直夸牛大力真幸福,那带着男人都懂的笑容是什么鬼。

  随后,又夸起大丫和二丫。

  还别说,若不是牛大力亲口说这两闺女是他的,刘富贵都要怀疑这是哪府出来的小姐了。

  “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忽然,刘富贵沉重道。

  牛大力疑惑的看向他。

  “还好两闺女,没随你!”刘富贵拍了拍牛大力的肩。

  噗!

  这是间接讽刺他平平无奇?

  不过,牛大力也不得不承认刘富贵的话说得没错。

  这就叫做话糙理不糙。

  “听说你新屋刚修建好,我没去祝贺一下,实在不该,这是给两个小的见面礼。”刘富贵将腰间的两块玉佩取下,交给大丫和二丫。

  “我们不能收!”大丫赶忙拒绝道。

  二丫见姐姐没收,她也不收,而且,爹爹说了,别人的东西不能乱拿。

  “使不得使不得!这么贵重的物件,我们怎么能收?”李香兰赶忙推辞道。

  刘富贵就不爱听这话了,一番大道理,什么长者赐不可辞的说法,说得李香兰两口无言。

  最后还是牛大力让收,李香兰这才为难的让大丫和二丫收下刘富贵的见面礼,大丫和二丫也很有礼貌的道谢。

  刘富贵不得不感慨牛大力夫妻会教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