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 牛金玉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18 2019.08.10 23:56

  李香兰觉得买启蒙书就够了。

  像练字的字帖,和纸墨笔砚就没必要买,女子又不能科考,字写得再好也没用。

  但牛大力不同意,说好不容易来镇里一趟,就将要买的东西买齐了。

  更何况,他们家也不缺那点银子。

  李香兰有些生气。

  他们家里才有那么点闲钱,大力哥怎么就不知道省点呢?

  “香兰别担心!俺力气大,不会饿着你们的。”牛大力举起粗壮的手臂,憨厚道。

  李香兰又好气又好笑,杏眼圆睁,瞪了他一眼。

  只是瞧见大丫欣喜的拿着字帖时,她有些不忍见到大女儿失望的眼神,大女儿从小到大没少跟着她吃苦,而且大女儿也懂事,从来不抱怨一句。

  她心里一叹,银牙一咬,又挑选了些让大丫和二丫练字的字帖,以及纸墨笔砚,便询问书店小厮价格。

  “客官,共八两五百文钱。”书店小厮算了一下道。

  李香兰知道这些东西价格不便宜,但八两多还是出乎她的意料的,就算普通人家半年下来的花费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麻烦小哥,将东西包起来!”牛大力想都没想就先将银两给付了。

  “好好好!”书店小厮接过银两,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赶忙拿起他们购买的纸墨笔砚就到后屋打包起来。

  “我又没不同意不买,你这么着急付钱作甚?连讨价也没有!”李香兰娇嗔道。

  牛大力挠了挠头,露出憨厚朴实的笑容。

  只要他露出这副憨厚可掬的模样,李香兰不管多气,也会气消,实在是他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了。

  “这不是二哥吗?”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领着牛云茹走入书店里,在她们身后还跟着两名婢女。

  牛大力没想到来镇里会遇到牛金玉,在他印象里,这小妹很小的时候,特别喜欢黏着他,总是在他身后喊着二哥,二哥,可长大后,却很是疏离他。

  他当然知道这有钱婆子教唆的缘故。

  “小姑!”大丫和二丫喊道。

  “是小妹啊!”李香兰问候道。

  牛金玉眼中满是嫌弃的瞥了李香兰母女一眼,在她看来李香兰就是一个下人,连同她的女儿也是下人,根本不配和她说话,更不配做她牛家的媳妇,孙女。

  在牛金玉身旁的牛云茹却是满眼怨毒的望着牛大力一家四口。

  都是这个傻二伯害的,害得她被村里那帮泥腿子议论,只能跑到镇里躲避风头。

  不过这样也让她见识到镇里的富裕生活。

  每日见着小姑穿金戴银,不仅有好多的丫鬟服侍,还有名贵漂亮的衣裙穿,首饰戴,看得她眼馋不已。

  尽管小姑总会送来好看的衣物首饰给她,但和姑姑相比,她的那些东西和乞丐没什么两样。

  这让她更加坚定要像姑姑一样,嫁给姑父这样有钱的公子哥。

  “二哥,听说你们从家里分出去了?不是小妹小瞧你,离了爹娘,你只怕连自己也养不活!”牛金玉一副教训的口气道:“原本还有三四年的命,你就应该好好待在牛家!非得分家做什么?真是自讨苦吃!”

  不清楚情况的人可能以为牛金玉是为了牛大力好,可牛大力清楚这分明就是在挖苦他呢。

  “是不是这贱人挑唆你离开爹娘的?”牛金玉眼神不善的望着李香兰,“果然是个下贱的胚子!”

  李香兰垂着头不敢说话,大丫和二丫也很害怕这个小姑。

  “小妹,有你这么你和二嫂说话的吗?”牛大力怒斥道。

  “你....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牛金玉有些惊讶的望着他。

  “俺是你二哥,怎么就不能和你这么说话了?你小时候换开裆裤,还是俺跟你换的,难道俺说你一句也不行?”牛大力语气憨厚大声道。

  牛金玉气得满脸羞红,气是因为牛大力竟然敢在大庭广众说她的囧事。

  身后的两名丫鬟顿时垂着头偷笑。

  “小姑别气坏了身子,二伯自从那次生病后就这样了,老是气爷奶,有一次还将奶气晕过去呢!”牛云茹不忘泼脏水。

  周围凑过来的路人纷纷朝牛大力指指点点,“没想到这个汉子看起来老实,没想到这么不孝,连爹娘也气!”

  牛大力眼底的冷意转瞬即逝,顿时一副很是着急的模样,道:“大侄女,上次明明是你陷害你两妹妹偷鸡蛋,害得她俩差点让你奶给打了,俺只是说你当姐姐不能陷害妹妹,不然以后嫁不出去,奶这才差点气晕的!”

  此刻,牛大力憨厚淳朴的脸庞急得憋红,不经让周围的路人猜测不已。

  “原来是老太太气不过孙女陷害亲姐妹啊?”

  “还真没想到那小姑娘长得斯斯文文的,居然连亲姐妹也陷害!”

  一时间,议论声此起彼伏。

  “不是的,他说谎!”牛云茹气急道。

  “够了!二哥,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侄女的错处,是一个长辈该有的行径吗?”牛金玉大声质问道。

  牛大力很想笑。

  刚刚牛云茹一个晚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长辈,你怎么不说了?

  现在居然还敢教训他。

  “俺没有,俺只是想解释!”牛大力脸露着急,忙摇手道。

  “哼!原本还想劝你重新回牛家,看来没那必要了。没有家里的帮助,你以为就凭你能养家?别到时哭着求到爹娘那。”牛金玉讽刺道。

  “还有你一个不通文墨的农户来书店作什么?这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别脏了这里的东西,这里的东西可精贵着呢?就算你将你两丫头卖了也赔不起!”

  就这时候,书店小厮从后屋出来,满脸笑意,高喊道:“客官,你买的笔墨纸砚在这儿。”

  只是当他瞧见书店外围了不少人有些懵圈。

  咋回事?

  怎么这么多人?

  牛大力有些想笑。

  这书店小厮出来得也太准时了。

  刚刚牛金玉还说他买不起书店里的东西,偏偏这小厮还大声喊那一嗓门,担心别人听不见啊?

  此刻,牛金玉脸色仿佛吃了只绿头苍蝇般一样难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