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 分家?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83 2019.07.30 18:58

  望着王神婆惊慌失措的离开,牛大力嘴角泛着一丝笑意,这王神婆临走之前,还帮了帮他一把。

  此刻周围议论声络绎不绝,无数人看向牛老根,以及钱婆子眼中透着嫌弃,原来从头到尾都是这两人搞得鬼,弄得他们差点就信了。

  “太不像话了,原来那个神婆是牛家请来诬陷牛大力的!”

  “我就说嘛,牛大力那么憨厚的人怎么会是妖怪?这牛家也太可恶了,居然说牛大力是妖怪!”

  “是啊,要不是刚才那神婆良心发现,我们都要被牛家给骗了!”

  听着从周围传来的议论声,就算一贯死皮赖脸的钱婆子也差点气背过去。

  张氏和牛云茹脸色苍白,这怎么和想的不一样?

  牛大壮有些懵,他搀扶着牛老根,满脑子都是疑惑,这王神婆是他们请来的不假,可他们只是出银子除妖啊,怎么变成了他们花银子陷害牛大力了?

  难道其中还有他不了解的事情?

  “太好了,大力哥你不是妖怪!”李香兰喜极而泣。

  “牛老弟,你如何能这般做是?大力怎么说也是你亲儿子?”李叔叹了口气道。

  孙寡妇一贯就不信那些什么神婆,觉得这些十有八九是骗人的,但也想不通为什么那王神婆怎么突然就逃了。

  不过,这不妨碍她嘲讽钱婆子。

  “啧啧!我猜啊,应该是大力病好了,不听牛婶的话,又看不惯大力护着自家媳妇,就叫人来诬陷牛大力是被脏东西附了身。果然,是个好后娘啊!”

  “你个贱妇说什么?”钱婆子指着孙寡妇怒道。

  “谁贱还不好说呢?不过有件事,我还是知道的,我不够你蛇毒心肠!连继子都敢谋害!”孙寡妇掩嘴偷笑。

  “放你娘的狗屁!”钱婆子气得上气接不了下气。

  “给我闭嘴!”牛老根缓过气来,心平气和向所有人道:“这件事只是误会!大家都散了吧。”

  牛大力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问道:“爹,你为啥要找人乱说俺是妖怪?”

  “都说只是误会了!地里的事不用干了啊,赶紧给我下地干活去!”牛老根恨透了这蠢二儿子,居然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若是以前的牛大力或许还真不会计较,可他已经不是以前的牛大力了。

  这一次,他不仅要分家,还要让牛家颜面尽失。

  此刻,牛大力脸色憋着通红,一副有苦说出的模样,说真的,他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演技。

  周围的村民面面相视,都有些同情的望着牛大力,刚才差点被误认成妖怪,现在居然要让牛大力下地干活,这还是亲爹吗?

  “爹,我们来了!”大丫和二丫拉着一个儒生打扮的中年人急匆匆来了。

  “都发生了什么事?”儒生打扮的中年人是杏花村村长王青阳,王青阳走上前,询问道。

  牛老根脸色一变,他没想到会招来村长过来。

  还没等他开口,四周的村民七嘴八舌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王青阳脸色越听越差,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向牛老根,又有些同情的望着牛大力和李香兰两人。

  “村长,这只是误会!我们给王神婆银子,是打算让她驱邪的?”牛老根赶忙解释道。

  “驱邪?也就是说你也认为牛大力是妖怪不成?”王青阳沉声质问道:“大力是什么样的人,村里人谁不知道?你竟然敢请那神婆乱说,要不是那神婆最后良心发现,现在你是不是要把大力当妖怪烧了?”

  王青阳不仅是杏花村的村长,也是一名秀才,正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所以,他对于什么妖魔邪祟,其实一点也不相信。

  “都是这糟婆子弄得!没问过我同意,就将那王神婆请来了?”牛老根怒从心头气,一掌扇到了钱婆子脸上。

  “啪”的一声,钱婆子捂住脸,一脸懵逼。

  牛老根说得也没错,之前他确实不知道钱婆子和张氏要请王神婆,等王神婆到了牛家门前这才知道。

  原本他也不相信什么神婆的,只是王神婆一进门就说出牛家的情况,还一副神仙中人的模样,这才让他不得不信。

  “你敢打我?我给你牛家生儿育女,含辛茹苦养大成人,你居然为了这孽障打我?我不想活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钱婆子躺在地上撒泼道。

  牛老根此刻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若不是看在这糟婆子带来的两个孙子天赋不错的份上,他恨不得休了这泼妇。

  “爹娘,既然你们这么不喜欢俺和香兰,那将俺和香兰分出去吧!”牛大头垂着头,说话艰难却带着几分坚定。

  “你说什么?”原本在地上撒泼打滚的钱婆子坐了起来,指着牛大力,破口大骂道:“你个白眼狼,老娘一把屎一把尿将你养大,要不是我,你早跟你那早死的娘去了,你想分家想都不要想!”

  牛老根一脸错愕的望着牛大力,仿佛不认识他一般。

  “娘,俺并没有白吃家里的饭,俺从五岁开始就开始为家里干活,八岁就上山砍材!有一次,上山砍柴,滑倒在山沟里,要不是被李叔救了,俺那时只怕早被大虫吃了。”

  牛大力憨厚淳朴的脸庞憋屈的诉说起往事。

  周围村民叹息,其实,牛大力在牛家的情况,村里人谁不知道,那时还只是孩童的牛大力,穿着单薄的衣裳在寒冬腊月里干活。

  “这本就你该做的事!你不干活,难道大米还能从天掉下来?”钱婆子胡搅蛮缠道:“我告诉你牛大力,不光你的命是牛家给的,连那三个丧门星也要给牛家干一辈子活!”

  牛老根也不同意牛大力分家,不仅他不同意,连牛大壮,张氏也不同意分家。

  要知道农活有牛大力,家里的事情,有李香兰和两个丫头,若真将牛大力一家分出去,那以后地里,家里的活计谁干?

  “大力,你真想分家?虽然你爹做的事不对,但他总归是你爹?!”王青阳犹豫道。

  尽管牛老根和钱婆子做事有些不地道,但古代讲究,父母在不分家,若是谁在父母在的时候分家,那可是会让人背地里议论不孝的,连以后子女的婚事也很难有嫁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