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孙寡妇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680 2019.07.28 23:25

  “哪有这么当长辈的。居然叫自家的儿媳妇,孙女是贱人,也不想想要是儿媳妇,孙女都是贱人,那她是什么?老贱人?”

  “大力算脾气好的,换做我啊,我早动手了!”

  “切,要是你娘,你敢啊?!”

  “嘻嘻,我也随便说说,我娘可不像牛大婶这么刻薄。”

  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

  古代讲究孝道,正所谓父让子亡,子不得不亡,别说只是刻薄,就算父杀子,官府也只会从轻发落。

  周围村民尽管为牛大力鸣不平,可他们也知道这是牛家的事情,他们这些外人根本无法插手。

  他们满含同情的望向牛大力,有这样的娘,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你们这些人还愣住做什么?这是妖怪?吃的妖怪?”钱婆子见没人上前打妖怪,又喊了一声。

  “娘,难道就因为俺叫香兰她们上桌吃饭,你就认为俺是妖怪吗?”牛大力问道。

  钱婆子想都不想就道:“你这妖怪还不承认,你要不是脏东西附身,又怎么会让李香兰那三个贱人上桌?”

  “可香兰是俺们牛家的媳妇,大丫和二丫是俺们牛家的孙女,为什么她们就不能和俺们一块上桌吃饭?”牛大力憋红着脸问道。

  “什么?大力媳妇和闺女居然不能上桌吃饭?”

  “这不可能吧?怎么说也是媳妇,孙女,怎么可能不让上桌吃饭?”

  这话让不少人震惊了,尽管他们都知道牛家对牛大力一家很是苛刻,但没想到竟然不让媳妇和孙女上桌吃饭。

  牛老根脸色突然一变,“你这妖怪胡说八道?香兰是我牛家媳妇,大丫,二丫也是我牛家的孙女,但是我家人多,一张桌子坐不了那么多人!你这妖孽不知实情,直接露出马脚了!”

  牛大力笑了。

  他就说这便宜爹没这么简单,简单的几句话,直接将一顶妖孽的帽子扣了过来,只是他难道真当周围的人是傻子吗?

  一张桌子坐不了那么多人?

  要知道周围的人一家十几口人多了去了,别人一张桌子挤得了那么多人,难道牛家就挤不了?

  “原来爹也认为俺是妖怪!”牛大力憨厚的脸庞露出哀伤的模样道:“爹,你知道上次俺生病了,有多痛苦吗?娘说俺是粗人,小病小灾用不着请郎中,那些日子是香兰,大丫和二丫不眠不休照顾俺的。”

  “那时,俺觉得快挺不过去了,但听到大丫和二丫的哭声,俺心里不忍!俺想了好多的事情,俺要是就这么死了,大丫,二丫该怎么办?爹娘又谁来照顾?”

  “想到这些,俺莫名有了气量。”

  周围的村民瞧见那憨厚淳朴的汉子居然落下泪来,心里纷纷产生同情,有一些妇人眼眶微红。

  “后来,俺病好了,俺没想那么多,只想对香兰她们好一点。”

  不少汉子仿佛理解牛大力般,点了点头,若是换他们,他们也会这么做。

  顿时,无数人看向牛老根,那鄙夷的目光丝毫没有掩饰,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但没想到这个亲爹会这么狠,儿子生病了,竟然不肯请郎中,还让亲生儿子硬生生熬过去。

  好不容易熬过去了,只是对媳妇闺女好一点,就被怀疑被脏东西上了身,还请神婆来驱鬼。

  牛老根脸色难看至极,无比怨恨的望着牛大力。

  这人一定不是他儿子,他的那个傻儿子可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没错,这一定是妖怪来的。

  他顿时将目光看向王神婆,此刻王神婆不为所动,闭合双眼,不断捏动着手中的佛珠,口中低声念叨着经文。

  牛老根心里着急,怎么这时候这王神婆还不出手?

  要是再不出手,他们牛家的名声可是要臭了。

  不知不觉周围的村民已经越聚越多,这些人都是距离牛家较近的人家,远的...正在前来的路上。

  牛老根或许不清楚王神婆到底为什么还不出手,但牛大力却清楚一二,这王神婆是装腔作势,等人多的时候,再出手解决他,这样效果会显得更有声势。

  “别人常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说什么后娘会糟蹋前个留下的孩子,我本来还不信。现在,我信了!继子都快病死了,居然还不肯拿银子出来看郎中,真是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后娘。”突然,村民中一个妇人嘲讽道。

  钱婆子指着村民中那一名杨柳细腰的妇人,骂道:“你个不要脸的荡妇,骂谁狠心呢?”

  那杨柳细腰的妇人也不是好招惹的,双手叉腰,“我就说你,咋的?你有种过来咬我啊!?”

  或许别人会忌惮钱婆子,但可不包括孙寡妇,孙寡妇早年嫁到杏花村,可嫁来没两年,丈夫病死了,人人背地里没少议论孙寡妇。

  说孙寡妇是一个灾星,否则也不会克死丈夫,再加上,孙寡妇在丈夫死后没两个月发现怀了孕。”

  刚开始还好,可随着时间消逝,关于孙寡人偷人的议论渐渐传出。

  说丈夫都死了两个多月,孙寡妇肚子里的一定不是孙家的种,后来,孙寡妇十月怀胎将闺女生出来,这种议论声依旧存在。

  就算,从种种迹象都说明了这闺女是孙寡妇丈夫在世的时候就有了,但人们相信真相,永远比谣言的少。

  毕竟,相对真相而言,谣言更加有诱惑性,以及议论性。

  有了这些谣言,婆家不承认孙寡妇,以及她的女儿,而娘家又是穷苦人家,就算想帮孙寡妇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孙寡妇谁都不需要人帮,一个女人扛起一个家,养活女儿。

   对于这些谣言,孙寡妇很彪悍的选择反抗,背地里说她没问题,可当着她的面说,或者让她听见,她就会指着那婆娘的鼻子对骂。

  曾经,有一户人家说孙寡妇与谁谁有染,说的好像亲眼瞧见般,气得孙寡妇在那家人门口痛骂七天,骂得那户人家只好赔罪,这可谓是一骂成名,后来也很少有人敢当这孙寡妇的面议论。

  而孙寡妇最恨的人就是钱婆子,这钱婆子嘴碎得很,经常背地和那些八卦的妇人说道别人,关于孙寡妇偷人的事情,最先就是从钱婆子口里吐出来的。

  所以,孙寡妇最看不顺眼钱婆子,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挖苦讽刺钱婆子。

  钱婆子气得浑身发抖,叫她过去咬她,那不是说她是狗啊?

  孙寡妇接着又道:“谁不知道你家大力是出了名的老实,被你个狠毒的婆子不当人使唤了这么多年,现在懂得护住自家婆娘了,你个恶毒的后娘,看不惯,竟然敢瞎掰大力是妖怪!你的良心被狗啃了啊?”

  “哦!不对!说你良心被狗啃了,我感觉我是在侮辱狗,试问哪只狗敢啃黑心肝的!!”

  钱婆子差点被气得晕过去,周围村民听了孙寡妇的话,纷纷偷笑。

  牛大力有些错愕的望着这瓜子脸,杏花眼的妇人,这个孙寡妇该不会也是穿越的吧?怎么骂起人来这么有现代感?

  不过,他记得和孙寡妇没什么交情啊,这人怎么会帮他说话?

  想了想,他顿时想起,这孙寡妇貌似和李香兰挺熟的,而且大丫,二丫,和孙寡妇闺女玩得来。

  看来不是在帮他说话,而是在帮李香兰。

  “你...你个千人枕的荡妇!你这么帮着这孽障说话,是不是早和他有一腿了?”钱婆子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紫。

  “就算我想,可别人也要愿意啊!只怕我脱光衣裳,站在牛大力面前,牛大力也不会有什么动作?”孙寡妇双手抱胸,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什么狠毒的话没听说过,又有什么话不敢说,在守寡的这些年来,她早练了脸皮厚了。

  等等。

  这话是在称赞他坐怀不乱,

  还是...柳下惠啊?!

  当然,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周围的村民怎么一个个不怀疑啊!

  看着周围一个个村民一副了然的模样,牛大力无力吐槽,他没想到他憨厚朴实的性子有这么得人心。

  可惜,他不姓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