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 牛家人不可信!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78 2019.08.23 23:06

  那次牛大壮一家来闹事,牛永立带人欺负堂妹,又倒打一耙污蔑堂妹的消息不知被谁传入私塾的老秀才耳中。

  要知道老秀才也是大罗山附近的村民,对于除掉大罗山上祸害的牛大力,他自然是敬佩不已。

  如今得知牛永立竟然带人欺负打虎英雄的闺女,更重要的是双方还是亲人,老秀才不能忍了,以不尊重长辈不爱护晚辈的理由将牛永立给开除了。

  原本牛大力以为钱婆子会来作妖了,但诡异的是竟然格外太平,诡异得让人以为牛大壮一家压根就没来闹过事般。

  很明显这很不符合钱婆子的人物设定啊?

  (ㅍ_ㅍ)

  思前想后,牛大力觉得这极有可能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前奏,可能牛老家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大事情。

  可后来,他从王石虎口中得知。

  其实在风平浪静的外表下,是老牛家的六国大封相。

  张氏自从牛永立被开除后,就开始闹腾。

  钱婆子又骂又打也不管用,最后牛老根被闹得没办法,只好同意让牛永立去镇里的学堂上课。

  可牛大勇一家不同意了。

  为什么牛永立能去镇里的学堂读书,而他们的牛永气却不能。

  毕竟,镇里的学堂可是要比村里的私塾好上许多。

  然后,又开始闹腾。

  反正,老牛家就是一个字乱。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乱,将牛大力一家给忘了。

  牛大力也乐得清闲,少了老牛家这帮极品,他们的小日子过得热热闹闹。

  不过,这天晌午却来了一个意外的人。

  牛永气来到牛大力门前。

  瞅见院子里正在热闹朝天打井的十几人,眼中有些意外,由于杏花村距离河边较近,一般很少人会在家里打口井。

  “永气,你怎么来了?”牛大力心里疑惑,抹了把汗,走上前问道。

  “二伯!”牛永气一派书生气,施礼道。

  牛大力点点头。

  心底更加疑惑了。

  从记忆里,牛永气对他们一家说不上坏,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上次牛永气帮他在牛老根面前说话,让李香兰母女三人能上桌吃饭,他就有些看不透牛永气了。

  如今又对他这么恭敬这闹什么?

  他并不觉得他有让牛永气讨好的资本。

  或许,他打猎的本事让不少村民羡慕,但对于身为读书人而言的牛永气,他不过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猎户罢了。

  “永气,你找俺有啥事?该不会是爹娘那里出了啥事了吧?”牛大力道。

  “二伯,别着急,爷奶并没有什么事。”牛永气道。

  却在这时,大丫从屋里端着水出来,正好瞧见牛永气,礼貌的问好道:“二堂哥!”

  牛永立失神的望着大丫。

  如今大丫清丽脱俗的脸蛋,带着淡淡的浅笑,透着一股轻灵之气。

  “二妹妹!”失神片刻,他点点头。

  牛永气的叫法并没有错,在没分家之前,按照小辈排名,大丫应该被称为二妹,可老牛家小辈一直看不上大丫和二丫,根本没用姐妹相称,也不让大丫和二丫叫他们哥哥姐姐。

  大丫脸蛋红扑扑的垂着眸,轻嗯了一声,告了声辞后,扭头给正在打井的师傅倒水喝。

  刚才牛永气失神的模样,自然被牛大力瞧见了,他心里咯噔一下,一个不好的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

  这小子之所以对他家客气,该不会有不良的企图吧?

  虽说牛永气是他的侄子,可要知道牛永气的父亲牛大勇,是钱婆子带进牛家的,和他压根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更何况,如今大丫变好看了,打他家主意的貌似也挺多的,从李香兰口中他就听到好几家媒婆都在询问大丫以后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家之类的话。

  这牛大力不用问也知道这帮媒婆打算做什么算盘了。

  此刻,牛永气静静的望着大丫在给打井师傅倒水,牛大力心里就极为的不舒服,自个宝贝闺女,被某不怀好意的人盯着她看,他哪能痛快得了。

  可当他瞧见牛永气眼中的目光时,他怔住了

  这是爱慕的目光?

  牛大力不懂爱慕的目光是怎么样的,但他却知道什么叫敬畏的目光。

  因为这种目光,他前世看得太多了。

  而此时,牛永气看向大丫的目光就是带着这种敬畏的目光!

  这...

  [・_・?]

  难道是他看错了。

  这并不是那种弱者对强者的敬畏,而是一种对未来太太的敬畏?

  等等。

  他脑补了些什么鬼啊?

  就算大丫同意,他也坚决不同意,老牛家那可是火炕,进去了就永远爬不出来了。

  而且他还要打断牛永气那两条腿。

  这世界可没有得德国,腿断了也接不来。

  “不知大侄子找俺有什么事?”牛大力双眸眯起。

  牛永立只觉得突然一阵森冷之感,忍不住浑身打颤。

  奇了个怪了。

  大太阳的,怎么会觉得冷呢?

  “呵呵,二伯,是这样的,过两日我就要去县里参加县试了!”牛永气道。

  你县试关我什么事啊?

  等等,不对!

  这怎么有种女婿正在征询岳丈意见的感觉呢?

  难道还想让他说,嗯,好好考,等你高中之时,便是迎娶大丫之日?

  想想就很不痛快了!

  牛永气可不知道牛大力此刻想什么,他接着道:“二伯,有句话侄儿不知道当不当讲?”

  牛大力看向他。

  牛永气严肃道:“牛家人不可信!二伯,你也别像以前那般唯命是从了,好好对待大丫和二丫,侄儿就说这么多了,二伯,侄儿告辞!”

  不容牛大力回神,牛永气已经迈步离开去了。

  这算什么啊?

  牛家人不可信?

  那牛永气刚才的话能信吗?!

  “爹,刚才二堂哥说什么啊?”大丫走上前,好奇道。

  牛大力也摸不着头脑,他摇了摇头,摸了摸大丫的脑袋,“大丫,你要记住男人的话永远说得比唱得好听!”

  嗯,要提前给大丫做好心理辅导才行!!

  大丫尽管不明白为什么爹会突然说这话,但她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声音甜甜道:“爹,我明白了!”

  还别说,这句话听起来特别舒坦。

  “爹,我好饿啊!”

  忽然,二丫浑身脏兮兮的从外面回来。

  牛大力有些无奈。

  和大丫的文静不同,二丫就比较好动了。

  跟个小子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