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挨打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089 2019.06.30 14:57

  李香兰和两个丫头一般天未亮就要起身干活了,里里外外都是一大两小三人完成的。

  要捧着三大桶衣物到河边洗,要打理院子,又要清洗鸡窝鸭棚,还要做早饭给一大帮吸血鬼吃,若是一件事情做不好,或者做得慢,就要挨钱婆子一早上的斥骂。

  这样还算好的,如今才五月份,早上天气不会太冷,可要是立冬后,天气会越来越冷,尤其是朝阳初升的时候,那种寒冷是冷到骨子里的。

  牛大力无法想象李香兰母女是怎么过来的,尤其是两个丫头,四岁开始就懂得帮李香兰干活,这样的年纪,别人家的孩子只怕还躲在窝里睡懒觉。

  他不敢往下想,他发现越想越发觉得李香兰这些年的不易。

  其实,原主牛大力也是从懂事起开始干活的,但由于原主残魂在离开时,竟然留下一道意识保护牛家一家人,他就对原主同情不起来。

  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若不是原主懦弱无能,又怎么会被继母,继兄磋磨这么多年?李香兰母女三人又怎么会被人当丫鬟使唤?

  “只需在忍耐一段时间?”

  牛大力眼低闪过一丝异芒,其实他心底早已有了想法,而这想法能不能顺利进行,只能看钱婆子了。

  不过想到钱婆子那不容忍的作风,以及,一帮极品亲戚,很快,她们就会出来作妖了。

  只需静静等待。

  一旦成功,他就能顺利带着李香兰母女三人离开这个家。

  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牛大力不心疼闺女,他心疼!

  牛大力不疼爱老婆,他来疼!

  等等...

  他就是牛大力啊,自己老婆,闺女不疼,还能去疼别人的?

  他又不是他那个偏心眼的亲爹牛老根,对待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都比他这个亲身骨肉好。

  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

  这一天,牛大力从屋里走出,这可把以为他要死的牛家一大家子人吓坏了,要知道几天前,牛大力可是出气多进气少的。

  当然,牛大力也刻意装出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免得被牛老根和钱婆子他们有怀疑。

  “真是奇了怪了,之前可是半死不活的人,今儿突然好了。更巧的是大伯大嫂都病了,该不会二伯将病传给了大伯大嫂了吧?不然,快死的人怎么会好这么快。”一旁的张氏意味深长的嘟囔了一句。

  牛大力目光从张氏身上越过,比起有勇无谋的钱氏,这个三弟妹更精通阴人的把戏。

  明明一句好似戏言的话,却暗指暗指牛大勇夫妇之所以生病,是因为他牛大力将病传给他们的,也可以说是牛大勇夫妇他们替他牛大力挡灾了。

  尽管牛大勇夫妇之所以生病,确实有他的功劳,但当着钱婆子面前说,这分明给他拉仇恨。

  不过,他心底要给这张氏点个赞先。

  这妥妥的极品亲戚啊!!

  只有有张氏这蛊惑精在,他们还怕分不了家?

  他目光从钱婆子身上越过,果然,钱婆子听了张氏的话后,眼神顿时不善的看向他们一家。

  牛大力登时装出一副惊慌的模样,“俺的病是自己好的,不会传给大哥大嫂的?”

  原本就憨厚老实的相貌,此刻慌张起来更显得很是着急。

  张氏眼中鄙夷之色一闪,若是换做刚嫁入牛家时,她还会顾及几分,但这么些年过去,也发现牛大力就是一个没出息的憨货。

  “三弟妹,大力哥病昨天就好了,昨天大伯大嫂身体可还好好的。”李香兰忙解释道。

   张氏瞥了李香兰一眼,眼中闪过嫉妒之色。

  女人看女人不顺眼,不外乎就是嫉妒对方比自己美。

  当年,李香兰嫁给牛大力的时候,也没什么大操大办,甚至可以说简陋,但当时可将村里人震动了一把,谁见了李香兰不说这媳妇长得俊俏。

  甚至,牛大壮好几次醉酒的时候,都将她当成李香兰,还不断说胡话,说什么好后悔早娶了,要是慢娶的话,李香兰就是他的了,怎么会便宜牛大力之类的话。

  尽管每晚被当成李香兰时,牛大壮会变得生猛,但世上没有哪一个女人会愿意自己丈夫心里想着其他女人的。

  所以,张氏羡慕李香兰,又嫉妒李香兰,最后到恨李香兰。

  处于羡慕嫉妒恨,只要有机会,她就要使劲折磨李香兰,什么苦活,累活统统扔给李香兰,看着李香兰从俊俏的小姑娘渐渐变得显老,张氏心里就得到满足,让那些惦记李香兰的男人们看看,这就是你们看中的老女人。

  “二嫂,我可没别的意思。我只是纳闷了,为什么二伯病刚好,大伯大嫂她们就病了?况且,昨天爹娘也进屋看了,二伯躺得跟个死人一样,谁知道才一晚,人不仅好了,还能自己走了?就算吃灵丹妙药也不会好这么快啊!”张氏抱着双臂,阴阳怪气古道。

  一听这话,钱婆子顿时怒了,“李香兰,是不是你作了什么妖法,将病传给;老大家的。”

  “娘,我没有!”李香兰委屈了,想要辩解,可钱婆子哪里是听人说话的主,更何况那人还是她瞧不上眼的李香兰。

  “我打死你个害人精。”

  见钱婆子拿起扫帚就要砸向李香兰,牛大力想也没多想,快步上前,将李香兰护住身前。

  “啪!”扫帚打中后背,一股刺痛感瞬间传遍大脑,牛大力咧咧嘴,这钱婆子下手也太狠了,这若是直接打中李香兰,脑袋直接开花了。

  “大力哥,你怎么样了?”见他龇牙咧嘴,李香兰登时慌了。

  “俺没事。”牛大力摇摇头,心说,堂堂的斗武大帝被农妇打了一下,这钱婆子只怕能自豪一辈子了吧?

  两个丫头顿时跑了过来,将牛大力和李香兰护住身后,大丫鼓起勇气,道:“奶,你不能打我爹,我爹病刚好,要是再打出病来怎么办?”

  钱婆子也没想到牛大力会护住李香兰,嘟囔了一句,“又不是我要打他的,是他自己凑过来挨打的。”

  “呦!!大丫,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居然敢顶长辈的嘴,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丫头。”在一旁看起好戏来的张氏突然挑拨道。

  钱婆子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你们这两个赔钱货敢这么和老娘说话,看来是这几天没收拾,皮痒了!”

  两个丫头脖子不禁缩了缩,尽管她们此时很是害怕,但她们却没有闪避的意思,一动不动将牛大力和李香兰护在身后。

  牛大力说不感动是假的,这就是他这一世的家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