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3 县令和我是同窗!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和齐生 2270 2019.09.06 23:47

  一般断绝父子关系要请族亲长辈主持,可老牛家的情况不同,在杏花村并没有族亲,所以,断亲仪式极为简单,让双方在断绝信中签字画押,再由杏花村辈分极高的族老,族长确认画押后,这才彻底断亲完成。

  村里长者看了牛老根一眼后,摇头叹息,负着手离开,

  牛老根疑惑了,他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看他目光这么怪异,不过想到牛大力惹出那么大的事情,极有可能累及全家,他断然将脑中的疑惑抛开。

  牛大力回到家中,清富村的人已经将院子打扫完毕了,尽管只是简单的捡掉烂菜叶,臭鸡蛋,但总比没收拾之前显得干净许多。

  此刻,院子里热火朝天的忙活着,一众汉子见牛大力回来,纷纷出声安慰几句。

  牛大力心里只觉得想笑,他哪里需要安慰啊,若不是以他憨厚的性子,他还真打算庆祝一番。

  李香兰和大丫,二丫过来询问情况,看着满脸担忧的妻女,牛大力心里一暖,或许这就是老话常说的,缺什么补什么,前世两世他缺什么,这一世帮他补全了。

  清富村的事情并没有打扰到牛大力修建屋子的进度,就这样又过了一日,牛大力仿佛忘记明儿便是清富村过来讨说法的日子般,依旧和一众汉子修建屋子,

  当然,这一天,王青阳也并没有清闲着,为了不让魏长谷有所察觉,他去了杨家村的杨田唯家中,杨田唯是杨家村的村长。

  魏长谷听说王青阳去了杨家村找杨田唯,顿时嗤之以鼻,在他看来王青阳这是垂死挣扎,想收买其他村长,也不想想其他村子死了那么多鸡,怎么会轻饶他?

  可是让魏长谷没想到的是当天,十里八村的村长不约而同的去了杨田唯家。

  半天时间,每个村长面露沉思之色,不约而同的离开。

  夜晚,王青阳来到牛大力家,这让李香兰显得有些意外,不过,她还是将王青阳请进偏屋里。

  屋子修建,能住人的就一间偏房,李香兰清楚王青阳过来是找牛大力谈事情的,很懂事的带着大丫和二丫在院子看星星。

  王青阳感叹牛大力能娶到惠外秀中的李香兰。

  果然常言道,傻人有傻福。

  “王叔,你找俺有什么事啊?”牛大力心中早已有猜测,但他还是一副憨厚的模样问道。

  王青阳琢磨了一下措辞,便将白天的事情告诉了牛大力听。

   刚开始,十里八村的村长到杨家村,恨不得扒了王青阳,可被王青阳一句话给顶了回去,“我只是说蚯蚓能养鸡,有逼着你们所有人用蚯蚓养鸡的法子吗?”

  这话在牛大力听来有些不对劲,也怪耳熟的,可那些村长还真无力反驳。

  还没等那些村长反应过来,王青阳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蚯蚓能养鸡的事实摆在众村长面前。

  虫子能养鸡,这是毋庸置疑的。

  许多村民家里并不富裕,但还是养了三四只鸡,可就算村民没给这些鸡喂食,这些鸡尽管瘦了一些,依旧活得好好的,这为什么?

  原因是这些放养的鸡自个肚子饿了就会去吃虫子。

  一众村长都明白这个道理,不然也不会一有人说蚯蚓能养鸡,许多人怀疑都没怀疑就用蚯蚓养鸡了,因为许多人都知道虫子确实能养鸡。

  谈到十里八村死鸡的事情时,王青阳又是一番大道理娓娓道来,听得一众村长一愣一愣的。

  随后,王青阳用真正蚯蚓养鸡的法子换来三个承若,也就是约法三章。

  对于王青阳的约法三章,牛大力并没什么意见,之前各村为了争抢蚯蚓大打出手,差点闹出人命来,而王青阳规定每个村子只允许在自个村子附近挖蚯蚓,不能踏过界,否则所有村子会一同惩戒那村子。

  这样就能减少各村与各村的矛盾,就算有抢蚯蚓的,也只能在自个村子抢,这样各村的村长处理起来也容易。

  当然,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清富村的人参与,甚至王青阳还不允许其他村子的村长不要告诉清富村听,不然他不会将真正养蚯蚓的法子告诉他们听,还让众村长签字画押。

  一众村长衡量利弊后,点头同意了。

  牛大力也不得不佩服王青阳的口才,从头到尾,都是王青阳牵着一众村长鼻子走,光凭这张嘴,不管放在现代,还是古代都是吃穿不愁的主。

  尽管他知道将蚯蚓煮熟的法子迟早清富村也会知道的,不过,在此之前给清富村添堵也挺不错。

  “大力,我打算将你养鸡的法子呈给县令看,让我们开原县所有百姓都受益,你觉得如何?”王青阳看着牛大力道。

  若是其他人说这话,牛大力还会怀疑那人一定是想攀高枝了。

  毕竟一旦惠及全县,这便是县令升迁的功绩,而将法子告诉县令的那人自然会获得好处,甚至得个芝麻小官也说不定。

  可这话是王青阳说出来的,他却没有这种怀疑。

  况且,就算王青阳不说,牛大力可不相信那十里八村的村长不会为了攀高枝,将法子说出去。

  所以,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让王青阳获益。

  “王叔,你想说就说,问俺什么?”牛大力挠挠头,露出招牌式的憨笑。

  “你放心吧,一旦惠及全县,我会为你在县令面前说些好话的。”

  王青阳摇摇头,果然还是那个憨厚的牛大力,不过若不是牛大力,这养鸡的好法子也不会告诉其他人听。

  好不好处的,牛大力还一点也不在意。

  不过,断亲后,以后有什么好处,牛老根一家休想占他们家便宜了。

  “只是王叔,你要知道咱们这儿为了争蚯蚓差点打起来。”

  王青阳明白牛大力的意思,尽管蚯蚓是生在地里的,但并非每一处地方都能挖到蚯蚓,而且挖得人太多,根本不足以让每户人家每日养鸡,要不然十里八村也不会为了争蚯蚓闹起来。

  “嗯,到时我会将此事一并写在书信中。”他点点头。

  “王叔,你和咱们开原县的县令很熟吗?”牛大力不禁好奇,又是请功,又是书信的,感觉王青阳和县令的关系不一般。

  王青阳淡淡一笑,“说起来算是同窗吧!”

  (⊙_⊙)!

  牛大力傻眼。

  有这么座靠山,就算魏长谷真告上县里,他们也不会有事啊。

  等等。

  好像哪里不对劲。

  “王叔,你白天见那些村长时,有和他们说,你认识咱们县的县令吗?”牛大力问道。

  “咳咳!”王青阳干咳一声,脸不红气不喘道:“他们一来,我便说了云县令是我同窗!”

  卧槽!

  敢情之前一番舌战群儒的话,动人心弦的情节,最终让所有村长妥协的是最开始的第一句话。

  “县令是我同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