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曦光归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心照不宣

曦光归晨 言十里 2031 2022.06.23 18:00

  萧辰羽面不改色地接过电话,“老成,怎么了?”

  成洵:“啊......那个,刚才是......”

  萧辰羽无情地打断他,“什么事?”

  成洵:“哦,那个,金放醒了。”

  萧辰羽:“审吧。”

  成洵:“他那肩膀不是受伤了嘛,”萧辰羽觑了一眼江落羲,江小姐不明所以地眨眨眼,“这小子说他起不来。”

  萧辰羽:“哦......成副队,你如果不想加班没问题,可以下周开始去一个月加班一次,一次一个月的缉毒队报道,他们刘队长缺人,特别需要能文能武的你。”

  成洵觉得萧辰羽这股无名火绝对是刚才自己多嘴引发的,立刻表态,“别,别呀。咱们哥们儿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了,成副队,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对付犯罪嫌疑人你有多少种有效且合法的手段?现在你特意打电话来告诉我你对付不了一个金放?”

  成洵此刻才知道什么叫做贼心虚,简直就是马脚遍地跑。

  “......那个,审完笔录传给你。”然后一秒不想等,逃命一般地挂了电话。

  江落羲这会儿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不是眼前这位萧队长的手下,还是该为萧队长对自己的仁慈感到荣幸。

  萧辰羽神色如常地把手机重新递给她,“你也认为眼镜是被人拿走的?”

  江落羲用警惕地眼神看向萧辰羽,“不是认为,是一定,因为韩旭眼睛近视,总之我没有见过他不戴眼镜的样子。”

  萧辰羽:“哦,这跟法医检验的结果倒是一致,他确实是近视,并且当天也没有佩戴隐形眼镜。”

  果然!江落羲飞过去一个“你又耍我”的眼神。

  萧队长正襟危坐,完全当作没看到。

  江落羲白了他一眼,收回视线,“为什么要拿走他的眼镜呢?”

  她把照片又来回翻看了几次,眉头紧皱。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没有道理呀……”

  她忽然转向萧辰羽,“萧警官,我想请问,如果有一位美貌而优秀的女生暗示喜欢你,而你却始终不予回应的话,你们男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闻言,萧辰羽仿佛被戳中心事一般,心中一动,随后觉得分析案情头头是道的江大小姐好像是个感情白痴。

  就听我们江大小姐继续白痴地问道:“萧队长,忘记问你了,你有没有女朋友?”

  萧辰羽觉得江小姐可能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有女朋友的人就算把其他女人带回家是为了审问,也极有可能存在被肢解的风险。

  萧辰羽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一连串不靠谱的问题,他的微信语音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这次江落羲吸取教训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萧辰羽拿起电话。

  “哦,林舒,怎么了,有事?”

  不知道林舒说了什么,萧辰羽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个我不确定,明天有空的话你可以到市局来。”

  然后林舒好像提到了一个萧辰羽很抗拒的话题,萧辰羽皱了一下眉,这是江落羲没见过的表情,对方好像还没说完,萧辰羽就截口打断她,“这是我与林局之间的事,你是女孩子就不要操心了,这些事我心里有数。”

  稍顷,萧辰羽脸色难看地挂断了电话,但是看到验证栏里躺着一位名叫“希”的好友申请,头像是一个素描画的小猴子,神情瞬间舒缓了不少。可惜我们瞎眼的江小姐完全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脑袋瓜子还扎在一片混乱的案情里。

  看样子萧辰羽并不知道江落羲认识林舒,莫名其妙地说了句:“一个朋友。”

  继续沉浸案情的江落羲只随口“哦”了一声。

  此刻她似乎也感觉到刚才乱起八糟的问题可能根本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因为人在发问的时候往往以为自己给定了充分的条件,但事实上很多问题本身有其存在载体的特定性,也就是说对每个人而言都隐藏着不同的甚至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潜在条件;同时问题本身又可能包含着发问人的很多潜意识心理暗示,所以即使对方作答,也可能根本无法论证发问者的假设。

  所以江小姐没有要求萧队长继续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换了个问题:“韩旭平时一个人住吗?”

  萧辰羽:“早上去过他家,从生活痕迹上看,平时只有他自己。”

  江落羲若有所思地低着头。

  萧辰羽:“但是我发现了一些素描的草稿。”

  江落羲抬起头,“有照片吗?”

  萧辰羽翻出照片递给她,“还有一些韩旭平时画的画。”

  江落羲看着看着,又想起了画展里的画,眼睛倏地睁大了,她头也不抬地问:“你觉不觉得这些画有点问题?”

  萧辰羽嘴角浮起一丝笑,“只是有一点?”

  江落羲蓦地抬头看他,二人四目相对,一种无法言喻的心照不宣倏然而至,在这咫尺的距离间,弥散开来。

  沉默了半晌江落羲收了视线,指着照片问道:“这个有没有DNA检测结果?”

  萧辰羽默不作声,从她手里抽走电话拨了出去。

  “老徐,韩旭那个案子DNA检测结果怎么样?”

  老徐:“我说萧队,你是被成洵传染了怎么的?猴儿急的,明天,最快明天下午。不说了啊,我这儿忙着呢。”

  江落羲看着被挂断电话的萧辰羽吃瘪的表情,心里乐开了花,然后她那到点就罢工的脑袋瓜子提示她急切地需要躺倒在枕头上。

  于是事业心一秒掉线的江小姐有点心虚地说道:“萧队,我困了,”然后用人畜无害的小眼神看着他,又指指胳膊,“还受着伤呢,犯人也需要休息。”

  刚吃了瘪的萧辰羽:“......”都是商量好的吗?

  但是虐待“柔弱”女子实在不是萧辰羽的作风,看她惺惺作态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去吧。”

  江落羲如临大赦,飞一般地消失了,甚至没掉下一根羽毛,完全忘记了刚刚是装成了伤员才博来的同情。

  萧辰羽:“……”终于还是没交代自己的事情。

  另一边,市局刑侦支队里却进入了一种白热化的焦灼状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