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金蝉脱壳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69 2020.08.16 19:37

  “琼儿你来,到娘这边来。”

  上官琼独自愣神时,上官夫人在一侧柔声唤道。

  有些不舍的松开了阿笙的手,上官琼低眉顺眼的走了过去,细声细气的问道:

  “娘,您唤孩儿何事?”

  清甜软糯的小声音一出口,连上官琼自己,都小小的恶寒了一回。

  很想再问问某玉,这穿越过后,仅仅是身体骨骼以及年龄变小了也就算了,怎么这平常说话的嗓音,也差别如此的巨大?这嗲嗲的娃娃音,都有些像自己平时不甚喜欢的某女了。怎么都会让人觉得,这简直是有些故意的扮嫩丢人呢。

  唉。

  上官夫人可没管上官琼是怎么想的,不由分说的一把搂住上官琼。

  抚了抚上官琼满头的秀发,她这才柔声说道:“琼儿,这段时间,咱们府里面,一直是不甚太平。之前的事,娘被吓坏了,这辈子再也不想遇上了。所以娘想好了,把我那院子的西厢房也收拾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搬到娘的院子里住着,娘再也不肯你离开娘哪怕是半步。娘要亲自看好你们姐妹两个。”

  这样,岂非是行动再没有一点自由了吗?

  想要溜出去喘口大气,都要过去请假回报?

  上官琼再也乐不出来,只能低头轻声应道:“唔。”

  上官将军对夫人的安排,表现出了十分的满意:“夫人所言极是。咱们一家人,平常无事时,统统都聚拢在一处,大家的起居饮食,还有家丁护卫,都要简单了许多。这样,本将军明日出门,心里也能踏实不少。琼儿啊,你娘考虑得很是周全,你就依了她吧。”

  他们两个都当众表明态度下了明令,自己想不去能行吗?!

  微微的欠了欠身,上官琼很是识趣的应道:“是。琼儿谨遵爹娘安排。”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帮琼儿收拾东西?笙儿这边,也一起挪过去。我那院子,这几年都是空着也太过冷清了,她们两个都搬过去,且让我那边先热闹上几天。”

  一旁的上官夫人,冷漠急切中,又露出了几分兴奋期待。

  “是,遵令。”

  众人都齐声的应道。

  整个将军府里的人,顿时就忙碌了起来。

  挪了个地方,好不容易才安生了下来,感觉没睡上几个时辰,上官琼又被极为粗暴的叫醒了。

  虽然在前世习惯了熬夜,可是无论是前世今生,上官琼都不习惯早起。

  谁要是让她赖不了床,她就对谁生气。

  这一回,哪怕是对着颇有几分好感的杏儿,上官琼还是本能的生出几分起床气:

  “这是怎么回事呀,杏儿?这天还没亮呢,这么早急着叫醒我,是不是府里又来刺客了,紧急避险?!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面对着上官琼有些过激的反应,杏儿愣了愣,很明显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只不过,一转念的功夫,她又理直气壮的凑了过来,底气十足的祭出了她的尚方宝剑:

  “小姐,今儿可不是杏儿要叫醒你的,杏儿可没这个胆气。老爷刚刚令下,让你换了衣服,即刻去西花厅会合。事关重大,老爷还令杏儿不可惊动旁人,不可声张。所以……”

  上官琼听了,只觉得整个身子激凌了一下,一下子醒了瞌睡。

  事关重大?

  不可声张?

  上官琼当然不会忘记,上官将军温和的面孔下,有着作为一个军人的铁血意志。

  莫非,他老人家察觉出什么来了?想着在凌晨时分,神不知鬼不觉之中,有所行动?

  可是,依他的所作所为,他总不至于去做出不利于他亲生女儿之事吧?

  哪怕他现在对着的,只是他女儿的原壳而己。

  这样有的沒的想着时,上官琼发现,她己经依言迅速的起身,快手快脚的换上了一套淡青色的锦袍。头发也紧紧的束了起来,还戴上了一顶镶着美玉的儒生帽。

  “唔,像个翩翩少年郎了。”

  在上官琼面前转了几圈,很是仔细的观察过几遍之后,上官将军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今往后,你不是吾女上官琼,你是吾府中管家上官福之子,上官枫儿。你此番跟着本将军北上晋王府贺寿,只是本将军随从之一,本将军带你出去,是为了让你长长见识,见点世面,顺带的,帮着笙小姐采买药材。这府里的上官琼小姐,依旧在家待奉娘亲,照顾弱妹。本将军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摆明了,是要带自己出去探探险,买买药,保护保护自己,再留个替身在府里,替自己消灾解难呀!

  这完全的是个金蝉脱壳之计,想要护着自己呀!

  这法子,虽说是简单直接粗暴,但深深的细究下来,这其中的良苦用心,却让人深深的感念不已。

  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前世今生,尽管有偶尔的理念不合,但父母对她的爱,从来都是无所保留无处不在的。

  唯一遗憾的仅仅是,年少无知的她,总没有懂得珍惜而已。

  悄悄的湿了眼眶,上官琼俯身,对着上官将军深深一拜:

  “属下上官枫儿,见过上官将军!”

  “枫儿不必多礼。”上官将军点了点头,冷漠疏离的语气里头,带着一点点很不自然的生硬:“夫人在后面,你且去拜别了夫人,即刻去府门前登车出发。”

  虽然是时辰尚早,但上官夫人的后堂内,早己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上官夫人身穿正式的官服,满头珠翠,甚是威严的端坐在堂上。

  上官琼垂着头,中规中矩的俯身拜下:

  “小人上官枫儿,奉父命随将军出行,特来向夫人辞行拜别。”

  眼角有点点泪光闪过,上官夫人的雍容气度分毫不减:

  “枫儿,你此次跟老爷出去,要处处谨言慎行,不可失了咱将军府的形象气度,让别人笑话了去。”

  抬手泯了一口清茶,上官夫人继续缓缓说道:

  “再者,在外面,你也要好好保重身体,好好的照顾好老爷,不可有分毫怠慢。违者,小心家法侍候。”

  “是,枫儿记住了。”

  上官琼垂首应道。

  “今儿天色尚早,料你还不曾吃饭,来人,赏枫儿一包点心,带着路上吃。”

  上官夫人挥了挥手,一旁,早有婆子拿着一个小小的油纸包递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