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储物空间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52 2020.09.04 21:41

  那婆子闻言,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似夜枭般桀桀一笑。

  “姑娘,你这么一大篇话,要换了第二个不相干的人过来,准保能相信,说不定啊,还要陪姑娘流那么一滴两滴眼泪。可是,我且问你,既然你没拿我没拿小王爷没拿,好端端的,那凤冠上的宝石上哪去了?早间还好好的,到了中午,您二人来过之后,那凤冠怎就添了个缺口了?事关一干人等性命,姑娘千万莫开玩笑。”

  话说到这份上,小厢房里的氛围,就略略有些僵了。

  咬了咬下唇,上官琼很努力的推演另一种可能:

  “婆婆也莫要说得这么绝对。那凤冠虽精致,可怎么说,也是能工巧匠手工制成的。就不可能是哪里的扣件松了锈了以致宝石脱落?仔细找找,那脱落掉的宝石说不定能找回来?到那时,岂不是皆大欢喜了?总好过在小的这边白费功夫。回头小王爷要是知道了这事,恐怕也不肯善罢甘休的。”

  瞪了上官琼半天,那婆子终还是点头叹道:

  “姑娘果然聪慧过人。这一板一眼的,说得像真的一样。姑娘且先歇着,我且去回了小顺子公公,任他定夺罢了。”

  那婆子走了不久,又进来几个小太监,很不客气的推搡着,将上官琼押进了一间小黑屋,锁好门,走了。

  等四周重新恢复安静时,上官琼缩在墙角,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默默的笑了。

  都说,凡事必有得失。

  她自然知道,不管是原因是什么,终究是她私德有亏有错在先的。

  为了不伤及无辜,尽管时间紧迫,她其实还是做了一点补救的。

  比如,拿那粒大小相似的粉宝,替换下这块小小的浅白色的宝石。

  没有实物或是图片比对着,若非是智商太高或者是记忆力惊人,一般人,几乎是没可能识別出这小小的区别的。

  要说,这凤冠虽是贵重且意义非凡,说到底,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装饰而已,只要是一样的珠光宝气,又有谁会举着一副水晶眼镜,再三考核再三验看后,而后对所有人庄严宣布,眼下皇冠上嵌的,是一块粉水晶,绝非那个她志在必得的传说中的天之涯?

  这没有理由,也极端的不科学。

  凤冠出现缺口,只能说明,她仓促间用来替换的那粒粉宝石,被金不换那家伙捋了之后,又好死不活的掉了。

  在那屋里仔细找找,应该能找到呀。

  怎么这一大群人,就这么拼命的咬往她了呢。

  若是肯去找,再找出那粒粉宝,找个能工巧匠好好的琢磨琢磨,理论上,应该可以瞒混过关的呀。

  真要是闹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的话,她固然是很难脱罪,那一大群人,也一定是跟着脱不了干系的呀。

  谁都惜命。说出去对一整群人都不利的话,一般,是不可能说出去的。

  还有,他们好像称呼金不换为小王爷?

  认识了这么些天,他怎么从未提起过?他又是哪家府上的小王爷?知道她没能出宫,又会不会回头找她救她?

  以他那个混蛋性子,说不定,也有可能?

  所以,只要不乱说话,只要肯耐心的等,说不定,她也不一定会有事?

  唉。

  心念一动,一粒浅白色的美玉,又悄悄的被她捏在手心里。

  刚刚在宫门之前,就在被人追上的那一瞬间,她惊恐莫名几近绝望之际,神玉突然在识海里开口了。

  “主人,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你的最初级防御功能已经可以解锁打开。你己经获得私人储物空间一小格。如果需要,您可以在里面存放任何私人物品而不被别人发现。”

  听完之后,她简直是心花怒放心眼俱开。

  能够保管好自己辛苦寻来的海之角天之涯,可以轻装上阵一身轻松的面对那么一群小太监,她又何惧之有?

  所以,她才面带微笑,一脸镇静的转过身来。

  废尽唇舌,只为这么一块小小的石头。

  要说,这神玉也够仗义的,关键时刻,居然还帮她开启了储物空间功能,让她藏好物证,逃过一劫。

  要说,前几天不曾私底下偷懒,不停的修炼那个玉女伽罗心经,还是很有好处的。

  眼下被关,暂时又无特别的法子可想,唯一可做的,就只能是练功了。

  闭上眼睛,上官琼盘坐好身子,开始依着心经上所载,慢慢的开始练习吐纳功夫,渐渐入定。

  不知道坐了多久,上官琼浑然忘却了身陷牢狱,只觉得胸间全无一丛积郁头脑清明,就连五识也增强了不少。

  睁开眼,上官琼发现,不知不觉间,好像己经过去了十几个时辰了,原本是吃得饱饱的肚子,又开始饿得咕咕乱叫了起来。

  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上官琼开始无限的怀念,那个有些碎嘴子的金钟意的烤鱼了。

  仅仅在江边的一块小空地上,他能无中生有的烤出那么多的肥鱼,除了身法武力了得之外,他的厨艺,好像也很不错吧?

  可惜,似乎是无处不在的他,这一次,好像人间蒸发消失不见了。

  只遇上了金不换这个不靠谱的家伙,跟在他后面,喝着不靠谱的酒,莫名其妙的闯进内库,再很不靠谱的给抓进这里面。

  如果是金钟意,只怕,他会在车子开动的第一时间里跳下车找她吧?

  都这么久了,都没人来问问,问问她这个还未能出宫的小厮。

  不闻不问也就罢了,总该送一点食物和清水吧?

  就这么关着,也不是个事啊。

  又这么久没回去,老爹那边,怕又要急坏了吧?

  唉,自己这个惹事精,总爱给人添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有些懊恼的抬起头,上官琼突然发现,那个小小窄窄的小窗之外,居然有着一张脸,熟悉而满是焦灼的脸。

  “金钟意?金兄,是你吗?”

  上官琼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李兄弟?李兄弟,果然是你!”

  紧锁着的门,哗啦啦一声,一下子就打开了。

  金钟意倒提着软剑站在门前。

  他站在那边,抿紧双唇没有说话。只拿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上官琼。

  死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