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心灵鸡汤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39 2020.08.29 20:59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一世还不了的人情?

  上官琼感觉,她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金不换眯着眼,又呵呵笑了起来:

  “老是说这些没意思的做什么,要不,咱们一起喝上几杯?”

  上官琼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说实话,刚刚大吃了这么半天,又都是些肉菜,吃下去,感觉的确是有些渴了。

  可是,让家让喝的,是酒,不是饮料啊!这要万一喝高了,这问题可就大了呀……

  这么想着,金不换却有些不耐烦起来了,顺手递来一个小杯:

  “梨花白,咱们大都里的男女老少都爱喝,没什么劲道的。要说,这光吃菜不喝酒有甚么意思?尝尝看。”

  人家都这么说了,老是推三阻四的显得有些不地道。

  接过酒杯,上官琼猛喝了一口。细品之下,感觉这酒入口绵柔甘甜,齿颊留香,倒是没有预想中的辛辣呛人的味道。

  这大概,是某种偏饮料性质的低度酒吧?不错,不错。

  这么想着,上官琼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以为你不善饮酒的,这认真喝起来,速度也不慢。”金不换终于微笑了起来,顺手又递来一大杯。

  一大杯酒入喉,上官琼只觉得腹中暖暖的,整个人有点小小的兴奋。

  只不过,让她再喝,她却也再不肯了。

  放下手中杯子,她有些傻傻的笑着,侧头问道:

  “金兄,到底是谁,敢找金兄的麻烦?说出来听听,说不定,咱们也能一起想想法子?”

  “想法子?就你这小东西?”

  金不换笑了,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想了一世争了一世,到最后,还得乖乖耷拉着尾巴装怂,就你这么个小东西,居然还不知天高地厚给我想法子?这是你该操心的事吗?”

  感觉到他语气里的苍凉,上官琼也没敢再多说。

  泯了一小口酒,她开始小心翼翼的灌注心灵鸡汤:

  “金兄,要说,这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有时候,小日子过得不太顺心也算正常,是不?”

  “金兄这个样子,衣食无忧,起码算是个富二代对吧?”不知不觉的上官琼又记起了她曾经很熟悉的生活:

  “像金兄这种人,一定是从未试过没钱没地位,什么想法都不能够实现的日子吧?一定从不知道困窘为何物吧?一定不曾试过在酷暑或是极寒的天气里拚命劳作挥汗如雨吧?一定不曾经过贫病交加的煎熬吧?看,金兄一下子都绕掉这么多了,余下的一点委屈,尽管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实在也算不了什么事,对不对?”

  ……

  猛喝了一大口酒,金不换淡然一笑。

  面前的小家伙,涨红着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儿,在努力的学着那些冬烘学究,在一个劲的给他灌注大道理。

  看她那个睁着晶亮的星眸,一脸认真的小模样,还就真不好意思打断了她的思路。

  真不明白,大哥究竟是从何处寻来的这等宝货?穿着一身明显不称体的衣裳,顶了张稚嫩清秀的脸儿,说话偏又是这般的老气横秋。

  她叨叨了半天的意思,是在说,别委屈了,已经不错了,别再想着再争了?

  道理听起来不错。那这么多年来,受到的委屈和轻视又该怎么说?

  身上的伤又怎么说?

  老爹的轻视又怎么说?所有人的理所当然的蔑视,又怎么说?

  同样为人,为何偏偏是他,要没理由的承受这么多?

  所有的一切,就能够在这几句嫩嫩的娃娃音里头,统统的给轻轻揭过吗?

  虽然,他明白,她这么努力的开解,只不过是出于善意,可能只不过想着,要让他心里稍稍的好过一点。

  但他不需要啊!

  他想要的,他会一直去争,绝对的不放手。

  他不想要的,就这么的强塞给他,又有什么意义?!

  有些话,说不清,解释不了,那就罢了。

  至少可以喝酒。

  抬手敲了敲桌子,他努力的扮出一个漠视的表情,干巴巴的问道:

  “你这小东西,都在哔哔哔说些什么?酒还喝不喝了?”

  ……

  上官琼吓了一跳。

  金不换这家伙,刚刚还笑咪咪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怎么就劝说了他几句而已,一对迷迷眼里,反倒是瞪出一抹凶光呢?!

  回忆起旧日里读过的恐怖小说的情节,上官琼决定,管好自己的嘴,绝对绝对不多说一个字了。

  可是,仅仅不说话还是不行,对面的这家伙,居然有些不耐烦的催她喝酒?

  唉,这酒,酒味虽淡,酒气也香,可说到底,它还是酒啊,是可以让人迷糊的酒。

  再怎么样,还是不可以乱喝的。

  悄悄的垂下眼帘,上官琼还是轻轻的推开那个酒杯。

  开什么玩笑!这话可以不说,酒是绝对不能多喝的。

  在这一点上,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金不换那张窄窄的脸,又带着点笑,慢慢的凑了过来。

  “小东西,怎么又不喝了?刚刚不是喝得好好的么?这酒,味道还不错嘛!”

  往后缩了缩脖子,上官琼固执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眼前的金不换,神情里除了一点悲一点伤之外,居然,有着几分的邪气?

  这一刻,她突然又开始后悔,后悔刚刚没听老爹的反复叮嘱,后悔怎么就脑袋一热,真的跟这家伙出来吃喝了。

  可是,这家伙明明是跟自己一样,遭际有些丧心情有些丧啊!

  两个不快乐的人一起出来转转,不对吗?

  “喂,喂喂,小东西,你又在想啥呢?”

  见她发愣,金不换有些急了,像极了大学里那个恨铁不成钢反复敲黑板的讲师。

  上官琼又笑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不想喝了,想回家了。”

  她轻松镇定的答道。

  “什么?你都想回家了?”金不换立即换了一副很受伤的表情:“这酒,都还没有喝完呢。这样吧,你踏踏实实的陪我喝完这坛酒,我就二话不说,陪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保证是绝无怨言安全送到,你看怎样?”

  任何,想去的地方?

  眨巴眨巴眼睛,上官琼点了点头,倔强的举了举面前的酒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