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圆圆的饼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1785 2020.08.21 19:20

  上官琼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早上起晚了,过了饭点,没吃。

  午间饭端过来时,她嫌只是些简单的随从饭食,自幼嘴巴就很刁的她,也沒怎么吃。

  本来就想着,等逛完了街,再去馆子里叫点好的来吃的,结果,又忙着逃命,还是没能够吃成。

  可是,老不吃,肚子会饿呀。

  默然起身,上官琼倚在一处石壁上,透过小小的孔窗,也学着那些文人雅士的格局看月亮。

  可是,为什么怎么看,那轮挂在湛蓝的天空里的金色的圆月,就像一只刚出炉的冒着热气香气的圆圆的饼?

  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上官琼假装没听见自己肠胃里传来的阵阵不满的鸣叫声,悻然坐回了那堆干草之上。

  “你其实可以静心练会功的,主人。”

  那道难听的机械声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尽管是心情十分的不好,上官琼难得的也没有反驳,开始默默的坐在那里,安静的练起功来。

  都说,实力才是硬道理。

  饱受委屈的上官琼,从来都没有像此刻一样,巴望着自己能一下子变得更厉害,更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入定中的上官琼,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感觉,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不知是什么东西,在像土拨鼠一样,在慢慢的挖土。

  想要置之不理,可是,那种蟋蟋索索的声音,像是入了魔一般,一直的往上官琼耳朵里钻,直接害得上官琼不能入定,不能安心修炼。

  很努力的辨别了一下,上官琼发现,挖土的地点,距离堵着洞口的那块大石头,似乎是很近。

  这深更半夜的,到底是什么,在洞口边默默的挖土哇?

  人?猛兽?抑或是传说中的鬼魂?

  莫名的恐惧袭来,上官琼觉得,她简直都快要哭了。

  静静的起身,静静的捡了块小石头握在手中藏在身后,上官琼蹑手蹑脚的朝着洞口那边走去。

  在那边站了片刻,感觉似乎听到了一个人吃重后的喘息声,上官琼这才轻轻的问道:

  “谁呀?谁在外面?”

  “嘘,别吵!”

  简短的回答后,那只堵着山洞口的大石头,奇迹般的缓缓的挪开了一条窄缝。

  上官琼大喜。仗着小身板细瘦,她侧过身,一下子就从那缝里钻了出来。

  “金兄,果然是你!”

  一把扯着金钟意的衣袖,终得自由的上官琼连珠炮似的接连问道:

  “金兄,这里是哪儿?”

  “金兄怎么找到这里的?”

  “那帮黑衣人是哪的?什么人要对咱们两个下手?”

  ……

  月光下的金钟意,发髻散了,衣服破了,满手都是脏脏的泥沙,同样也显得很是狼狈。

  只不过,他的气势,却无端的变得特别的凌厉了起来。

  “收声!”

  一把拽住上官琼的手臂,他拖着她,飞快的跑进了一个密林。

  在林子里穿行可不比在官道上散步,尽管很害怕再被捉了回去,体力不济气喘吁吁的上官琼,还是坚持在一个小空地上停了下来。

  也不管金钟意肯不肯,她只管在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呼呼的喘着粗气。

  金钟意也默不作声的在一侧坐了下来,好半天,才嗡声嗡气的问道:

  “你说你小小年纪,到底干什么了,竟会招惹上了飞鱼帮?”

  上官琼不由得勃然大怒:

  “我做什么了?!昨儿就跟你出去吃了顿饭算不算?!你怎么不说,每次遇上你我指定就倒霉?!”

  被她这么一说道,金钟意的脑袋又蔫蔫的耷拉了下来:

  “咱不就这么一说么,你又急什么……”

  “能不急么?小爷我啥时候点子这么背过。你先别问我,你倒是说说,你这有事没事的,在路上乱晃悠个啥……”

  上官琼余怒未消,恨恨的说。

  见她这么说,金钟意反倒是有些鄂然了:

  “李……李兄弟啊,这大都,可是金某的大都啊。金某的家,金某的职事,金某的天下统统的都在此地,又怎能不出门呢……”

  想想他说的也在情在理,上官琼不由得笑了起来。

  可是,想想饿扁了的肚子,上官琼又开心不起来了。

  “这个破林子,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呀,你看,人家都饿死了……”

  “这里是飞鱼帮总舵,林子里头,不晓得隐着多少机关的。你忍耐一点,别乱开口说话……,”

  俯身背起上官琼,金钟意一边稳稳的走,一边悄声的叮嘱道。

  上官琼只觉得脸颊烫烫的,老半天没有说话。

  纵使她前世今生飞扬跳脱行事泼辣,可是,这让别人背着走的经历,的确是从未有过哇。

  而且背着她的还是一个,感觉不是很讨厌的,陌生的少年人。

  猪八戒背媳妇的传说,不知此间可有?

  可千万别让人瞧见了,惹人笑话。

  两个人,总算是都闭紧了嘴,不再开口。

  耳边,只剩下牛皮靴踩过杂草丛的声音,在“唰唰”作响。

  没走多久,耳边就听见拉动弓弦的声音:

  “谁?谁在那边?再不说话,咱可放箭了哈!”

  一把捂住上官琼的嘴,金钟意拉住她,在草丛里蹲了下来。

  见没有回声,两个巡山的哨兵走出关卡,朝着金钟意藏身的这边走了过来。

  眼见着雪亮的长刀刷过草丛,上官琼只觉得,她的整个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一声低喝,金钟意像一头猎豹,一下子自草丛中蹦了出来。

  没等那两人反应过来,他手起剑落,已经将其中一人当场斩杀。

  事发突然,另一人正待惊叫,却又被金钟意单手扭断了脖子。

  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温热的血水,上官琼咬了咬牙,还是弯腰捡起了一把雪亮的长刀。

  举着长刀的手,虽说有点抖抖的,可人家毕竟也练过玉女伽罗功,有敌人杀来时,毕竟也能自保一二的。

  这般反复的想着,上官琼觉得,她心里好像也没那么害怕了。

  “好,李兄弟,好样的!”

  拍了拍上官琼的肩,,低声的赞了一下,金钟意直起身子,提着软剑,率先向哨卡那边走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