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金不换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09 2020.08.25 21:28

  原来,折腾了这么久,她还是没能穿回去呀。

  一个个的,不是都说,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么。

  这具身体的原主,不就是从水里去的么。

  怎么到了她这里,在河里漂了这么久,又淹在水里这么久,还是没能够把她给送回去呢。家里的父母,一下子失了她和阿笙两个孩子,只怕要一夜愁白了头吧?!

  偏偏又回不去,好死不活的,还又给这金钟意给救了。

  满心失望的上官琼,默默的躺在那里,闭紧嘴巴,老半天都一声不吭。

  金钟意却有些急了,实实在在的急了:

  “阿英,你到底怎么了?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别老是装哑巴不吭气呀,给个痛快话!”

  几句话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里头,简直都带出几分哭腔了。

  急什么呀,还真能让水给泡傻了!

  有些不情愿的睁开双眼,上官琼没好气的问道:“这是到哪了?有吃的没?”

  “有的,有的。”见她终于开了口,说话听起来还挺正常的,金钟意长出了一口气,顿时笑得像一个孩子:“刚刚你没醒,我生了火,还抓了几条江鱼在火上烤呢。只顾着说话了,可千万别给烤焦了……”

  看着他忙得手忙脚乱的,上官琼叹了口气,坐了起来。

  不管怎样,没能如愿的穿回去,再怎样,也怨不到人家金钟意不是?她可不是个全不讲道理的人。

  闻着空气里隐约传来的烤鱼香味,上官琼只觉得自己似乎是更饿了:

  “熟了没?来一条尝尝?”

  “来喽,正宗新鲜金记烤鱼,一两银子一条,童叟无欺,谢绝讲价喽!”

  像模像样的大声吆喝了一嗓子,金钟意递了一条烤得焦黄的大鱼过来:“客官,想吃多少有多少,吃完了记得付银子哦!”

  咬了一口鱼,上官琼还是笑出声来:

  “店家,你这烤鱼淡而无味,不值这个价哦!最多五钱一条,谢谢!”

  “这就是客官的不对了。”金钟意一本正经的答道:“客官以为,在这江边烤鱼很容易么?要说,这抓鱼杀鱼生火烤鱼,哪样不是技术活?这一两银子,小店可是诚意最低优惠价哦!”

  “言之有理,大哥言之有理!”

  一阵掌声过后,林子里转出一位眉眼狭长的锦衣公子:“没想到,大哥还有这等好手艺!弟甘愿出二两银子,大哥卖一条给小弟尝尝鲜,如何?”

  “是你?”金钟意抬起头看了那人一眼,脸上淡淡的,不辨悲喜。

  递了一条烤得略焦的鱼过去,金钟意这才安安静静的说道:“阿英啊,这位是我二弟,金不换。二弟啊,能在这里遇上你,实在是太巧了。”

  “金不换?居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

  嘴巴里嚼了一大口的鱼,上官琼有些口齿不清的问道。

  “是啊,我金钟意的二弟,自然是金不换了。对不对呀,二弟?”

  “是是是,大哥说得极是。”埋头吃鱼的金不换,仰头就是一通狂笑,笑得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我家大哥的话,从来都是对的。如有误传,都请参照大哥的思路为正解。”

  这句话,听着怎么有些别扭?

  这金家兄弟,私底下没有看上去的那般和睦吧?

  这般想着,上官琼也没有搭话,只是低头,狠狠的咬了一大口烤鱼。

  眼下,饿了,还有什么,比好好吃东西更重要?!

  对面的篝火边,那兄弟二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家常。

  “二弟啊,今儿怎么有空出来?到这江边钓鱼吗?”

  “可不是嘛,大哥。”金不换笑容灿烂言辞恳切:“近来府里无事,弟约了几个人,一同来江边钓鱼饮酒快活来着,没想到,居然会遇上大哥。对了,大哥不一直是很忙的么?怎就穿了这身衣服,到这江边烤鱼?还有,这位小兄弟面生得很,不知大哥又是在何处遇到的?”

  皱了皱眉,金钟意显然没打算答话。

  回头看了上官琼一眼,他这才含混答道:

  “我这位小兄弟遇上点麻烦,被为兄遇上了,一处落难至此的。对了,我和这位小兄弟一路流落至此,衣衫不周也就罢了,还丢了车驾,正在发愁怎生回城呢,可巧就遇上二弟了。这样吧,二弟,我请你吃条烤鱼,也就不收你的二两银子了,你们几个人,匀一辆车驾给我使用,待回城后定完璧归还,如何?”

  不知是有意无意,金钟意抬手理了理衣襟,又随手抚了抚腰间的一块玉佩。

  金不换停住嘴,愣了愣。

  俄顷,他这才喃喃自语道:

  “既然都说叫金不换了,为什么又拿条鱼来跟人家强换呢?好没道理。罢了,罢了,爹说过,长兄的话,从来都是正理。”

  有些兴致缺缺的立起身来,金不换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烤鱼,朝着林子的方向,简单的挥了挥手。

  “这车驾叫他们就不用多费神收拾了,最好还依旧挂你府上标识。”

  一边耷拉着眼皮继续烤鱼,金钟意一边淡然吩咐道。

  金不换也不答话,只是抄着双手,一声不吭的往林子那边走。

  放下手中己经烤熟了的鱼,金钟意的唇角,终于现出一点笑容。

  先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金钟意又冲着林子那边喊道:

  “车上多留点酒水干粮,这折腾这么久了,实在是累得很,为兄要吃点喝点涨涨精神!”

  “你这么说,管用么?”

  有些贪婪的又拿起一条烤鱼,上官琼边吃,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说实话,据金钟意所说,他只不过是大都城里的一名小官而己,眼下又落魄至此。而他的那个二弟,衣衫精致华贵,看上去比他有钱多了呀。

  对这么个有钱人,不管不顾的开口提了这么一大堆的要求,倘若人家不睬,岂不是自取其辱么?

  “管不管用,你稍后不就知道了么。”

  金钟意的神情,反而淡定了许多。

  随手把金不换没吃完的那条鱼抛进火堆,他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开始斯斯文文的吃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