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天之涯,海之角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19 2020.08.15 23:38

  “吾乃神玉,绝非破石头。”很难得的,那道机械声依旧是平平板板的,没有半点波澜:“主人,你可以再靠近阿笙小主一点,以方便本神玉光波诊断。”

  这破石头,难道还会做X光在线诊断?

  这也太玄乎了吧?!

  上官琼暗地里嗤笑了一声,还是往阿笙那边挪了挪。

  “娘,阿笙这样子,什么能醒呢?”

  上官琼伸手握住阿笙细瘦的小手,小心翼翼的问道。

  抬手拭了拭眼角的泪水,上官夫人幽幽说道:

  “笙儿这样子,己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娘这些年来,为着你们两个,整个心都快操碎了。你这次能平安无事,娘己经谢天谢地了。如果,如果哪天笙儿的病能够好起来,娘愿意常年茹素,诵经礼佛。只愿佛菩萨能怜惜娘的苦衷,圆娘这点心愿就好了……”

  一语未了,上官夫人又以手掩面,低声的饮泣了起来。

  上官琼又是一阵心酸。

  “破石头,你都照这么久了,到底照明白没有哇?!见过了圆石头扁石头方石头,可我从未见过会吹牛的石头的!”

  老是没得到回音,上官琼不免有些焦躁,语气也变得有点尖酸刻薄了起来。

  “神玉也有神格,主人不可以随意轻贱。”

  这一次,那道平板的机械声,语速稍稍的变慢了一点:“根据本神玉认真诊断,阿笙小主的这具肉身,只不过是中毒了,慢性中毒,并非是生病。”

  “什么,她是中毒?”

  上官琼一瞪眼,不由得失声叫了出来。

  满屋子的人,都把视线投向了上官琼。

  上官将军更是目光灼灼的问道:

  “琼儿,你说什么?笙儿是中毒?你从未习过医术,你又凭什么说,笙儿是中毒了?”

  上官琼不由得一时语塞。

  她总不能告诉大家说,这话,是那个不晓得靠不靠谱的破石头说的吧?!

  然而,长者有问,做晚辈的,没理由不答。

  情急生智,上官琼飞快的说道:

  “呃,爹,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孩儿在家练功,老是不得要领,并无寸进,孩儿心里特别焦躁。哪晓得,孩儿每天早早休息,在梦里,老是有一个白胡子老头,捧一本大书,硬是要传孩儿医术。孩儿本以为是梦中幻境,谁知孩儿醒来后,居然也会给人诊脉,有时侯,还会莫名其妙的冒一些医案药方出来,因为此事听起来有些荒诞,所以一直没敢跟爹娘说。”

  上官将军难得的呵呵一笑:

  “傻孩子,这是天大的机缘,你能遇上是你的运气,你又害怕什么。好孩子,快说说看,你妹妹是中的什么毒?何药可解?”

  绕了一圈,居然又绕回来了?

  接下来,又该怎么接着往下编?!

  这别的都可以忽悠,这吃进肚子里的药汤,可不能随便的瞎叨叨!

  上官琼一时间只感觉到无限的烦恼,只能是干脆闭上双眼,装出一副专心诊脉的样子,在心底里无限焦躁的反复问道:

  “破石头,破石头,关键时刻你千万别装死啊。你倒说说看,开个什么方子,给咱家的阿笙解毒?”

  “主人莫慌,且听本神玉念给你听。”那神玉不敢怠慢,慢慢的一字一句的念道:“天之涯,海之角,石茭拌铃络……”

  “天之涯,海之角,石茭……”

  念了一半,上官琼大怒,在心底里厉声喝问道:“破石头,你没这个本事,在这里乱充神医也就罢了,你没什么文化,这我知道我并没有怪你。可你这是存心叫我在家人面前难堪吗?!叫你说个医案,你不会就算了,居然在这里胡说八道,反复的念什么李叔同!你这不是存心害我吗?!”

  “神玉也有尊严,主人。”那声音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有礼貌的主人才能得到更多的帮助。神玉也要休息,主人,再见。”

  简单的几句说完,上官琼的识海里恢复到一片清明,全无半点声息了。

  这破石头,不好好干活,说道上几句,居然还学会提前罢工了?!

  真当当主子的没法子想了么?!

  在心底里怒骂了一声,上官琼定了定神,缓缓的解释道:

  “这天之涯么,是天山上的山崖碎末。海之角,是海底的蚊龙角。这些,都是做药引子用的。重点是,要用白山石茭粉,拌铃络草嫩芽,每天早晚各一钱,伴着上面说的药引子温水送服。方子简单,可药材的确很难得哇。”

  老半天才说完,上官琼悄悄的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

  要论起谈经说史胡乱扳扯,此间有谁还能跟江城历史系的系花比。

  而且,除了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阿笙,此间,谁又曾学唱过那首著名的送别。

  上官将军急忙问道:“只要有方子,咱阿笙就有救了。只是这药,到哪里可以买?银子什么的,都不是什么问题。”

  上官琼无言,只能苦笑一声。

  只要能把阿笙治好,让她付出再多,都在所不惜的。

  问题是,这个中具体细节,她可的的确确是不懂。

  这样扫兴的话,她还真不能说破。只能抬起头,有些含混的应道:

  “这药名古怪,这药,想来也不是那么易得的。以后,但凡有机会,琼儿自当竭尽全力为阿笙配药。这个,爹娘大可不必担心。”

  “琼儿所言极是。想我家笙儿,既是都说命格清奇天生富贵,想来,也应该能平安渡过眼下的劫难。大家都忙了一天,且都先回房歇着吧,杏儿过来一下,本将军有几句话要问一下。”

  看了上官琼一眼,上官将军镇定说道。

  上官琼心底格楞了一下。

  都说,知女莫若父。

  这个外表温和内心精明的上官将军,是不是看出点什么来了?

  玉儿是前主的贴身丫环,又会对自己这位便宜爹汇报点什么呢?

  不知怎的,上官琼开始无限怀念起那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破石头。

  可惜,这货此刻又赌气当机了。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孤立无援的站在完全陌生的这里,反反复复的乱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