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听风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34 2020.09.12 21:18

  刚想要起身歇歇,神玉突然又开口阻止到:

  “主人,好不容易念着心经进入顿悟,顺利升了一小级,实己经是很难得了。长夜漫漫,时间还早,主人何不再多修炼一会,说不定稍后会有大惊喜?”

  上官琼有些愕然。

  神玉这意思是在说,继续的顿悟下去,她还有升级的可能?

  想想璇玑谈起她始终止步于炼气三级的那种便秘般的表情,上官琼一咬牙:

  拚了!

  升四级的主要要点在于……

  凝神冥思默想中,神玉又给上官琼开起了小灶。

  都说,一枝通,百枝摇。

  在稍后不长的一段时间里,上官琼居然又悄悄的突破到炼气四级,炼气五级!

  只不过,突破到五级之后,无论上官琼怎样的努力感悟,她的修炼似乎也到达了瓶颈期,再无半点进益了。

  就连一贯的博闻广记无所不知的神玉老师,也明确表示出了它的遗憾:

  主人,就目前而言,您也只能达到这个修炼高度了。足够高的修炼境界,需要足够强大的神识与之匹配,否则,对修炼者本身,将会是一种灾难。主人的心志,目前还不够强大,不可以贪功冒进,强行修炼。

  上官琼笑了笑,表示理解。

  神玉的意思,大概是类似于前世常看到的那句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意思就是这人即使是升官了发财了,但本身的德行不够好的话,将来也很容易惹出这样那样的祸事的。

  从本质上来说,上官琼苦心修炼,想获得的只是一种可以自保足以谋生的能力,并不曾奢望能武功盖世独步天下。

  所以,她不想贪心太多。

  “神玉,这炼气五级,出去后遇上差不多的劫匪之流,你觉得能够自保吗?”

  默默的收功,起身,上官琼又在识海里悄悄的问道。

  “严格的说,主人现下拥有的功力,能敌军中的百夫长。”

  军中的百夫长?

  那也是不小的武力存在了。

  就她的那种不肯轻易去惹事的性子,有这样的武力值,在外面,大概也够用了吧?

  上官琼扯开唇,无声的笑了笑。

  ……

  临走前,上官琼又回头,环视了一下这间她住了十来天的屋子。

  所有的东西都叠放整齐,放回原来的地方了。

  金钟意给她拿来的换洗衣衫,她也原封不动的放在原来的地方。

  想想这些天的吃穿用度,她还是褪下腕间的镯子,悄悄的放在衣服上面。

  这镯子,想是原主的娘给她戴上的吧?

  很可惜,到了她这个败家子手里,除了那一袋金叶子,就连这个,也很快就都花完了。

  有些自嘲的一笑,上官琼还是转过身去,轻轻的掩上了房门。

  是时间该走了。

  本就不属于这里。

  本就没打算在此地停留。

  一直的漠视别人的纠结,在别人的空间里强留,那样的事,她实实在在的做不出。也实不屑为之。

  是是非非,何必要多说。

  还是孤身拂衣去,留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

  独自走在黄昏的街上,上官琼的心底,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对于别人对她的好意相助,她自然是万分感激的,也很想很想好好的报答人家。

  唯一可惜的是,她所有的资金,都用来买那个海之角了。眼下,她好像并没有可以随便支配的银钱。

  即便是想还人家的人情,她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顶顶糟糕的是,除了没钱去了结一些人情债以外,她好像,连吃饭住宿的钱都没有了。

  这样的情况,让她再也轻松不起来。

  而且脑壳疼,很疼,很疼。

  “主人,你其实用不着发愁的。”

  可能是感知到了上官琼的不良情绪,第一次的,神玉大爷居然主动的开了口。

  “你倒是说得轻松。”上官琼没好气的应道:“这跑都跑出来了,可身边没有银子使,又该怎么破?你不会出主意,让我去搬砖扛包挣生活费吧?那样的活我一时半会倒也能顶住,可时间长了,终归是吃不消的,我不认为我能坚持得下来。”

  “主人,你完全用不着那么辛苦的。”神玉大爷又慢吞吞的应道:“你已经是炼气五级了,系统已经帮你解锁了一项新技能——听风。”

  听风?

  且听风吟?

  那又是什么样的一项技能?又有着什么用处?

  上官琼茫茫然的翻了个白眼,有些不懂。

  “听风,意思就是,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听清楚这世界上最细微的声音。”

  神玉很耐心的解释道。

  听清楚最细微的声音?

  上官琼小心的试了一下。

  果然,在集中精力之后,整个安安静静的街道,在上官琼的耳中,一下子变得非常嘈杂了起来。

  远远的,有慈母呼儿回家吃饭的声音。

  有恶犬狂吠的声音。

  有勾栏女子打情骂俏的声音。

  有深院中厨娘炒菜的声音。

  更离谱的,是上官琼居然听到了远处赌馆里哗哗啦啦的抹骨牌的声音。

  眼睛一亮,上官琼终于和道了,该去哪里去挣她的第一桶金了。

  刻意的拉低帽檐,又抹了点黄泥在脸上,上官琼低头走进了那家赌馆,手心里,紧紧的捏住了一枚铜钱。

  刚刚往这边走的时候,上官琼遇到了一名神色恍惚的醉汉。一名刚刚在赌坊里狂输了许多的醉汉。

  这醉汉可能是输钱后一气灌下去许多酒,一面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嘴里还不停的嘟囔道:

  妈拉个巴子的,今儿点子怎么这么背啊,老子又输了恁么多……

  那个摇骰子的老娘们,今儿肯定是在抽老千了,不然,老子怎么把把都不中啊……

  娘的,老子以后再不来赌了,有钱宁可全扔了,也绝对不赌了!

  恨恨的说着,他往地上扔了个小东西,一路哼唱着哭骂着,慢慢的走远了。

  上官琼从巷子的拐角阴影处,慢慢的走了出来。

  俯下身子,她从地上轻轻的捡起了一个小东西,对着亮光处细看了一下。

  那是一枚铜钱。

  一枚散着酒气汗臭还沾着一点泥污的铜钱。

  自怀里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上官琼把这枚铜钱细细的擦了又擦,擦得十分的干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