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单刀战将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46 2020.08.22 18:09

  没走几步,迎面又有一个声音厉声喝问道:“谁?谁在那边?张三,张三呢?张三怎么没见回来?”

  这个张三,应该是刚刚干掉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吧?

  鉴于金钟意刚刚的不许乱开口说话的严令,上官琼闭紧嘴巴,站在沉默着的金钟意后面,也没有说话。

  但是沉默,好像并不是每次都管用。

  见他们两个保持沉默,一个尖利的哨子声顿时就吹响了起来。

  伴着哨子声的,还有个声嘶力竭的大声呼号:

  伍长,有奸人偷混进咱寨子啦,快点,多出来几个人,抓住他们!

  话音未落,卡子里一下子就涌出了十几个黑衣人,手持雪亮长刀的黑衣人,把他们两个团团的围了起来。

  上官琼再一次的,有点想哭了。

  天晓得,刚刚她虽说是捡了个长刀拎在手上,可那是仗胆的不是用来杀人的啊亲!

  还有那个天杀的玉女伽罗经,练来练去,总是在教人吐气纳气强健身体,可好端端的,为毛不教几招刀法好在这里杀出重围啊?!那个甚马心经,莫非也是个假经?!

  还有破石头破石头,关键时刻不开口,莫非,也是块专门吹牛忽悠人的假石头?!

  “你会这么想,让神玉也很受伤很为难呢,主人。”

  那条机械声总算是响了。

  无暇多说,上官琼在心底里不住狂喊道:“刀法,刀法,神玉神玉别废话,眼下急需刀法!”

  “这个刀法,很难速成。唯一的法子,是依据本神玉的判断,主人只需朝着本神玉指点的方向挥刀即可。主人且先后退一步,左!”

  这样也成?

  上官琼无法可想无路可退,只能举起长刀,按照某玉指点的方向,咬着牙,狠狠的劈出了一刀。

  一道痛呼声响起。

  看着面前那个受了刀伤的黑衣人,盯看着长刀上的血迹,上官琼简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了:自己这是,一击得手了?!

  简单得,像在厨房里挥刀切菜一样?

  “这小矮子刀还挺利,兄弟们,揍他!”

  一个粗鲁的声音厉声暴喝道。

  一大片雪亮的长刀,又凑作一堆,冲着上官琼这边砍过来了。

  “左转,退三,进五,劈!”

  依言转身后退,上官琼闭上眼睛,使出全身的力气,又狠命的狂砍出一刀。

  又一声刀锋入肉的闷响声传来,上官琼睁眼一看,心底又是一阵狂喜:哈哈,居然又得手了!

  “主人不可懈怠。左五,右四,横扫!”

  “退三,进五,坤位,劈!”

  ……

  这一回,某石很给力的指挥个不停。

  干脆的闭上眼,上官琼只是按照识海里的那道机械声所指,不停的转身,退步,挥刀,动作简洁流畅自然,像是在跳一支编程简单的广场舞。

  也不知道卖力的砍了多久,某石终于平板板的吩咐道:

  “可以了。您已经砍得差不多了,可以暂时休息一会了,主人。”

  睁开眼,上官琼首先看到的,是金钟意那双万分震惊的眼。

  “李……李兄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看上去弱弱的,战力竟然这么强,这刀竟然能使得这么好!今儿若不是你,咱俩恐怕没那么容易过这一关的……”

  低下头,看着一地的残肢断臂以及一些受了重伤不断翻滚呻吟哀号着的黑衣杀手,上官琼不禁愣了愣。

  这么惨这么血腥的格斗现场,居然是自己有份参与自己亲手搞下的?

  那位金兄,居然会佩服起自己?佩服起弱鸡一样的自己?

  某石的现场指导,居然能厉害到这般地步?

  强忍着喉间的呕吐感不适感,上官琼扔了手中那把卷了刃的长刀,有些脱力的虚弱的笑道:

  “使把刀嘛,无非就像拿菜刀切菜一般,其实没那么难的……”

  金钟意眼中的钦佩之意,越发的热烈了起来:

  “李兄弟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传说中的宝藏人,大概说的就是李兄弟这种人吧。要么不出手,出手让人服。金某的确是佩服啊佩服……”

  原来,自己居然有这么棒啊。

  原来,自己也可以如此的优秀啊,优秀到让人服。

  听他如此的夸着自己,上官琼的虚荣心,感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有些矜持的背起手,一扬脸,上官琼心情大好的仰面问道:

  “那么,咱们现在可以走了吗,金兄?这片林子,咱们好像还没有走出去呢。”

  “那是自然的,迟则生变,咱们赶紧走。”

  金钟意终于没了刚刚那股凌厉之气,依旧换回了笑咪咪的易相处的表情。

  这让上官琼感到无比的舒适。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

  学着金钟意的口气,极为简洁的说完,上官琼依旧背着手,昂昂然的走在前面。

  “呃,李兄弟,错了,错了,咱们应该走这边,这边!”

  金钟意忙不迭的在身后指正道。

  折腾了这么久,天色终于大亮了起来。

  那些刺眼的阳光,把整个林子的一切,都彻底的暴露在每个人面前。

  上官琼这才发现,他们昨儿拼了一整夜的,是这处林子的最高处。因为朝阳,这处林子里的树木要相对密集一些,比较容易藏人,也比较适合设卡防守。

  可是,这下山的路,像条布带子似的挂在乱石中间,又陡,又小,而且只有一条哇!

  要是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往下走,估计走不到半路,就会被乱箭给射成箭垛子。

  躲在林子里不走,这没吃没喝的,也有可能直接给渴死,饿死,然后,变成一条看不出原貌的人干。

  这样的艰难处境,让刚刚自信了一点的上官琼,又陷入深深的焦虑当中。

  “这可该怎么办呢,金兄?”

  不知道是第几次,上官琼又开口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看了看上官琼因为饥渇而干裂的唇,金钟意皱了皱眉,沉声答道:

  “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找到水源,这林子里的水源。若这座山里沒有良好的水源,他们这么多人,又凭什么在这里安营扎寨,他们这个帮派,又凭什么叫飞鱼帮……”

  “对哦,飞鱼……”

  舔了舔干躁的唇,上官琼的眼睛,顿时发出兴奋的光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