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穷神闯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善良的小哥哥

穷神闯大唐 婉若青扬 2018 2020.08.24 21:51

  打了个踉跄,上官琼难得的乖巧了一回,依言坐了下来。

  这才发现,他们刚刚抢到的这条船,压根不是什么渔船。整条船小小的,两头尖尖的,很像是传说中的舴艋舟。

  这种船的优点在于,整个船体轻巧,顺流而下时,基本上不用甚么动力,也能让各种形态各种年龄的船姑,立马化身为乘风破浪的小姐姐。

  它的缺点其实也很明显。

  那就是,倘若乘坐者不很小心,对于船体平衡掌握得不到位的话,那就会轻松松的翻了的说!

  对于旱鸭子上官琼而言,不幸落水简直会是一个灭顶之灾,一个醒不了的噩梦。

  故而,上官琼正襟危坐在船尾,不敢稍动分毫。

  都说,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被那个小童的唿哨声召来的十几艘小船,渐渐的围拢了过来。

  可能是忌惮上官琼他们两个手上的功夫了得,那些小船都是远远的跟着,远远的朝着这边放箭。

  亏得上官琼他们坐的这条船船速很快,是个比较难精确定位的移动活靶,所以,暂时没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可那种箭镞破空的“嗖嗖”声,还是很骇人的。

  这一回,没用得着金钟意开口吩咐,上官琼在第一时间内,就迅速的爬行进了船舱。

  一开始,金钟意可能是为了某种尊严,还坐在船头拚命的舞剑挡箭,颇有几分古侠士风范。

  可是,经过上官琼再三修理之后,很快也改变了主意。

  “金兄,你守在船头做什么?收集断箭做柴火吗?”

  “金兄,你坚持如此这般辛苦,难道就没听说过草船借箭的典故?”

  “金兄,敌众我寡,既非必要,金兄何苦为了一点虚名而放弃保存实力?”

  ……

  如此再三,金钟意终于收了软剑,一举滚进了船舱。

  “你很烦哎,李兄弟。”

  学着上官琼的样子,躺坐在另一侧的船舱之中,金钟意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在舱内躺着休整了半个时辰,兼又动口不动手,上官琼感觉已经到了精力之巅峰。如今,看到金钟意体力不支呈出一点颓意,她更是显得意气风发了起来。

  一鼓作气的坐直了身子,上官琼傲然宣讲道:

  “金兄啊,不是兄弟唐突,吾辈既是在一处遇险,有一件事兄台必须要先弄明白。”

  “哦?”

  金钟意兴致缺缺的挑了挑眉毛。

  上官琼浑似不察,继续的正色言道:

  “两军交战,重在谋略,而不在于逞强斗狠。吾兄刚刚太过于执著了,乃纯莽夫武力也,可惜了,全不若兄弟的灵慧机变。”

  “唔?是吗?”

  金钟意笑了笑,抬手指了指上官琼的身侧:

  “这会儿,射向咱们这船舱的箭镞,好像是比先前更多些了。你那边的船舱己经开始漏水了。不出意外的话,咱们这条小船,己经漂不了多远了……”

  低下头,看着渐渐被河水浸湿了的衣裳,上官琼面色渐渐变得灰白,转而变得绝望了起来:“这样啊……这可又麻烦了,兄弟又不善凫水,这船真要是有什么事,兄弟可就麻烦了,大麻烦呀……”

  “李兄弟居然不会凫水?”金钟意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朗声笑了起来:“这凫水,也是莽夫武力里的一种啊,以兄弟之多智,居然不会?”

  “天下武技何其多也,吾辈又岂能统统学会学完?!”虽是理屈,但上官琼依然不曾词穷:“天若欲忘我李英,必不肯在这等细枝末节上做文章。”

  “李兄弟说得也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金钟意往船舱外看了一眼,忽然皱眉说道:“嗳,兄弟,这河面,怎么就窄了不少?”

  上官琼闻言,往船舱外看了一眼,不由得大惊失色,双手握拳说道:

  “这河面渐窄,下游水声如雷,必定是到了下一个河道的入口了。倘使那些人在此间设伏,咱们两个互相救援不及,到时候,必定会葬身此间了!”

  话言未落,金钟意那边的船舱被人用刀一把斩出了好大的一个豁口。

  一个童子的脑袋,刚刚那个烧火童子的脑袋,笑嘻嘻的自那个豁口间探了出来。

  “小哥哥好善良啊,刚刚还为了救我把我给扔到了岸上。今儿说什么,俺水孩儿绝不会亲手加害小哥哥的。小哥哥保重了!”

  一只手轻轻一摇一扯,金钟意顿时就像位刚喝醉了的醉汉一般,毫无反抗的,被那童子一把就扯到了水中。

  破败的船舱里一下子就涌进了许多的河水,整条小船在水中漂摇着,渐将沉没。

  单手扣着一块大大的船板,上官琼还是肃然站了起来。

  “小兄弟重情重义,在下铭感在心,多谢了!”

  朗声说完,上官琼抱着那块船板,纵身跳进了不断翻涌着的河水中!

  水声隆隆中,不远处,果然是下一条长河的入口。

  汹涌澎湃的河水,自山上高处不停的奔泻而来,挟裹着上官琼小小的身体,像是带着一片轻飘飘的落叶一般,朝着下游奔涌而去!

  “小哥哥,黄泉路上不要恨我哟,水孩儿只不过是奉命行事,我本人并不曾想害你!”

  浪花汹涌处,水孩儿熟练的踩着水,双手合十,默默的祷告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琼呛咳了几声,又悠悠醒了过来。

  入得眼的,是一堆篝火,以及火堆旁一个模糊的忙碌的身影。

  揉了揉眼睛,上官琼轻声唤道:

  “阿笙,是你吗?咱们俩个,这是又穿回来了吗?咱们又可以回家了吗?太好了。这次回家,我一定要告诉他们,我后悔了,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在家蹲着,再也不乱跑了……”

  “咦,阿英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金钟意那张俊朗的脸,瞬间像放大了许多倍似的,出现在上官琼的眼前:“阿英啊,你是不是刚在河水里泡过受了凉,有些发烧?刚刚在说胡话?还是刚刚跳河跳坏掉了脑子?我说,我费了好大的气力,好不容易才把你从河里给捞出来,你可千万别再装大傻子吓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