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全民魔女1994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晚礼裙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 2734 2019.05.05 12:30

  “女孩,你是被这家伙从那个地方拐来的?”

  岳雅婷的工具太多,缝衣针,五种不同的尺子,还有缝衣针等等,让江涵有点花眼,以至于她呆了几秒才回答这位设计师的问题:

  “我只是个女伴,小姐。”

  “只是个女伴。”岳雅婷眉毛挑了挑,保持工作的同时转过头对着单手撑着脸看着这边的蔺昭君问道:“只是个女伴?”

  “没错,我用一件衣服,两个法术请来的女伴,你知道的,在我的位置,想找一个纯粹的女伴是多么不容易。”蔺昭君把玩着那根指挥棒一样的魔杖。

  “很难吗,我还以为你只要一张开双臂,大声一喊‘我就是那个A3没考过的蔺昭君。’,会有一亿个东方魔女投怀相送。”岳雅婷无不嘲讽的说道。

  ……这位魔女时不时就刺蔺小姐一句,全然忘记刚刚被吊起来……江涵乖乖闭着嘴听着,任由设计师用卷尺在自己胸口测量。

  “但她们会想要我付出更多的代价,你看,找个可爱的魔女做我一天的女伴,我也只需要付出两个法术,这还是因为我的名字给她涨了价。”蔺昭君面露笑容地说着。

  然后岳雅婷皱着眉,看着她,又指了指江涵:

  “你应该为你的粗鲁言辞对她道歉,蔺昭君,你从以前开始就很不尊重人,即使你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你依旧是个流氓蛋子。”

  “她付账,我工作,你情我愿。”江涵在蔺昭君皱眉前说道。

  我又不是她真的女伴,这也仅仅是服务业的一环,拿钱办事,没必要感到侮辱……江涵看见蔺昭君耸了下肩,这位魔女鼓了下掌。

  “岳雅婷小姐,你活了这几年,不如江涵小姐看的透彻。你看,她就不会因为我是世界前十的魔女而要求我什么,也不会因为我说出了有点冰凉的事实就生气……哦哈!”她摇摇头,发出笑声:

  “这个世界上,就需要这样明道理之人,而非道德君子。”

  “是啊,这样明道理的人,只有你付账单才能得到她当女伴的待遇。”岳雅婷哼了一声,转而对江涵扫了眼,略带满意地说道:“你的身材很好,罕见地能让那边那个矮子看上去不那么的矮。”

  蔺昭君跳起来,用法师之手轻松抓取了一瓶岳雅婷书架上的珍贵红酒,打了个响指将木塞凭空拔出,然后给自己灌了一口:“矮子在喝你家的酒,矮子还要把它打包,矮子还要吃你家的龙肝酱,哈,矮子无所不能,对吧,江涵小姐?”

  我欣赏有自嘲精神的淑女,或绅士……江涵笑了一声,幽默地回应道:“我们两个可以组队拯救法兰西了。”

  蔺昭君发出笑声,鼓掌,同样幽默的说道:

  “我们已无路可退,身后就是巴黎……哦,是巴黎啊,我们还有海路可以退。”

  江涵差点控制不出笑出声音,她忍耐着,身子都有点微微颤抖。

  “嘿!我在巴黎读过书,服装设计。”岳雅婷义正言辞的打断两人,但声音也显得笑得发颤。

  蔺昭君对江涵又耸了耸肩,拿起指挥棒一样的魔杖,在空气中挥舞了两下像是在演奏乐曲:

  “瞧,我的老同学就是个虚伪的人,我们那时候玩跳格子,她经常偷偷掂着脚尖偷一格,还有一二三木头人,她数到二就回头了。”

  “因为有的人在我转头的时候,拿笔在我的背后写了个‘早’字!”岳雅婷控制着面部表情,狰狞如鬼一样,让江涵不敢动弹。

  写了个早……您就是蔺树人小姐?……江涵腹诽了一句。

  大体上蔺昭君小时候,可能就是传统的熊孩子,还是那种很有创意的熊孩子。

  她好笑的望向蔺昭君,突然被吓了一下。

  因为蔺昭君忽地出现在很近的位置,距离岳雅婷仅仅一根手指的距离。

  她瞪大眼睛,看见蔺昭君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她看着这位大魔女,拿着魔杖轻轻挥舞,那瓶开过的红酒中飘出来几滴酒水,在空气中不断地提纯,凝视,变成了红色的墨水。

  之后轻轻地往下飘,在岳雅婷小姐的白色裤袜上写了三个惨字……不对,三个正字。

  这里也不得不提到,蔺昭君的魔力控制能力,明明使用了一整套的法术,江涵的魔力雷达中完全没有感应,就像是下雨时雨水低落,刮风时微风拂过,自然且无踪迹。

  做完这一切,蔺昭君走回沙发前,瘫软在上面,仿佛一滩液体,懒洋洋的打了个响指:“我可爱女伴的衣服什么时候做好?”

  “你可爱嘴巴的废话什么时候说完?”岳雅婷回过头,见蔺昭君那瘫痪的样子,嘴角微动:“很好笑,未来的伟大魔女小姐,你可以参加残疾魔女俱乐部,或者干脆去慕残俱乐部找一位与你一样心理变态以及扭曲的女伴。”

  “但遗憾的是,我有一位可爱的女伴,而你在给她做衣服。同时,你下次舞会也没有伴。”蔺昭君嘲笑道。

  “虽说我没有!我下次可以和你一样,请个魔女给我当女伴,或者,江涵小姐你可以给我当女伴?”岳雅婷对着江涵挑了下眉。

  “有意思。”蔺昭君漫不经心的坐起来,手里把玩着指挥棒,意味深长的看了江涵一眼。

  “……”江涵呆了半秒,摇摇头说道,“……岳小姐你可以找我的店长秦舜英聊这件事情,她谈价格,我办事。”

  岳雅婷又挑了挑眉:“职业操守很好嘛。”

  在旁,蔺昭君发出低笑声:

  “不接私活,更不要接一个服装设计师的委托,她们出手小气,斤斤计较。”

  假如不是岳小姐打不过她的话,估计早动手了……江涵暗暗猜测。

  虽然时不时与蔺昭君斗了句嘴,并且经常处于下风,但岳雅婷小姐工作起来并不慢。

  她一边说,一边在一张漂浮的纸上写着数据与画图,下笔极快。

  并且画图的同时,极快的绕着江涵转圈,时不时的指挥漂浮的尺子在江涵身上比划。

  仅仅几句话的时间,她就拿出五六张草图出来,并一一拿给蔺昭君参考。

  这点江涵没有异议,正所谓一切听老板的,老板说啥就是啥,只要蔺昭君不说一个‘她只绑个创可贴就很好看’,那什么都成,只要这晚礼裙不暴露的过分,那什么都行。

  在蔺昭君与这位岳雅婷又吵起来时,江涵认真琢磨了一下自己的这份工作。

  感觉大有前途!

  她觉得完全可以由此衍生出专业的女伴出租行业,为种种追求体面的,或赶时间没有特地约别的魔女出来的,又或是应付家中家长的各种各样的魔女提供女伴服务。

  或是女仆家政服务,似乎这个世界还没有成体系的女仆家政服务……江涵感觉到了商机,但随后泄了口气:

  奶奶个熊,魔女打扫卫生一挥魔杖就行了,要啥女仆呢!

  江涵胡思乱想的等待了十分钟左右,那边的争吵终于结束,并产生了结果。

  蓝灰色瞳色,蓝灰色碎发的蔺小姐满意的坚持己见,将她的意志贯彻落实下去了。

  她为江涵挑选的晚礼裙是一件典型的中裙,露肩中袖及膝裙,背后有大的蝴蝶结,裙摆由独特的三层蝴蝶边组成,看上去活泼不失华美。

  “你觉得怎么样?”她问江涵。

  及膝有点小女孩,露肩有点太性感,蝴蝶结又显得可爱,虽然说是为我定做的,但这让我看上去像是被摆弄的洋娃娃一样……江涵诚恳的说道:“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蔺昭君绅士风度十足的轻微颔首,嘴角隐约上翘地说道:“我希望明天参加宴会前,你多释放两遍你的永结眼,那会让你冰色的眼睛更显魅力。”

  “我会的。”

  江涵看见岳雅婷朝她做了个无奈的动作,就转身走入工作室,撂下一句话:

  “我还有材料,50分钟左右做好,蔺昭君你这个混蛋把信用卡准备好。”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她从来不给我打折。”蔺昭君靠近过来,笑着说道。

  ……所以有时候你就直接抢了?江涵别了下头,又看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