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全民魔女1994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陈·办证专家·未雨绸缪·丽谷小姐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 2883 2019.06.07 12:30

  哒哒哒,松软的拖鞋拍在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踩在地毯上。

  正看着书做笔记的江涵抬起头,这位最近颇有名气的侧颜魔女(广告只拍侧颜)浮现出笑容,对陈丽谷小姐挥了挥手:

  “她去洗澡了?”

  “嗯,你说的关于她的经历我其实是不信任的。”陈丽谷坐下,双手抱住被黑裤袜覆盖的膝盖,侧过脸看着江涵,用笃定的口吻说道:“这个女孩,有秘密。”

  她脚掌探前,轻轻扒拉住一颗用手玩的弹力球,被黑袜覆盖稍显肉色的足趾来回摁住,用足尖踢起,然后趁球在空中,左手灵敏的一抓将弹力球抓在掌心。

  每个人都有秘密,比如说我是个穿越者,比如说陈丽谷小姐你从事的职业不单单只是个业务员,但我们都不挖掘彼此的深层次秘密。梁错玉小姐的身份不简单,但无论她在普通人阶段有什么样的身份,变成了女巫后一切都翻篇了……

  江涵看着对方玩着弹力球,露出笑容:

  “但不是一个坏人对吧?”

  “大概,无法排除掉某些坏的可能,比如说她曾经是什么通缉犯之类的,又或是她确实是非法转化来的女巫,但总之,无论哪一种都还是可以预测的到的,也应该不会。”陈丽谷将弹力球往墙壁一抛,然后非常快的坐到江涵旁,阳光的笑着点了点她的脸。

  “别闹。”江涵故作严肃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被好友捏着脸玩。

  “你想怎么帮她?”陈丽谷问道。

  江涵眨眨眼,忽略掉对方的语言陷阱,反问道:

  “还能怎么帮?”

  然后正坐好,开始数手指:

  “首先,我想她需要一个女巫证明,起码是预备役女巫证明。”

  “然后,一个合法的女巫身份。”

  “最后我们联络下女巫冒险协会,为她找一份自力更生的工作,并且提前说好,我们的这个服务并非是完全免费,是要她慢慢还钱的借贷,我并不想让这个小女巫觉得一切都是免费的。”

  陈丽谷表达赞同:

  “授之于鱼不知授之以渔,不管一个人有着怎么样的过去,像是这样意外成为女巫……我们姑且说是‘意外’,那么她那不想回忆的过去就可以尘封,一切都会进入新的篇章。”

  陈丽谷阳光的笑容柔和了几分,眼神也很温柔,似乎想到了什么,略带呢喃的说道:

  “新的人生,无论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女巫。”

  “说起来,这样做的话会不会很麻烦你啊?”江涵绵绵的问道,她把身子轻轻靠在对方的背上,灵敏的感官感觉到了对方的心跳加速。

  身体有优势就要常用。

  陈丽谷偏过头,清秀的面孔显得有点害羞,抿着嘴唇,最后露出笑容:

  “也不麻烦。我正好方法比较的多,我打算先让她找个地方住几天,开个住宿证明,再用住宿证明申请一家女巫周校的通知书,让她每周去上两天课。我们再拿她的通知书,成绩证明,身份证明,去申请女巫资格证,就说她是孤儿,转化成女巫后忘记拿证就回去上学了。”

  “一般来说,只要不细查,这种做法肯定是能够申请到资格证的,那样梁错玉小姐就是个有身份的女巫了,不再是非法,日后如果有人想要调查她的话,也只能对‘学校是否有权利给学生开身份证明’这一点提出申诉,还是肯定失败的申诉。”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成功申诉,也只不过是让她去派出所接受为期3个月的思想教育,但身份就已经是办下来了。”

  不愧是专业干这种事情的人,在这方面钻空子有一手的……江涵满意的点点头,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价格呢?”

  “理论是免费的。”陈丽谷略显得意的说道:“这一周有超过20个女巫没有拿到A1的证明,她们要我帮忙申请学校,我就和万象贸易街与魔女市集中间的空岛上的学校说好了,一次性办理完手续,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就不做身份上的检查,只需要填一张申请表格留底就可以了,哈,我当初可能就想到了,会不会要为黑户办理这种事情,所以留下了暗门!”

  陈.未雨绸缪.丽谷,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个天才……江涵捂着嘴巴偷笑:

  “那我猜,这些表格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拿出来,把女巫身份证填上后再放回去,补全最后的漏洞?”

  “你猜对了,好姐妹。”陈丽谷笑的很阳光的回答道。

  没错,好姐妹,我穿越前也干过这种事情的……江涵心底吐槽了一句。

  这时,她看见浴室门打开,畏畏缩缩像是小动物一样的梁错玉小姐从中小步走出来。

  洗完澡后的梁错玉,穿着江涵的备用睡裙,柔软的长发披在肩膀上,漂亮的灰黑色眼睛还带着层雾气,精致的五官与干净的气质令其加分不少。

  果然洗干净后,是个漂亮的少女……江涵为自己的眼光叫好,朝对方点点头,微笑指着陈丽谷说道:

  “刚才我和陈丽谷聊了一会,你的问题应该是能够解决的,但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

  她又换上略显严肃的表情:

  “……你现在是一个名叫做梁错玉的女巫,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秘密或要隐瞒的东西,之后你也最好只做一个新出生的女巫。”

  陈丽谷搭腔:

  “是的,梁小姐,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过去,过去的都过去了。”

  您这话说的跟接盘一样……江涵怪异的看了眼陈丽谷小姐,这位办证者笑容阳光,透露着老实人的气场。

  ……

  ……

  江涵听陈丽谷用各种高深的词汇把原话翻译了一遍,譬如‘教育业特有扶持政策’‘身份与女巫权益特殊保护’这类词语,充满了中式语言高深莫测的政治色彩,轻轻松松的就让梁错玉小姐差点哭出来抱着她喊‘好姐姐救我’了。

  只能说,陈丽谷不愧是专业玩嘴的,弄的小女巫丢盔弃甲的……江涵内心阴暗的用模糊不定的两性词汇形容了下眼前的场景,自从暴露了自己在酒吧打工后,她每天吃饭时都能跟妹妹学到新的阴阳术。

  而办理这样女巫的证件的费用是50,000元,分期付款,50期,无利息,并且可以等到有工作后再还。期间,陈丽谷还会申请女巫冒险协会的补助,大概每个月800元的补助金额,以及包含学费与每日10元的餐费。

  江涵见两人聊好了方法,顺路还把价格聊好了,就微笑的敲了敲桌子。

  见两人看过来,她说道:

  “我家有客房可以供她使用,也可以当做免费的部分让她把住宿费用省下来,并且我妹妹也可以帮她做身份证明。”

  别看江贞铃小同志经常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但满肚子的坏水,做身份证明简直就是小儿科。

  江涵上辈子就时常担心自己的妹妹,担心她那天进铁窗泪大学进修。

  “那太好了,我记得你的信用等级很高,你妹妹的信用等级也不低,你们两姐妹作证的话,是很大概率能够帮她最快拿到身份证明与住宿证明,这样可以最快的申请到学校,最快的把女巫身份办下来。”陈丽谷笑容明媚。

  梁错玉感动的眼圈又红了,沉默了两秒,露出感激的笑容: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谢你,我只是个流浪街头的女巫,能获得你的帮助,这实在是让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其实你也可以当做我在投资你。”江涵温和的笑了笑,“未来你可要还我人情的哦。”

  “嗯。”梁错玉的眼睛闪烁着对未来的希冀光芒。

  对了对了……我忘了用雷达扫她一眼了……江涵突然记起这件事情,将自己的魔力雷达功率开到最大,女巫作为一种弱魔种族,体内的魔力一般都是隐性的,不如魔女的活跃,所以很容易规避正常的感知天赋魔女的探查。

  但江涵的探查能力,绝对可以评的上是历史级的,无论是范围还是精确度都极其的可怕,所以也偶尔会接受委托去派出所帮忙找通缉犯。

  她轻轻一挖掘,然后内心诶了一声,半睁着眼,用诡异的眼神扫了眼正在跟陈丽谷了解魔女世界的梁错玉。

  梁错玉,魔力量在3000到3100之间。

  在女巫之中,这个魔力量已经算得上非常不错了,但让江涵惊讶的是,对方的魔力居然和自己一样,在隐隐的增加。虽然增加的速度,要比江涵慢起码十几二十倍,但是却在增加,这不符合女巫的特质,也不符合魔女的特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