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全民魔女1994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翘班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 2117 2019.05.21 19:30

  在下午补了一觉,穿着睡袍的姐妹带着杯子,跑到楼下,把溜进屋里的冰熊当做沙发,蜷缩在上面,裹着杯子,看着电视。

  扭着身子,江涵用鼻子碰了碰低头看过来的冰熊的鼻尖,本能的缩到江贞铃的怀里,抱怨道:

  “换台,换台!我要看壁球赛!”

  肚子被狠狠揉了揉,江贞铃小同志从后面咬了咬姐姐的脖子,像是狼咬着猎物一样,略有点含糊的说道:“我要看德州扑克,为了今天的大师赛我今天晚上的班都翘了。”

  体型差距有点大,明明都是同一种蛋,同一个母亲生的……江涵晃了晃身子,笑着拍了拍妹妹大腿,让对方松嘴,然后喘着气转过身,用着超越普通魔女数个等级的爆发力,弹射起来,骑在了妹妹身上——不过用了半秒钟就被掀了下来。

  冰熊疑惑地看着她们两个,似乎在研究这两姐妹在自己身上蹦跶来蹦跶去是干嘛。

  “我投降,你这野蛮人!”江涵被江贞铃骑在身下,右手被扭到后背上,她剩下一只手无力的拍了拍自己姐妹的腰,示意对方赶紧放开自己。

  江贞铃带着胜利者的余裕,放开了江涵。

  作为姐妹两,假如都不使用魔力的话,江贞铃大概能让一只手的将江涵打倒。这种体型差距令人担忧,江涵会不会在玩闹中不小心被自己的姐妹扭断手扭断腿的。

  “野蛮人。”

  江贞铃压低声音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用惊讶的眼神望过来。

  她如同坐在悉尼歌剧院中的宾客,优雅,鼓励,与沉静的鼓了鼓掌说道:

  “我可爱的姐姐终于会使用别的形容词了,真令人惊喜,恭喜你,将词汇量从幼儿园水平提到了小学。”

  “我打死你!”江涵裹紧身上的床单,缩成一团,耍无赖的直接撞在了妹妹身上,并大喊道。

  她蹦蹦跳跳,用冲击力给妹妹带来麻烦。

  “停!停下!”这次轮到江贞铃喊道。

  后悔了吧?让你阴阳怪气,让你说我矮子,让你平时喊自己姐姐喊涵妹,我妹你个大头鬼……江涵越是弹射越觉得出气,她不但用上了身体,还骑在妹妹身上扭来扭曲,准备给对方一下重的——唔,以魔女的身体素质,以妹妹那个身高体重,大概十来分钟就能恢复好了……

  接着,她被紧紧地抱着,娇小的身体被摁倒,只能做出看着就很无力的反抗。

  “呼,呼,你这,这疯婆娘……”江贞铃同志撩了一下自己被汗水沾湿的头发,气喘吁吁地说道。并做了个危险的眼神,用手摁在自己姐姐的脸侧,趾高气昂道:“但胜利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嗷!”

  看着妹妹雪白的手撑在自己旁边,江涵张开嘴,一口咬了上去。

  这几天她的牙口在许多肉类的锻炼下,变得异常的锐利,一口下去江贞铃同志先是发出一声惨叫,但又不敢甩手怕带掉江涵的牙齿,只能倒吸着冷气,伸出没被咬的手在江涵的下巴到喉咙处轻微挠着。

  “嘘,嘘,松口,松开……”江贞铃在按摩一样的揉了两下后,突然猛地用力掐了一下,让江涵措不及防的发出一声轻微的呜咽,并在这期间,妹妹终于是把手抽了出来。

  她捂着手,倒吸了冷气,往手背上吹了吹:

  “涵妹!你属狗的吗?”

  她雪白的手上多了一圈整齐的牙印,江涵虽然咬了,但没太用力,只是让对方手肿的厉害,并没有出血。

  这就是专家级的咬人技巧……牛肉不是白吃的……龙扒也不是白吃的!牙口这东西,对于魔女而言,终究是种可以练出来的技术……江涵挂着笑容,手放在嘴边张开,哼笑道:

  “你先咬我脖子的。”

  “是,记得提醒我下次别这样做了,或者提醒我买个磨牙棒给你再对你做这样的事情!”江贞铃甩着手说道。

  “哼。”江涵翻了个白眼,将被子甩开,经历刚才的运动她已经有点热了,快出汗了。

  今天我翘班的话,秦舜英小姐会记我用了一天假期……唔,她有点宠我,而我现在却想着利用这种宠溺翘个班……嘶,我真是坏女孩……江涵伸手在脸庞扇风的同时,产生了愧疚,但愧疚完了之后决定今天翘班。

  “大概这就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吧……”她小声嘀咕,感到被遮住,抬起头看见了冰熊好奇地表情,这头熊刚才看这对姐妹两咬来咬去,熊直接傻了。

  或许这熊聪明的能去考试,但它却很难理解人类姐妹之间做这种事情是干嘛的……她挺直腰,用鼻尖碰了碰熊的下巴,毛茸茸的冰熊发出满意的吼声。

  “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怎么要晚上12点去的?”妹妹从熊肚皮上跳下去,拿了盒纸巾又爬了上来,用纸巾擦拭着手,好奇的问道。

  “……”江涵嘟着嘴,别开头。

  姐妹关系往往要比母女关系更为接近,有时候难以对父母说出来的话,对着兄弟姐妹更容易说出。

  上辈子江涵记得自己刚学会抽烟,家里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她只告诉过妹妹听,大概潜意识里觉得眼前这个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有着不可磨灭接近朋友印象的人是可以相信的。

  所以她在沉默了三十秒后,拽住妹妹睡袍的一角,钻到对方怀里,抢过电视机遥控器,抓在手里把玩了一下,才慢悠悠的说道:“…在酒吧。”

  她声音很小,但妹妹显然能听得见。

  江贞铃挑了下眉:

  “你没有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吧?比如说……那种。”

  “没有,我只是卖酒而已!”江涵很认真的说,虽然在酒吧工作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有点古怪,但那真的是正经工作——当然,既然有正经的,肯定也有不正经的。

  江贞铃点点头,笑着说道:

  “那我猜,你们的工作服一定很好看或可爱?”

  “……一般般吧。”江涵心虚的说。

  这种心虚,被妹妹看出来了,如果是平时的话,江贞铃大概会选择在这方面刺她一句,但大概是觉得这时候补刀子不好,妹妹也只是安慰道:

  “没事,只要你坚决不接受无礼的要求的话,你的个人安全是受到魔女协会保证的——前提是你不能有哪方面的想法,一丁点都不可以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