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全民魔女1994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家族魔女史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 2277 2019.03.14 12:30

  在该世界,魔女的魔力总量就像是一个人的社会信用与资产证明。

  也许有的魔女连自己生日都忘了,但却能记住魔力总量小数点后五位的数字。

  江贞铃小同志的魔力总量是670公仑,约莫是弱魔女的两倍多,换算成战斗力就是一个弹夹20发的冲锋枪,扔国人们最爱的塑能学派火球术也只能扔一个就哑火了。但考虑到她连第一次发育期都还没度过,未来还是值得期待。

  母亲A叶可淑的魔力量大概1100公仑,母亲B江萱的魔力量则是1300公仑左右。

  追溯到双方家族史5代以内的民国时期魔女,大多数都是1000左右,在叶可淑家族史的7代之前才有过一个魔力量3500的魔女,曾经担任清政权的七品官员。而江萱家中有记载的则是宋元时代的一位魔力量82泉的魔女,根据考古显示宋元时代的魔力单位‘泉’大概等于现在的50公仑,也就是说江萱的家族史里有疑似4100公仑魔力量的魔女出现过。

  父族家族史最高3500,母族家族史最高4100。

  根据不容置疑原则,江涵已经有私生女嫌疑了。

  “放心,姐你的外貌特征有父族母族的特征,魔力量可能只是出现了变异。”

  江贞铃小同志的这句话,江涵是不信的——因为眼神,妹妹的眼神透露着‘这到底是不是我姐’的怀疑,仿佛国党特务一般的审查表情。这个眼神江涵熟悉,以前他妹怀疑过他偷穿了自己裙子的时候就漏出过这个眼神,不过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总之,江涵熟悉自己妹妹从今年16岁到十年后26岁的模样。

  尤其是睁眼说瞎话这方面,江涵的妹妹可以义正言辞的作着给外甥‘明天带你去欢乐谷’的承诺,同时在淘宝上给外甥买五本习题本,是个无血无泪的残忍女人,不干人事但嘴比砂糖甜。

  “我们肯定是亲姐妹。”江涵强调道。

  “嗯,比真金还真的亲姐妹。”江贞铃同志满脸沉思,“那这件事情先搁置再议,先把宠物买了再说。”

  一直安静看的店员听到这句话,立马又推销起来了:“适合大魔女养的大型宠物是犯法的,我们要签个契约不准说出去。”

  违法可还行……江涵一脸震惊,但身边的妹妹却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点头替她给答应了下来。

  94年的人,只要身处国内,都有这么一股子疯狂的劲。饿死胆小,撑死胆大,顶天了就去铁窗大学进修一番。

  更何况这位达瓦里希还是国际友人……虽然说现在的国内对苏维埃友人态度有点矛盾,一方面看不起掌握几千万魔女却一枪未发,一个火球没砸就原地解散的苏维埃。但另外一个方面却又从苏维埃身上得到了警醒与大量人才,对苏联跑来避难的魔女有着天生的好感度加成,却还又有几分痛恨与厌恶。

  若是不处在哪个年代,恐怕难以理解对苏联的特殊矛盾情感。

  但一位达瓦里希,一位国际好同志,身份地位要比别的洋人高,连这种从苏维埃带进来违法品的行为也格外的通融——或者说,现在国内很需要苏维埃人民群众带进来的各种违法品。

  江涵感觉自己不了解都可以说上个一二出来:国内大魔女的各种配套装备估计是难以满足自给自足,国内大魔女需要的各种事物估计也是产量不够,这导致了苏维埃解体后,大量苏联魔女带着原本苏维埃工业化量产的大魔女用品来到了国内,并且还有的携带了大量的宠物……

  怪不得这个广场除了是苏式风格,还有不少家苏联魔女开的店,感情是个走私广场啊!

  江涵嘴角抽抽,上辈子没有这种风格的走私广场,顶多就是乡下买几把苏联‘土枪’打猎或‘做大生意’用。看来这个世界有超凡武力后,连这样的生意都敢大开门做了,有力量所以底气足。

  签好了契约,店员小姐露出满意的笑容,走到柜台后蹲下来,再起身的时候已经拿着两个酒瓶子,来到姐妹两面前一人抱了一下,她塞了个酒瓶子到江贞铃怀里:“亲爱的同志们,我们现在就是一个战壕的三把枪了,用同一款单链,装同一款7.62mm毫米步枪弹,我是娜塔莉亚·谢尔盖芭勒夫·乌尔杨基尼奇。”

  妹妹也拉着江涵介绍了下自己的名字,并把酒瓶子塞到了江涵同志的手里。江贞铃指着她,“我未成年,尽量不喝酒,她可以喝。”

  江涵没办法,被简称娜塔莉亚的店员拉着先喝了几杯。那酒一入喉就能从辛辣的口感猜出来是娜塔莉亚‘家乡的酒’,眼见江贞铃小同志抱着手臂露出事不关己的笑容,江涵将悲愤转化为力量。

  她打定主意,和娜塔莉亚喝酒的同时,保持理智的选好自己的宠物,并从这毛子嘴里再套点情报出来。

  嘶,这酒好辣……江涵暗暗吐舌头。

  “乌拉!”

  “乌拉乌拉!”

  ……

  等到了江涵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窗户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身为魔女的原因,大醉了一番后居然连宿醉都没有,只是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味——没错,连酒丑都没,就像是把酒洒在身上挥发后的气味。

  “嗅嗅……”江涵抽了两下鼻子,又打了个嗝后起床。

  烈酒余韵还没过去,江涵的脸颊还是红红的,清醒过来后,她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子。

  妈的,和毛子喝什么劲的酒!上辈子自己的酒量是在饭局中酒经考验才练出来的,现在这个身体才刚满18,和一个经验丰富的毛子还真拼起来了……那毛子是真敢灌,自己也是真敢喝。一个敢灌一个敢喝,直接把自己这个刚成年的魔女给喝趴下了。

  虽然没有宿醉,但江涵还是捂了捂脑袋,手接触的部分仿佛能感觉到大脑变成浆糊状的,而且她还感觉到了,自己的一部分魔力正在处在被占用状态。不多,大概用了她五十分之一的总量。这股支出的魔力就像是一条踪迹,她能感受到魔力支出的终点在哪里,目前是在楼下。

  江涵走下楼,房里空荡荡的,两个母亲似乎都出去了。

  在走到门口时,就听见外面妹妹江贞铃的声音:“坐下!”

  她在干嘛?

  江涵带着疑惑走出门,自家花园中的场景映入眼帘。江贞铃戴着那顶大大的魔女帽站在花园中央,对着一头体型极大的冰色毛发巨熊发出命令声:“坐下,好,伸右爪,右爪……熊!你这左右不分的,这会路线错误的啊,我的熊。”

  那冰熊很大只,坐下来双爪撑着地面,都有两个江贞铃同志的高度,站起来恐怕像是个小哥斯拉。

  这副魔幻场面,再次震撼江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