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叶太踏凤而来(三更求推荐票)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2729 2019.08.17 02:54

  叶太背负着行囊,缓步的踏入了宋朝的疆域。

  他没有骑乘凤雀,毕竟凤雀只适合短距离疾驰赶路,不适合长途跋涉。

  况且自己还背着这么大一个行囊呢,雄浑内力运转轻身功法,虽然可以减轻自己的体重,但是却无法改变行囊的重量。

  叶太这次回来,心中也有了数种谋划,志在要让自己的名字,短时间内传遍天下。

  不仅只在武林,他更是想借助宋朝皇室的力量,真正改变武林门派和普通平民的关系。

  率土之滨,皆为王臣!

  岂能有一点武力,就高人一等,乃至为祸一方。

  说到底,即便是武侠世界,最多和最苦的,还是普通平民。

  最好收买的,也是他们,或许只要自己稍微迫使赵煦加几条律例进去,让他们每月能多吃几个馒头,他们都会对自己感恩戴德。

  心中沟壑万千,叶太重新踏入了荆州的边界。

  主城外,还是那个小镇。

  叶太想要顺道看看,徐青丸把归一剑诀练得怎么样了,若是有天赋,自己再任意传她几门功法,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这一切也都是顺手而为,荆州本来也是在叶太行进的路线上,若是想要自己花费大量时间,教授她武功,那是不可能的。

  小镇的气氛如同往常一样暮气沉沉,年轻人大多都在荆州主城内谋生路,所以老弱妇孺居多,面容饥瘦者也不少,遂也难以看到几分朝气。

  重新来到徐家爷孙的泥胚房前,院子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土包。

  当叶太走近一看,却眉头一锁。

  还泛着新鲜泥土腥味儿的土包前,有一个简陋的木牌,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五个字:徐老头之墓。

  这竟然是个坟堆!

  而里面葬着的是谁,好像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叶太锁着眉头,走入了竹条编制而成的藩篱。

  那本来已经破损的木门,如今已经碎成木块,两块脱了芯的黄铜花旗锁碎裂在地上。

  叶太看着脚下泥土里的半截儿木剑,久久不语。

  “小哥,这里关门了,要找吃食,就去荆州城吧。”一个声音传来,是一位路过的赤膊中年大叔,肩头上扛着一柄沾有干涸泥块的锄头。

  叶太转过头去,问道:“还请先生留步,能给我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吗?徐老伯和那个小妹妹去哪了?”

  那位大叔见叶太的华贵装扮,本以为他是路过打尖儿的,没想到还真认识那对可怜的爷孙,便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那坟包,叹了口气,道:“姓徐的老头死了,左右乡邻不知道他名字,只知道姓徐,就草草给他埋了,至于那独臂小丸丸,唉,听说被荆州恶蛟给掳去了。”

  叶太表情寡淡,继续问道:“为何掳她?”

  赤膊大叔放下锄头,双手撑在木棍上,道:“那恶蛟掳人,哪有为什么,荆州造了他孽的黄花闺女,多了去了,更喜欢强掳少女,在战船上猥亵之后,逼她们脱光衣服,自个儿回去,其中大多闺女不堪其辱,都投河自尽了。

  至于这徐家小姑娘……

  听说她捡了一本武功秘籍,被轩辕剑宗的掌门轩辕龙城知道了,便迫使徐老头交出来。

  然后你也看到了,徐老头死了,而他孙女也不知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被恶蛟一眼看中,掳回去‘拜堂成亲’了。”

  叶太蹙眉,道:“拜堂成亲?她不过七八岁……多久的事情?”

  赤膊大叔回忆了一下,道:“约莫四五日前吧,你也莫听信什么拜堂成亲,那恶蛟近来染上了猥亵稚女的恶习,那被她掳去的稚女,又有几个还活着呢?”

  叶太沉默。

  那赤膊大叔又叹息道:“唉!这世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荆州已经不是皇帝老儿的荆州了,而是恶蛟父子的荆州,那皇室郡王赵伯云,号称荆州龙王爷,豢养的黄甲净是精锐,无人能治,无人敢反抗,听闻轩辕龙城还献媚说过‘三千黄甲可敌国’这类话,天高皇帝远,就算那真正的圣旨传来,或许还不敌荆州龙王爷的一句笑谈呢。”

  叶太继续问道:“三千黄甲?按照大宋律例,他豢养的私兵,不是应在三百以内吗?”

  赤膊大叔回答道:“确实是三百以内,可轩辕剑宗却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门派弟子谁家没一套制式黄甲啊,有一句歌谣叫做‘黄甲轮流穿,皇家风水转,荆州龙王爷,天命在他家’,在这片地界,龙王爷便是生杀予夺的皇帝。”

  叶太仍旧淡漠如水,问道:“难道这方圆万顷,都没有一个忠于赵煦的肱股之臣吗?这种歌谣也任由他传?”

  大叔笑道:“哈哈,有啊,怎么没有,听闻那前任荆州太守,就曾向京城传递过密信,可是快马还没跑出荆州地界,那传信使就被乱刀砍死,隔天,太守家就遭逢匪患,全家无一幸存。”

  说完,继续道:“小哥,既然在荆州地界,就要习惯,管你是什么江湖豪侠,也要夹起尾巴做人,不然龙王爷家的三千黄甲,可不管你是簪缨权贵,还是什么大派门人,既然你认识徐老头,我便跟你多说了两句,今后就当没这个人吧,不要想不开。”

  话落,赤膊大叔无奈的摇摇头,挥手走了。

  叶太弯腰捡起地上断裂的木剑,表情淡漠,思绪万千。

  换在灵魂完整的时候,他绝不会这么理智,或许提剑便杀入郡王府了。

  但是此刻,他在问自己,值得吗?

  为了一个或许已经被凌虐致死,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孩子,值得自己去和赵氏王朝撕破脸皮吗?

  他的最终目的,不过是要脱离这个世界而已,事实摆在这里,如果能获得赵煦的支持,无疑会加快这个过程。

  可……

  即便没有赵氏的支持,凭借自己一身雄浑的功力,真的做不到在两年内,回归现实世界吗?

  说到底,叶太灵魂残缺之后,就再也不会有冲冠一怒的情况,哪怕和李秋水在一起,自己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更多的是伪装。

  对于徐家爷孙俩的遭遇,他也只是有微微不快,不至于会热血上头。

  可就是这微微的不快,却让他久久离不开脚步。

  痛觉寡淡、嗅觉寡淡、性格寡淡……诸多种种让叶太很久没有真正高兴,也没有真正不悦的事情了。

  很不巧,这件事情是他半年以来,第一件心头不爽的事情。

  无关乎正义与否。

  叶太自身也都不是一个正义的人。

  而是为了顺心意。

  自己弱小的时候,缩起脑袋做人,苟且偷生,如今强大了,为何还要做那违逆心愿的事情,去昧着心意,曲意逢迎那赵氏皇族?

  看着手中断裂的木剑,叶太努力让心中那抹微微的不快,不断壮大。

  他难以愤怒,却需要愤怒,哪怕一丝丝,他也需要那抹情绪,去促使自己做出某些事。

  压过灵魂层次的空虚感,让自己说服自己,暂时摒弃那疯狂想要找回灵魂的迫切感,晚一点离开这个世界。

  叶太将行囊和半柄木剑放在屋内,只有腰间悬挂着一把银剑,缓步向着十数里外的荆州主城走去。

  他的表情淡漠。

  可每踏出一步,心中要要拔剑的情绪,就放大一分。

  周围的空气先是细声微鸣,而后隐约响起了隆隆声,无形的能量波扩散出去,让周围数十米的树叶漱漱而下。

  十里。

  八里。

  五里。

  还有三里。

  那些路过叶太身边的行人,尽皆脸色大骇的纷纷避退。

  这个如神似鬼的男人周围,已经掀起了一层层气浪,上升到精神层次的压制力,让人近乎要窒息。

  最后两里。

  叶太仰头长啸一声。

  而后。

  云层中一声响彻天际的凤唳声传来。

  白羽胜雪,神骏异常的凤雀俯冲而下。

  叶太高高跃起,踩在了凤雀的背上。

  凤雀腾空而起数十丈,向着荆州主城飞掠而去。

  “叶太踏凤而来,要斩荆州黄甲三千!”

  “请恶蛟赴死!”

  “请轩辕龙城赴死!!”

  “请三千黄甲赴死!!!”

  公元1094年,农历二月十八,太阿剑神的彪炳,从三声赴死开始。

  响彻荆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